靳总宠妻有度 第1506章:好像也情有可原

小说:靳总宠妻有度 作者:江瑟瑟靳封臣 更新时间:2020-07-13 11:3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吃晚饭时,靳父发现甜甜的眼睛红通通的,眉头一皱,“甜甜这是哭过?”

  话落,他的目光看向江瑟瑟和靳封臣。

  江瑟瑟点头,“嗯。刚刚哭过。”

  “小宝贝,谁欺负你了吗?”靳封尧伸手捏了捏甜甜的鼻子,轻声问道。

  甜甜摇头,“没有人欺负我。”

  “那为什么哭呢?”

  不等甜甜回答,靳封臣开口道:“换了个老师,不习惯。”

  “又换了老师?”靳母诧异出声,“前两天不是才刚换过老师吗,幼儿园是怎么回事,这么频繁换老师,都不担心孩子适应不了吗?”

  “妈,其实是……”江瑟瑟叹了口气,继续道:“是因为甜甜喜欢的老师被换掉了。”

  靳母眉心拧起,“你是说那个姚老师被换掉了?”

  “嗯。”

  其他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这两天甜甜一回到家,就絮絮叨叨的说那个姚老师有多好,每次都毫不掩饰对姚老师的喜欢。

  靳母想了想,道:“既然甜甜这么喜欢那个姚老师,明天我和幼儿园说一声,让姚老师回来甜甜的班级。”

  “真的吗?”甜甜原本暗淡的小脸瞬间一亮,一双大眼睛充满了期待。

  “当然。不过,你今天晚上要乖乖把饭吃完。”靳母用眼神示意她面前碗里的饭。

  甜甜忙不迭的点头:“好,我会乖乖吃完。”

  江瑟瑟和靳封臣相视一眼,开口道:“妈,您没必要这么做。这会让孩子觉得我们家有特权,想要什么都能得到满足。”

  “我知道。但你看看孩子眼睛都哭肿了,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靳母的话堵得江瑟瑟一时哑口无。

  她怎么会不心疼甜甜呢?

  只是她觉得那个姚瑶再继续当甜甜的老师,不是件好事。

  靳封臣捏了捏她的手心,示意她稍安勿躁。

  江瑟瑟转头看他,细眉微蹙,“我真的不想这么做。”

  “我知道。这件事我会解决。”靳封臣夹了块排骨放到她碗里,“先吃饭,晚点再说。”

  ……

  等两个孩子都睡了,江瑟瑟回到房间,看到靳封臣靠坐在床头看电脑,她走了过去。

  “真的要让妈那么做吗?”

  靳封臣合上电脑,放到一旁,拉着她坐到床沿,才缓缓开口:“明天姚瑶就会离开幼儿园。”

  闻,江瑟瑟诧异的瞪大眼睛,“你打算让幼儿园把人开了?”

  靳封臣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有件事我没告诉你。”

  “什么事?”江瑟瑟问。

  “昨天晚上我在会所遇到了姚瑶。”

  “所以呢?”江瑟瑟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当姚瑶是和朋友去的。

  “所以……”靳封臣静默了几秒,“你觉得她是去做什么的?”

  江瑟瑟微微愣了一下,才豁然反应过来,“你是说……”

  “就是你想的那样。”靳封臣说,“是我让顾念联系幼儿园的负责人,让她换了个老师。不过……”

  他顿了顿,“现在看来,最好让人离开才行。不然再让她当甜甜的老师,我怕会影响甜甜的成长。”

  江瑟瑟点点头,赞同道:“你说得对。”

  “你别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嗯?”靳封臣目光紧紧锁住她清丽的小脸。

  江瑟瑟笑,“好。我不担心,一切都交给你处理了。”

  ……

  第二天,靳母亲自到幼儿园找园长,把要求告诉对方。

  “我希望你能让姚老师重新回到甜甜的班级。”

  园长皱眉,一脸的为难,“这恐怕有点难?”

  “难?”靳母笑了,“换个班级有这么难吗?”

  “如果只是换个班级当然简单,只是……”园长顿了下,“姚瑶已经被幼儿园开除了。”

  “开除?”靳母有些惊讶,“这是犯了什么错,竟然被开除了?”

  “很抱歉,具体原因不能告诉您。”

  靳母掀了掀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行吧。我知道了。”

  既然人家都说不能告诉她,她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只是,甜甜可能还要难过几天了。

  正如她想的,甜甜确实难过了好几天,不过小孩子忘性也大,很快就恢复到原来的活泼可爱。

  江瑟瑟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回了原处。

  日子平静的过去了几天。

  这天是宋青宛产检的日子,靳封尧出差了,没办法陪她去,但又不放心,只好找江瑟瑟帮忙。

  江瑟瑟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靳封臣想着江瑟瑟前不久才被跟踪的事,不放心她们两个,便派了几个保镖陪她们。

  产检的孕妇不少,幸好宋青宛提前预约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把该做的检查都做了,最后和江瑟瑟坐在休息区等待血液检验报告。

  在她们正前方就是抽血的地方,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江瑟瑟的视线里。

  是姚瑶。

  她不知道和护士说了什么,转身走到自助打印报告的机子前。

  江瑟瑟想到靳封臣告诉她,姚瑶会到会所上班,是因为她的父亲病了,需要钱。

  想到这,她不自觉地站了起来。

  “嫂子,怎么了?”宋青宛抬头,疑惑的看着她。

  “宛宛,我有点事,你别乱跑,就在这里等我。”

  话落,江瑟瑟快步跟上拿着报告离开的姚瑶。

  姚瑶拿着报告来到门诊大楼后面的住院部,江瑟瑟不敢跟得太近,只能远远的跟着。

  看着姚瑶进了电梯,她不敢跟过去,只能看着电梯数字慢慢上升,直至停在4这个数字。

  于是,她按了另一部电梯,进去后,按下4楼的按键。

  到了四楼,她一间一间病房走过去,走到走廊的最后一间,才看到姚瑶。

  她站在门口往里看。

  病房是三人间的,姚瑶的父亲就睡在靠门口的第一张床。

  姚瑶拿着毛巾在帮她父亲擦脸,背影看起来特别的纤细瘦弱。

  有那么一瞬间,江瑟瑟觉得自己和靳封臣有点过分了。

  如果她真的是因为要救父亲,才不得不选择去……其实,好像也情有可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