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六十六章 认罪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7-12 14:3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顾明珠看向魏元谌,魏大人眼眸幽深让人瞧不明白。

  魏元谌望着林夫人接着道:“今日之事夫人应该看得清楚,一会儿我让文吏前来,请夫人做个文书。”

  林夫人点头:“应该如此。”

  魏元谌接着道:“只怕其中还有我没注意到的线索,请夫人吩咐顾家家人将细情都告诉文吏。”

  林夫人再次答应道:“我会让家人向衙门说明。”

  魏元谌接着道:“林太夫人为何突然来到庄子上?夫人可知晓?”

  林夫人仔细思量:“族姐在家中睡不安稳,大约觉得庄子上风水好,所以要搬来住几天。”

  魏元谌面色依旧淡然:“韩知府设局陷害闫灏,其中一个环节就是要绑林太夫人为质,这样衙门来人就会击杀闫灏,这桩案子从此死无对证。”

  林夫人有些讶异,还没去打听细节,魏大人却在她面前说了清楚:“真的是韩知府?”太原府有这样的官员一手遮天,可怜的是那些民众。

  魏元谌接着道:“现在韩钰被抓,我自会审讯他,但是谁将林太夫人引来此地还没有查清楚。”

  林夫人仔细思量,确实如此,长姐来得太巧合了些,必然有人从中安排。

  魏大人这么短的时间就将案子理清,怪不得能拿下韩钰。

  林夫人叹口气:“我们侯爷这次进京也是因为在山西丢了战马,我也盼着能早日查明这桩案子。”

  魏元谌目光微深:“我也是因为战马案才来到山西,现在韩钰和卫所副将被抓,战马案显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林夫人听到这里忍不住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

  听到这里,顾明珠的耳朵支起来,母亲这是从心底信任了魏大人。

  魏大人这般拉进关系有些不太对。

  这是要明着驱使顾家吗?

  如果与魏家走得太近,魏元谌会不会趁机拉拢父亲?毕竟她父亲这个被人嘲笑只会贩卖马粪的傻勋贵,只是个空壳子,不经琢磨。

  万一被摸透了,还不知顾家和魏家会变成什么样的关系。

  魏元谌道:“等今日之事捋清楚,我再与夫人细谈。”

  魏元谌说完转身离开。

  林夫人喃喃自语:“希望魏大人能将一切查明。”虽然魏大人看着可怕了些,这案子最终可能还得落在他身上,如果顾家真能帮上忙,她也会尽力。

  ……

  魏元谌走远了些,初九才跟上来低声道:“三爷,您这是相信顾家了?”

  魏元谌没说话。

  初九却觉得很好,顾家人很有眼色,那个叫宝瞳的丫鬟,方才就打量了他好久,要么是觉得他气宇轩昂,要么是眼神不好。

  这么年轻的丫头,自然是前者。

  可见她很有眼光。

  初九道:“那宝瞳通一些医术,但是不精。”他不知道三爷如此注意一个丫头做什么?

  “你看她身形可像那医婆吗?”

  初九吓了一跳立即道:“不像,不像。”三爷该不是找不到那医婆,心中魔障了吧?说起来三爷为何要问他?三爷自己应该更清楚才对,三爷不是还抱过那医婆,虽然场面让人不忍直视。

  话说回来,三爷这般对一个医婆上心,难道是口味殊异?

  初九想到这里,感觉到三爷那凌厉的目光,急忙向四周瞥去,目光掠过顾家的女眷:“随便指个女眷都比那宝瞳像,那医婆有些矮而且还……总之,就像……就像顾大小姐般又瘦又矮。”当然顾大小姐应该是年纪尚小,那医婆是真的矮。

  初九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不过他发现三爷忽然异常安静,一双眼眸中都不见半点的波动。

  魏元谌道:“不可能。”

  初九点点头:“我只是随便一说,三爷不要放在心上。”

  除非,找不到另外的答案,那个看起来再不合理,也是真相。

  魏元谌不再说话,转身走向屋子前,他还要审问韩钰,让眼下这桩案子尘埃落定。

  初九将韩钰提出来丢在地上。

  韩钰趴在那里挣扎着抬起头,只看到无数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那些眼睛中满是愤怒,仿佛恨不得冲上来将他分食入肚。

  初九伸手将韩钰口中的布团取出,韩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韩钰十分虚弱,脑海中满是那一双双眼睛和枯瘦狰狞的面孔,如果他不肯开口,说不定魏元谌会让那些民众上前来。

  他亲眼看过吃人,不想临死之前还被人咬下皮肉。

  韩钰声音沙哑:“我认了,七年前是我吩咐江先生设局,利用‘珍珠大盗’、陆慎之、闫灏等人除掉了王知府,后来我让江先生带着闫灏开铁山矿,铁是好东西,无论大周还是番人都喜欢,这矿山就是我的金山银山,明着我依旧是个清廉的官员,朝廷永远查不出我的错处。

  如今被揭穿,我也愿伏法认罪。”

  反正他已经要死了,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魏元谌接着道:“你贪墨的银子在哪里?”

  “外宅,”韩钰抿了抿干裂的嘴唇,“都在外宅。”

  “即便我现在让人去你的外宅查看,应该也不会发现太多银子吧?”魏元谌微微一笑,“你说出这些敷衍我,无非觉得你很快就会死了,自然不会再受刑。”

  韩钰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

  “我给你看一样东西。”魏元谌将从竹筒里拿出的纸笺递到韩钰眼前。

  韩钰只看了一眼,面色立即变得难看,脸上都是不敢置信的神情,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魏元谌道:“那人将纸笺撕开分成上下两张,上面这张写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看到这张字条,你立即就想到那箭头有毒,因为当年你就是这般偷袭了‘珍珠大盗’,所以你吩咐郎中为你剜肉去毒。”

  听到这里,韩钰的脸控制不住地抽搐。

  魏元谌接着道:“下面这张写着:七年前用淬毒冷箭伤我,如今还一箭,难平心头之恨!只愿早日真相大白,天下再无冤案。他将这字条留下希望府衙的人找到字条,目的是揭穿你的罪行。”

  魏元谌停顿了片刻,眼睁睁地看着韩钰情绪逐渐失控:“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让七年前的案子真相大白,所以他不可能毒死你,我也看过了,你的伤口没有变黑,那箭上无毒。

  你上当了!”

  这几个字成了压垮韩钰最后的稻草,他忽然竭力挣扎起来:“你骗我……你骗我……”

  魏元谌乜了韩钰一眼:“所以,我们的路还长着,你不会轻易死去,我也不会让你死,除非你将所有恶行交待清楚。”

  魏元谌话音刚落,院子里顿时传来欢呼声,很快欢呼变成了哭泣。

  “苍天有眼啊……”

  “大人英明……”

  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想要扑上来厮打韩钰,在场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民众们的冤屈和痛苦。

  韩大太太看到这种场景,直接瘫软在地上。

  “将案犯押入大牢,”魏元谌吩咐道,“庄子上所有人审问之后才能离开。”

  ……

  崔祯很快得到了消息,韩钰在民众前供认了罪行。

  山西的事必然要震动朝野,太子也是难辞其咎,铁器和战马的去向,如果不查清楚,太子会失去皇上的信任。

  林太夫人幽幽地从榻上醒来:“我这是在哪里?”

  崔渭急忙道:“还在庄子上。”

  “为何不归家去?”林太夫人挣扎着道,“我要回祖宅。”

  “好,”崔渭一口答应下来,“孩儿这就去安排。”

  背对着软榻的崔祯回过头:“魏大人下令,文吏没有做好文书之前,不准离开庄子。”

  崔渭想要说些什么,最终没有开口,只是又回到软榻旁服侍林太夫人起身。

  “为什么要听他的?”林太夫人咳嗽两声,“我受了风寒,在这里如何养病?”

  崔祯神情坚定:“母亲庄子上的庄头想要趁乱逃走,已经被衙差抓了,不出意外,他应该知道孙勇为何会被杀。

  我们崔家卷入了这桩案子,为今之计应该早些向衙门说清楚,母亲若逆着魏大人的意思行事,恐会为崔家多添嫌疑。”

  林太夫人一脸灰败:“在你眼里崔家比母亲还重要吗?”

  崔祯看向崔渭:“二弟先出去,我与母亲说两句话。”

  崔渭迟疑地看了一眼林太夫人,这才起身走出了门。

  崔祯走上前,微微皱起眉头:“如果母亲早些听劝,不要来到这庄子也就不会有这些事,现在韩知府认罪,太原府必然会有大动静,母亲要么回京城去,要么安安稳稳待在族中,若是再出什么差错,只怕我护不住母亲。”

  林太夫人浑身一抖:“你要做什么?说这样的话是在要挟母亲吗?”

  崔祯面色不虞:“母亲好好想想儿子的话。”说着就要转身走出去。

  林太夫人身体前倾,仿佛要一把将崔祯拉回来:“莫不是你还没有忘记当年那桩事?你还在怪罪母亲?你父亲……”

  崔祯停下脚步微微侧过头:“父亲过世之后……儿子问过母亲,母亲说都是为了崔氏着想,盼着我能承继爵位支撑起整个崔氏。

  儿子也跟母亲说过,从此之后,我不再是您的长子,我只是定宁侯,从那时起这话一直刻在我心上,从未忘记过,也请母亲不要忘记。”

  崔祯说完向外走去,身后传来林太夫人的哭声。

  ……

  忙碌了一整夜,魏元谌回到城中的住处准备休息片刻。

  刚刚走进院子,迎面就遇见了将要出门的孙先生。

  “先生,”魏元谌立即道,“有件事我想问问您。”

  两个人一起进了门,魏元谌从怀中掏出两支箭头放在桌子上:“先生可能辨认出上面残留的毒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