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六十章 热心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7-09 15:25: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韩钰脑海中出现了这句话,所以“珍珠大盗”射中了他的肩膀之后就逃走了,因为不需要第二支箭,这箭头上淬了毒,会要了他的命。

  这才是真正的复仇。

  韩钰浑身冰凉,只有那伤口是滚热的:“快……将我后背上的箭拔出来。”

  韩钰看到顾家护卫大喊道。

  顾家护卫怔愣片刻,立即上前发现了韩钰的伤:“韩大人……我们还去请郎中吧,这箭头虽然小,却也是追魂箭。”

  追魂箭箭头呈钩型带倒刺,硬取会伤得更重。

  韩钰摇头,他已经等不得了,不但不能等,还有及时清理周围的伤口。

  韩钰道:“快点拔箭,箭拔出来之后,将周围的肉剜去。”

  顾家护卫不敢动手,万一伤到韩大人,他们怎么能担待得起。

  见顾家护卫没有动手,韩钰吩咐:“我的随从呢?在哪里?”

  两个随从听到韩钰受伤的消息,顾不得找人立即赶来查看。

  韩钰心急如焚,如果不是在背后这样的地方,他早就自己动手了,来回耽搁这么久,只怕他性命不保。

  “快点动手,”韩钰面目扭曲,“照我说的去做。”

  见到随从仍旧犹豫。

  韩钰继续道:“这箭有毒。”

  没错,这箭有毒,毒性和他给“珍珠大盗”用的一样,开始时让人感觉不到,等察觉有麻木感时,毒性侵入身体,再不处置必死无疑。

  虽然韩知府这样说,随从还是露出迟疑的神情,看箭头不像是淬了毒的啊,伤口没有肿得厉害,韩大人的脉搏是稍稍快了些,但是……

  “快点动手,”韩钰再次催促,他只觉得呼吸急促,胸口仿佛有一块石头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你们是要让我死不成?”

  韩钰话音刚落,有人喊起来:“有珍珠,地上发现了珍珠。”

  “大人,”宝瞳尖着嗓子一路报信过来,“大人……有珍珠……有珍珠……跟我家小姐在金塔寺发现的一样……您快来啊……”

  宝瞳跑得很快,声音如同一支响箭刺破云霄。

  “大人啊……您让我们抓的人,是不是‘珍珠大盗’?珍珠大盗就在庄子里吗?”

  顾大小姐身边的丫鬟仿佛受了刺激,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

  “是‘珍珠大盗’?”

  开始有人低声议论。

  韩钰发现已经遮掩不住,喘着气吩咐:“快去捉拿‘珍珠大盗’,此人谋害朝廷命官,不肯束手就擒就格杀勿论。”

  宝瞳似是这会儿才发现韩钰脸色难看得像鬼一样:“韩大人,您受伤了啊?这庄子上有郎中,平日里为庄子里的人诊治。”

  随从听到这话也道:“大人,还是请郎中过来吧!”

  “奴婢这就去找。”宝瞳不等韩钰说话,立即一溜烟地跑了,要找到郎中带过来。

  大小姐说了没有口供就没有实证,大小姐在箭头上用了曼陀罗花而非毒药,韩大人心虚才会以为下了毒。

  找个郎中过来将韩大人说的话都记下,一会儿魏大人前来审案也就有了明证。

  大小姐想得实在太周到了。

  魏大人上辈子定然做了很多好事,所以才能得大小姐帮衬。

  ……

  雨停了,阳光照射下来,可依旧没有驱走林太夫人身上的寒气。

  林太夫人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周三太太和周如璋也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只能坐在地上“呜呜”哭泣。

  方才凶徒不顾生死地扑上前,压制住了崔家的护卫,其中一个凶徒趁机冲进来抓住了林太夫人做要挟,彻底掣肘了崔家的护卫。

  周三太太和周如璋想要趁机逃走,最终却没能鼓起勇气,生怕惹怒了凶徒伤了她们的性命。

  凶徒看着几个如同鹌鹑般的女眷,满意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他向同伴示意,同伴将闫灏推了过来。

  “记住江先生说的话,”凶徒压低声音威胁,“否则紫鸢就会死。”

  闫灏没有挣扎,显然是认命了。

  眼下这样的局面没有谁会相信闫灏是无辜的。

  他们会按江先生的计策行事,带着崔家女眷和库银离开,半路上定会遇到朝廷兵马劫杀,虽然难免一死,那也没什么,人人都会死,他们死的其所,这就是死士应该做的事。

  “崔渭来了。”守在石牌楼的人前来报信。

  来得好。

  “让他放我们离开,否则我们就会杀了林太夫人。”凶徒说着将林太夫人提起来。

  林太夫人衣衫凌乱,身上没有了诰命妇的气势,脸上满是惊惧的神情,听说崔渭来了,才算有了些精神:“别动手,我若是有什么闪失,你们也不会有好结果。”

  林太夫人说完看向周三太太:“你放了我,我好好去与渭哥儿说,你们定能安然无恙地走出这里。”

  周三太太心中一紧,林太夫人是什么意思?将她们母女留下做质子?好不要脸的老虔婆,关键时刻只会害别人,如珺当年被下大牢时,崔家传出消息怨如珺不肯保住名节,现在轮到老虔婆,还不是一心惧死。

  “太夫人您可不能害我们,”周三太太急切地喊道,“我们与崔家没有半点关系,谁会顾念我们的性命?当年我那可怜的侄女被人这样挟持,崔家一箭就射穿了她的胸口。”

  林太夫人狠狠地瞪向周三太太,她恨不得凶徒立即杀了周家母女。

  “渭哥,渭哥……快救我,”林太夫人大声喊叫起来,“渭哥儿,渭哥儿啊……”

  凶徒任由她叫嚷了一会儿,突然一拳打中了林太夫人的肚子,林太夫人惨呼着瘫倒在地。

  眼泪顺着林太夫人眼睛淌下来,她何时受过这样的苦楚。

  石牌楼外的崔渭心急如焚,他不敢贸然带着人攻进去,他怕凶徒会伤了母亲的性命,他想一箭射杀凶徒,却几次拉起弓又放下。

  “我记得崔二爷箭法了得,崔二爷不能一箭射杀那些凶徒吗?当年在大牢中,崔二爷就是这般擒获了劫狱之人。”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崔渭身后响起。

  崔渭转过身看到了魏元谌和崔祯,魏元谌嘴唇微微扬起,脸上是讥诮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