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五十九章 完美的报仇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7-08 14:20: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雨刚刚停,树枝上仍有雨滴滑落,但那箭头却是干燥的。

  韩钰将箭头握在手中仔细查看,箭头上还有黑色的污迹,那应该是干涸了的血迹,因为经过了多年,颜色漆黑仿佛与箭头融为一体。

  珍珠,箭头,七年前,韩钰眼前仿佛又看到了那烧着了大火。

  韩钰的目光渐渐变得阴鸷。

  一阵脚步声传来。

  韩钰下意识地将箭头握在手中,藏在宽大的袖子下,然后才转过身,原来是顾大小姐跑出来了。

  韩钰暗暗松了口气,神情重新变得肃穆,快步迎向顾家人。

  “这里不安全,还是不要让顾大小姐出门。”韩钰看向顾明珠身边的宝瞳。

  宝瞳有些惊讶:“凶徒不是在周家的庄子上吗?我家小姐只想出来透透气。”

  韩钰十分郑重:“还是小心些好,庄子太大,就算藏匿了人恐怕一时半刻也找不到。”

  宝瞳立即挡在了顾明珠身前警惕地看着周围:“大……大人……您说着庄子上还有凶徒吗?

  那还用不用让人去搜查,我家夫人怀着身孕,小姐胆子又小,不能再受惊吓。”

  “我会让人仔细查检。”韩钰一脸正气,声音铿锵有力,让人莫名心安。

  宝瞳再次向韩钰行礼,就要带着顾明珠离开。

  韩钰道:“顾家护卫搜查附近的时候,可发现什么蹊跷?”

  宝瞳摇了摇头:“没有。”

  韩钰沉吟片刻,他来林太夫人庄子上只为了问问俞妈妈的案子,自然不会带太多人手,本来他可以等着衙差前来,但现在不同了……

  “怀远侯夫人在哪里?”韩钰道,“你去向夫人禀告,我想要借用顾家人手,再将这庄子仔细查一遍,以防有漏网之鱼。”

  宝瞳立即道:“我这就去向夫人禀告。”

  宝瞳拉着顾明珠向前走去,顾明珠显然十分不愿意,想要甩脱宝瞳的手。

  韩钰看着主仆两个站在原地纠缠,顾大小姐就似个小孩子,无论丫鬟怎么说就是不肯点头。

  时间一点点过去,韩钰眼睛中渐渐泛起一丝不耐和急躁,再这样等下去,只怕那人就会逃走。

  终于宝瞳说服了顾大小姐,带着顾大小姐向前走去,不消片刻功夫,宝瞳匆匆忙忙前来禀告:“夫人说了,顾家的护院都听大人吩咐。”

  让顾家和崔家护院在庄子里搜找有好处也有坏处,这些人这时候虽然能派上用场,但并不能与他同心,韩钰吩咐贴身随从:“盯着他们,有任何发现立即拿到,不要落入他们手中。

  如果遇到了可疑之人,想方设法将他拿下。”

  随从应了一声。

  韩钰继续道:“若是遇到反抗,就动手除掉。”现在不能声张,因为他要悄悄将那人处置了,不能落入魏元谌手中。

  随从大步离开,韩钰望着眼前的庄子,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做了最好的安排,这么多人在搜捕,至少“珍珠大盗”要仓皇逃窜、躲藏。

  只是身边的人都遣出去了,他现在就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如果这时候再有人来接近他……

  就算真的来了,他手中还有利器,“珍珠大盗”想要伤他也不易,况且顾家的女眷就在不远处的屋子里,顾家还留了几个护卫保护女眷,这边有动静,顾家人也会来帮忙。

  韩钰转身走向屋子,他找一个易守难攻之处,“珍珠大盗”敢来,他就会动手杀了那贼人。

  韩钰走到屋子前,正要伸手推门,忽然看到地面上有半个鞋印,鞋印还没干,泥水正从上面淌下来,那是有人刚刚从屋子里出来时踩上去的,从鞋印上来看,是快靴留下的,显然是个男子。

  他方才一直在吩咐顾家、崔家护院做事,不曾回过这屋子,他的随从也都在身边……那么是谁进去过?

  韩钰抽出腰间的匕首我在手里,伸手推开了门。

  屋子里空空荡荡,一如他离开时的模样。

  韩钰再次仔细地打量。

  风从窗外吹进来,不远处的桌案上仿佛有东西随着风滚来滚去。

  是一颗珍珠。

  韩钰眼睛顿时一缩,快步走向桌案。

  镇尺下压着一张纸,纸上只写了一行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韩钰还未将这行字看完,破空之声传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感觉到肩膀上一痛,一支袖箭刺入他的皮肉中。

  他被暗算了,“珍珠大盗”就在这里。

  韩钰很快从惊诧中回过神,整个身体立即向旁边闪去,这支袖箭若是射入他的脖颈,他必死无疑,不能再给“珍珠大盗”动手的机会。

  匆忙中,他不忘记将手里的纸张送入怀里,大声呼喝:“来人,有刺客。”

  韩钰提着匕首向外跑去,“珍珠大盗”身手了得,偷袭了他不会留在原地,韩钰看着眼前偌大的庄子,汗水从额头上淌下来淹没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已经一片通红,越是着急思路越是混乱,他要去哪里抓“珍珠大盗”。

  韩钰刚向前跑了两步,看到角落里有个人影,他下意识提起了手中的利器,不过很快他松开了,因为那是顾大小姐。

  那个傻子姑娘。

  傻姑娘方才就吵着要出门,耍赖、撒娇,各种手段都用了出来,现在定然是趁着顾家人不注意又溜出了屋子。

  顾明珠抬起头,韩钰果然在她脸上看到呆愣的神情,她的脸有些脏,脸颊上还挂着泪痕,与他四目相对之后,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嘴翘起露出了个笑容。

  大多数人笑起来都是好看的,这一刻顾大小姐好像也没那么傻了似的。

  到底还是心智不全。

  这时候还笑得出来,果然痴傻。

  “有人……”院子外传来宝瞳的喊声。

  韩钰立即振奋精神,显然“珍珠大盗”逃窜出了院子,他握住利器朝着声音追去。

  看着韩钰离开的背影,顾明珠向不远处的榆树走去,她手脚麻利地收走了她用来固定竹筒的绳子,从袖子里拿出一支普通的袖箭放在树杈上,仿佛是有人不小心掉落在那里的。

  处理掉树周围的脚印,只留下事先印在上面的一双靴痕。

  一切处置干净,不会有人疑心到她。

  将绳子放回佩囊,竹筒绑在手臂上,顾明珠再次向韩钰离开的方向看去,时间差不多,韩钰也该感觉到异样了。

  那种从伤口上传来的麻木感会让人慌张、恐惧。

  张老爷中了毒箭之后,就是那般的心情,即便挖去了一块血肉,那种麻木却依旧存在,从此那毒一直陪伴着张老爷。

  在大牢中,她请孙先生为张老爷诊脉,想让张老爷最后的日子舒坦些,孙先生也说“毒入骨髓”无法医治。

  当年的凶手也该尝一尝,这样的滋味儿,它会将他拖入深渊中,永远无法挣脱。

  顾明珠拂了拂脏了的衣裙,她应该高兴,她会代替张老爷一直笑着看到最后,可眼泪就是不争气模糊了她的视线。

  ……

  韩钰看到了一脸慌乱的顾家下人,他就要上前去询问,忽然感觉到被射中的左肩有些奇怪。

  一种麻木的感觉扩散开来。

  有毒……

  有毒,他当年在箭头上淬了毒,现在“珍珠大盗”做了相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