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五十七章 救兵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7-07 13:55: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林夫人拉着顾明珠,一行人看起来十分狼狈。

  崔渭下马之后,立即向随从要了斗笠,上前递给林夫人身边的王妈妈。

  崔渭道:“下着大雨,姨母和表妹怎么出了庄子?”

  “出事了,”林夫人帮珠珠戴上斗笠,就急着与崔渭说话,“我们被凶徒追赶,与你母亲她们半路上跑散了,不知道她们在哪里,你快去找一找。”

  崔渭愣在那里,半晌才反应过来:“姨母,您什么意思?我母亲……”

  林夫人看向身后的周家庄子:“我们在这庄子上遇到了凶徒,本要一起逃出来,我们走得慢了些落在了后面,等追上前时已经寻不到你母亲她们了,你使人去问问,你母亲有没有回到她的庄子上去,再去附近看看,如果都没有……那……那族姐可能还在这庄子里。”

  林夫人惊魂未定,话说得很快,虽然其中还有许多地方崔渭没有听明白,但事情紧急,崔渭顾不得问前因后果,立即带着随从先去林太夫人庄子上询问。

  林夫人嘱咐崔渭:“你要小心那些凶徒,他们很多人,我瞧见的就有七八个,可能他们与七年前的库银案有关。”

  韩钰听到这些话也是面色一凛,抬起头与崔渭对视一眼。

  崔渭道:“大人……这事非同小可。”

  韩钰道:“我立即让人去府衙调动人手。”

  崔渭点点头不再多话快步而去。

  韩钰嘱咐了衙差,目光落在林夫人身上,显然想要向林夫人询问细节。

  一阵风吹来,衣服湿透的女眷瑟瑟发抖。

  韩钰道:“外面雨大,我先将夫人和大小姐送到一个安定之所,然后林夫人再告诉我,庄子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夫人点点头。

  幸好两个庄子离得很近,顾家护院去林太夫人庄子里查看了一番,没有发现异样,这才将林夫人和顾明珠请了进去。

  女眷出门,都会带几身衣裳以防万一,王妈妈和宝瞳侍奉林夫人和顾大小姐换好了衣服,又捧来热茶让夫人、小姐驱寒。

  一杯热茶下了肚,林夫人觉得舒服了许多,她们这一路也算是有惊无险。

  王妈妈低声道:“林太夫人还没回来,崔二爷去了周家那庄子,韩知府在这里坐镇,等着衙门的人到。”

  最坏的情况出现了,或许是被那些凶徒拦在了周家庄子上,林夫人抿起嘴唇:“但愿没事,崔渭来了,府衙也韩大人刚好也在这里,应该能拿下那些凶徒。”

  “多亏大小姐摔了一跤,”王妈妈道,“否则我们也出不来呢!真的被凶徒追上,林太夫人必然不会救您和大小姐。”

  林夫人知道林太夫人对她没有几分姐妹之情,两家关系不错也因为顾家有爵位在,不过发生了这种事,还免不了心中发凉。

  “珠珠是我的福星。”林夫人伸手握住顾明珠的手,如果不是珠珠摔了一跤她们哪能平平安安地脱身。

  顾明珠依偎在林夫人身边,捧过一只小暖炉放在林夫人手中,四只手叠在一起,一同取暖。

  顾明珠的手指悄悄攀上母亲的手腕,母亲脉象很稳,只是跳动略显快些,应该无碍。

  林夫人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那颗被高高提起的心终于又落回了胸口,都以为是她在照顾珠珠,可珠珠就像这小暖炉,有珠珠在身边,她心里就觉得十分熨帖。

  王妈妈和宝瞳等人也换好了衣服,等到一切安置妥当林夫人去了前面院子里去见韩钰。

  “大小姐,”宝瞳低声道,“我们要不要跟着夫人?”

  顾明珠摇了摇头,先不去,母亲无非是要将方才发生的事禀告给韩钰,没有什么可听的。

  最要紧的是就将眼前的局势弄清楚。

  在周家庄子上时,她有意摔跤就是要与林太夫人走散,林太夫人刚愎自用,从来不肯听人劝说,加上脑子不灵光的周三太太,恐怕早就是别人的囊中之物。

  林太夫人庄子上的庄头就很有问题,先引着林太夫人去周家庄子,然后发现孙勇被杀,又找到了孙勇手中握着的库银,还想起来检查孙勇的尸身发现孙勇刚死不久,鼓动林太夫人派崔家护卫去庄子里四处探查。

  这样崔家护卫才会与凶徒动手。

  一个庄头哪里来的这种本事?恐怕没少做为人刺探消息、清理后患的活计。

  俞妈妈牵扯出孙勇,孙勇被杀,他们发现了七年前丢失的库银。

  有人在这时候取走库银,卖掉藏银子的庄子,种种迹象都像是为脱逃做准备。

  魏元谌查案有了进展,破坏了他们拿陆慎之和吕光等人顶罪的计策,他们慌张离开太原府暂避风头也合情合理,冒险挖走库银,一来无论到哪里都要用到银钱,二来怕魏元谌查到这里,这样推论孙勇该是知晓埋藏库银之地,所以孙勇也必死无疑。

  杀孙勇,取银子,断掉所有线索,离开的时候不想撞见的崔家人,大雨之中抬着箱笼不好脱身,于是只能与崔家人交手,现在韩钰和崔渭赶到,那些人可能就要以林太夫人为质,逼着崔渭放走他们。

  看起来只要抓住那些人,七年前的大盗案和私开铁山的案子都能破了。

  不过这桩案子却有几个疑点。

  第一:太巧合了,那些凶徒非要赶在林太夫人来庄子时挖库银,更何况还有那个可疑的庄头。

  第二:凶徒不用非要与崔家人冲突,他们想要逃命而非杀人,即便开始不小心交锋,后面在林太夫人奔逃时,他们也可以趁机离开,现在像是故意留下来似的。

  第三:能担起这桩案子的人,除了陆慎之外应该也就只有闫灏了,闫灏与铁山矿有关,还是七年前的太原府同知,又亲手杀了王知府。

  围绕着闫灏来设局的确更容易蒙混过关。

  可惜闫灏是魏大人手里的鱼饵,现在就等着魏大人来收走整个鱼塘。

  庄头不用说了必然被抓,闫灏口中的江先生定然也在附近布局,自然逃不脱魏大人的眼睛。

  光靠江先生和一个庄头不可能设这么大的局,还有谁没有露出水面?

  顾明珠将目光看向前院,那个心思缜密,又十分能体贴别人心情的韩知府,今日为何会赶来庄子呢?

  是正好遇见崔渭,想要前来问林太夫人案子?

  真巧。

  七年前王知府死了之后,最大的获益人正好是这位韩知府。

  韩钰是在“珍珠大盗”案之后才来到太原府的,按理说他并不知晓七年前都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是陆慎之还是闫灏都不会将实情告诉他。

  现在就让她来试探一下,看看韩钰是否真的一无所知。

  一个人全神贯注在布局上,就会忽略一些小小的细节,这就是为何螳螂捕蝉时,疏忽向他逼近的危险。

  魏大人辛辛苦苦才有如今的结果,如果她不能加以利用,仿佛有些对不起魏大人。

  如今她身上的麻烦都已经甩脱,壳也褪了一层,算是一身轻松。

  魏大人又被诸事缠身想必没时间盯着她这个傻女一举一动。

  这么好的时机,她不能放过。

  顾明珠打开腰间的佩囊,拿出一只小巧的荷包,又掏出里面用白布仔细包裹的东西,缓缓打开来,是一只箭头。

  她找到柳苏之后,柳苏将这箭头给了她,这是张老爷当年留下的,七年前张老爷去往敖仓时被毒箭暗算,挣扎着前来见柳苏一面,张老爷走后,柳苏在地上发现了箭头。

  张老爷在大牢里时说过:“他们知道我中箭必然逃不脱,因此大意了,没有多派人手来追我,他们不知道坊间人都有保命的手段,我服药暂时压制住毒性,可惜这毒……最终还是不能从身体里清干净,两年,我的身体已经因此毒崩坏,无以为继了,要不是这样,我能让他们抓入大牢中?

  若我还能再做一次‘珍珠大盗’必然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顾明珠低头望着手心的箭头,目光微微闪烁,参与七年前库银案的人,一定知道这箭头的意义。

  当然她不会傻傻的只用箭头试探,她还有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