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五十四章 死人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7-06 14:00: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闫灏在山西行走多年,第一次感觉到步履这样轻松,仿若回到了当年刚下放到太原府为官时的情形。

  闫家祖上曾有三人在朝为官,闫灏从小听到的都是长房的祖爷爷为官请命的事,他暗下决心将来他入仕,定然也要做这样的好官。

  入仕之后他才知一切并非所想的那般简单,有些事只能出现在茶余饭后的故事中。

  皇后娘娘没有嫡子,太子的出身不能让人敬服,几个皇子明里暗里争斗不断,再加上天灾人祸,弄得民不聊生。

  他四处搜罗王知府贪墨的证据,也曾上写奏折向朝廷弹劾,若不是被王知府加害,等到太子来太原府,他还会前去密告。

  后来被人从山上推下,经历了九死一生,心中只剩下悲愤,才在江先生的哄骗下去杀王知府。

  现在想想,江先生那些人何尝不是在利用他。

  死了王知府,太原府官员上下换了个遍,结果又怎么样?还不如王知府在的时候。

  铁山越开越多,葬身在山中的冤魂无数,他每日在悔恨中挣扎。

  如今终于熬到头,很快会知晓一切的真相,就像魏大人说的那样,死也死的值得,至少没有做个糊涂鬼。

  闫灏转头去看紫鸢,可惜了紫鸢,他在王知府宴席上遇见紫鸢,对这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子十分怜惜,都说欢场女子信不得,可这么多年她却一直惦念着他,还私下里帮那些可怜的百姓。

  很多人,很多事,不走到最后一步,永远不知道真相是如何。

  只希望这次他没有选择错,魏大人能够铲除那些人,救出山中百姓。

  “前面就是了,”江先生吩咐道,“将闫灏绑住到庄子里去。”他早就在林家这庄子附近埋伏好了人,只等着将闫灏带来。

  江先生十分满意,事情成了一半,接下来只要按部就班的进行。

  ……

  太原府衙大牢。

  崔祯坐在值房中听审,他转头看一眼旁边的椅子,魏元谌已经离开了半个时辰之久。

  魏元谌与他一起坐在这里的时候,虽然一不发,他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魏元谌身上的杀气。

  仿佛他们之间有血海深仇。

  这位魏三爷,平日里内敛、阴沉,深不可测,却每当他们相对时,魏元谌眼睛中从不遮掩对他的敌意。

  崔祯道:“魏大人怎么还不回来?”

  狱吏禀告:“魏大人什么都没说就出了衙门,只吩咐我们继续审问。”

  崔祯站起身,刚准备走出去,陆慎之就迎了进来。

  “侯爷,”陆慎之行礼,“魏大人让我来请您过去,案情有了进展。”

  崔祯半信半疑地跟着陆慎之走出衙门。

  崔祯沉着脸道:“去哪里?”

  自从上次在崔家因为压胜冲突之后,陆慎之对崔祯就多了层隔阂,不过今日陆慎之却显得十分有耐心:“侯爷跟我来就是。”

  两个人来到东街站定,陆慎之指了指不远处的铺子,一双眼睛盯着崔祯:“侯爷可知道那铺子是谁开的?

  他叫柳苏,侯爷可认得?”

  崔祯摇头。

  陆慎之没有再说话,等了片刻功夫,柳苏拎着一只提盒从铺子里走出来。

  柳苏走过长街,陆慎之带着崔祯缓缓地跟在柳苏身后,很快崔祯就发现蹊跷,除了他和陆慎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也跟着柳苏。

  跟着柳苏的人穿着一身短褐,身材魁梧,走起路来却脚步轻盈,显然是个练家子。

  柳苏走进一条巷子,转头向身后看去,三人急忙躲闪。

  柳苏没有发现异样这才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面前宅子的大门。

  一身短褐的人也跟着轻巧地跃入了院子。

  陆慎之看向崔祯。

  崔祯没有发问,他大约猜出了魏元谌的用意,让陆慎之带他到这院子里来,是想要看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如果他知晓这件事多多少少脸上会露出端倪,也许还会出声惊动那一身短褐的人,因为这件事明显是个陷阱,若是他不知晓,正好目睹整桩事,日后也能做个人证。

  “侯爷,”陆慎之道,“您不想看看里面会发生什么事吗?晚了可能就来不及了。”

  崔祯撩起长袍,拉住陆慎之纵身上了旁边的矮墙,居高临下看到院子里的情形。

  那一身短褐的人正伏在正屋窗子下,从怀里拿出了一把精巧的小弩对准了屋内。

  这是准备要杀人。

  柳苏走进屋子,一个人背对着他站在那里,看着这身形柳苏不禁心中一酸,想起了“珍珠大盗”,这是他们照“珍珠大盗”的身形寻来的替身,站在屋子里就是要引诱那些人来上当。

  当年“珍珠大盗”在敖仓被人暗算,暗算他的人不是闫灏,那就是闫灏所说的江先生那些人。

  在江先生那些人眼中,当年要杀的人死里逃生,万一知晓些内情,恐怕对他们不利,谨慎起见动手除掉最为稳妥。

  柳苏听到了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动,是弩箭射出的破空声。

  “嗖”一支箭从窗口射进来,只不过没有奔着他们而去,而是径直射在了房梁上,紧接着外面传来打斗声。

  柳苏打开屋门去查看,只见一个魁梧的男子已经被压制在地上,压着他的人是魏大人派来的亲卫。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人也站在院子中,是崔祯和陆慎之。

  陆慎之上前抬起那人的头,看向崔祯:“侯爷可认得他?”

  被压在地上的人见到崔祯面色大变。

  崔祯目光深沉:“我知道,他是太原府卫所的副将,曾带兵去画舫上抓人。”

  卫所驻军不得插手地方政务,府衙也不能驱使卫所兵马,当时太原知府韩钰却让这副将带兵抓贼。

  “堵上嘴,不要出任何闪失,”崔祯道,“等着魏大人来问审吧!”

  陆慎之就要押解卫所副将离开,崔祯开口道:“他要杀的是谁?”

  陆慎之道:“珍珠大盗。”

  崔祯微微抬起眼睛,不过他没有去看屋子里:“是假的?”

  陆慎之点头:“假的。”

  崔祯下颌舒展,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假的“珍珠大盗”,魏元谌何时布的这条线?他竟然一无所知。

  现在魏元谌在哪里?卫所副将已经被抓,下一个是谁?

  崔祯忽然想起崔渭让人送消息给他说,母亲去了城外的庄子上。

  俞妈妈的儿子也在那庄子上做管事。

  崔祯皱起眉头,正好看到随从迎上来,立即开口询问:“崔渭在哪里?”

  随从道:“太夫人的庄子在城外,二爷怕会不太平,带着人去庄子上接人了。”

  崔祯稍稍安心,不过却还是吩咐随从:“将我的马牵来。”城中太安静了,这场大雨会下在何处?

  ……

  周家庄子上。

  一声惊雷在头顶炸开。

  众人抬起头看了看天。

  林太夫人看着面前的土地:“现在翻地会不会早了些?”

  周三太太发现林太夫人对这块地有了兴致,心中早就乐开了花,周如璋也适时地上前搀扶林太夫人。

  “这地不是我们家翻的,”周如璋捏着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甜美,“是之前庄子上的人做的,大约是看我母亲给的银钱不少,也算是投桃报李。”

  周如璋话音刚落,林太夫人庄子上的庄头忽然惊呼一声,整个人立即瘫倒在地上:“死……死人……这里有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