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五十三章 放你逃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7-06 14:00: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林夫人皱起眉头,忧心忡忡地安慰怀里的珠珠。

  林太夫人立即看向庄子上的管事:“怎么会让蛇跑到这里来?四周没有用药吗?庄子里的人都在做什么?”

  管事一脸苦相连连赔罪:“太夫人息怒,听说太夫人要来庄子上,我就带着人收拾,从昨日忙到现在不敢懈怠……”

  “可见你们还是没用心,”林太夫人厉声道,“常年在庄子上,太过散漫,都忘了什么是规矩。”

  管事不敢辩驳:“我立即让人再将周围自己检查一遍。”

  林太夫人看向林夫人:“平日里也不会出这样的事,都是衙门查那假道士,四处找我的晦气。”

  林夫人道:“衙门到庄子上来了?”

  “衙门要找问俞妈妈儿子孙勇去问话,”林太夫人提及这件事不禁皱起眉头,“那孙勇平日就在这庄子上做事,现在也不知去了哪里。”

  俞妈妈的儿子孙勇不见了,顾明珠思量,这孙勇是逃走了还是被灭了口?魏大人知不知道这件事?

  崔家祖坟到画舫出事,虽然没隔多久,魏大人也及时审讯了崔家管事,可布置一切的人本就知晓这里的关节,也可能会在俞妈妈被抓时就有所准备,先一步动手。

  这样推断孙勇八成与这桩案子有关。

  顾明珠看向林太夫人,林太夫人脸上满是怒气,依旧在训斥管事:“让人快点将那孙勇找到,俞妈妈生养了这么一个不省心的,整日里在外喝酒闹事,等朝廷问清楚就将孙勇撵出去,让他自己去找活计,我们崔家再不用他。

  我平日里就是太顾念这些府中的老人,待你们太过宽厚,才会有今日的结果,我也受了牵连,看以后谁还能护着你们。”

  管事不停地赔礼,脸上满是惶恐。

  顾明珠收回目光,林太夫人此时的表现像是什么都不清楚,俞妈妈是林太夫人身边的管事,瞒着林太夫人做事是为了什么?

  简单的用银钱去收买俞妈妈卖命恐怕很难,俞妈妈年纪大了,恐怕要做一辈子下人,她的儿子孙勇还年轻,也许她是为儿子打算。

  俞妈妈一直不肯开口招认,如果是因为护着儿子,那也是合情合理。

  许给孙勇好处的人是谁呢?

  顾明珠最担心的是这庄子上有没有埋伏,她手里能用的人还是太少了,傻女的身份好用,但对她也是束缚,她有点后悔将柳苏和聂忱都安排给了魏大人,希望魏大人不要辜负她一片美意,能够早些发现端倪抓住真凶。

  林夫人发现珠珠情绪慢慢平复下来,这才松口气继续带着珠珠向前走。

  “族姐,”林夫人追上林太夫人,“若不然不要去周家那边了,天气不好,下起雨只怕不方便回来。”

  林太夫人抬起头有些犹豫。

  庄头笑道:“太夫人不用担心,两个庄子离得这么近,来回走动方便得很,”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太夫人,“我也是听说,那边的新东家要种这个,这两日已经开始翻地了。”

  林太夫人拿起一看,又放在鼻端闻了闻,略微有些惊讶:“这是淡巴菰?不是漳州、泉州才有吗?我在京中见过,他们竟然要在这里种?”

  林太夫人愈发有了兴致,淡巴菰在京中价钱不菲,真的能种自然是好。

  林太夫人将淡巴菰递给庄头:“去瞧瞧。”

  林夫人见族姐心意已定,便不再劝说,众人一起向周家庄子上走去。

  趁着大家不注意宝瞳压低声音:“小姐,要不然我去周围查看一下。”

  顾明珠摇摇头,真的有事宝瞳一个人去太危险了,现在她故意说有蛇,让庄子里的人四处搜查,也许会发现端倪,即便不能也有所戒备。

  顾明珠停住脚步,伏在宝瞳耳边,就算是傻子也能与贴身丫鬟这般说话,只要不让旁人听到她们说话的内容,就不会引起怀疑。

  顾明珠道:“去马车里拿上我的佩囊,让我们家的护院过来,就说……怕再有蛇惊扰。”关键时刻护院能护住她们。

  宝瞳点头,快步走到林夫人面前禀告:“我去给小姐拿饴果,再将人喊来帮忙,这里人生地不熟的……”

  林夫人颔首,宝瞳是越来越伶俐了。

  宝瞳快步离开,小姐这么紧张,恐怕庄子上要出事,那位魏大人不是在查案吗?也不知道能不能快些来。

  ……

  太原府外,一个老翁拉着车向前赶路,车上坐着个头戴幂篱的妇人,两个人一路没有说话,一直在埋头赶路。

  官路上风越来越大,他们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周围的行人愈发稀少,老翁依旧坚定地迈着步子,仿佛只要前面有路他就不会停歇。

  车上的妇人望着老翁的背影一动也不敢动。

  一阵脚步声传来,从四周窜出几个人影,将两个人团团围住,妇人攥紧了手中的帕子,显得有些慌乱。

  那老翁却司空见惯般缓缓将车方向,转身从车上抽出了一把钢刀,守在那妇人面前,他的背不驼了,整个人也有了精神,不再像个老人。

  他缓缓抬起头露出丑陋的脸,那张脸经过乔装打扮,但与他相熟的人还是能认出他的身份。

  他是闫灏。

  车上的紫鸢咬住嘴唇,慌乱的心渐渐平复下来,看着闫灏的背影,她眼睛中也多了几分坚定。

  “闫灏,你要去哪里?”一个人缓缓走过来。

  闫灏抬起头。

  江先生穿着蓝色长袍,面容干净整洁,目光清澈,整个人显得十分睿智。

  江先生看着闫灏道:“若非我亲自带人来,还真有可能让人逃了。”

  “放了我们,”闫灏吞咽一口,声音低沉,“衙门四处追查我,我也是走投无路,我走了对你们也有好处,我不会被衙门抓到的……就算被抓,我死也不会供出你,我会将所有罪责都揽在身上。”

  江先生冷笑:“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只要你听我们的安排,我们可以放了那女人一条生路。”说着他看向车上的紫鸢。

  “画舫出事之后你和紫鸢都不见了,我就料定你会带着紫鸢逃走,你虽然狡猾,但有个紫鸢拖累必然跑不远,果然在这里找到了你。”

  江先生接着道:“我早就劝过你,不要太在意这个女人,早晚她会害了你。”

  闫灏握紧了手里的刀刃:“放了她,我跟你们走,你们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放了他。”他额头上青筋浮动,眼睛有些发红。

  “痛快,”江先生脸上有丝笑意,“要不是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会舍弃你,我要她的性命无用,你照我说的做,我会给她一条活路。”

  江先生话音刚落,车山的紫鸢却伸开手紧紧地抱住了闫灏腰身:“我不走,这次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紫鸢。”闫灏想要劝说。

  “你欠我的,”紫鸢道,“七年前不告而别,如今我要看着你走,无论你去哪里。”

  江先生忽然一笑,看着闫灏:“等一会儿我给你十个死士,只要你们能在官府眼皮底下逃走,我也会放了她,你们这对鸳鸯就能团聚。”

  闫灏神戒备地环看四周:“官兵已经来了?你让我从这里逃?”

  “不,”江先生道,“我要你拿着当年抢来的库银逃走,那些库银我已经帮你挖了出来,就在前面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