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五十章 有人惦记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7-03 19:57: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林夫人看着十分有耐心的崔渭,她几乎都要忘了,族姐曾提过想要将珠珠配给崔渭。

  但她不愿意。

  不是因为别的,她不放心将女儿嫁出顾家,她没法想象珠珠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到底过得好不好。

  这两年珠珠的病情仿佛有了起色,经常让她有种错觉,也许珠珠能够好起来,到那时她会为珠珠招赘,有生之年能看到珠珠夫妇和顺,膝下有儿女承欢,那她就心满意足了。

  顾明珠没有去拿木蜻蜓,反而躲进了林夫人怀里。

  崔渭举了半天,只好将木蜻蜓收起来。

  顾明珠显然是被林太夫人吓到了。

  林夫人见状颇为心疼地道:“我带珠珠去园子里玩一会儿。”

  林太夫人也缓过气来,挣扎着安抚林夫人:“过一会儿就回来,是我被气昏了头,不该凶珠珠。”

  林夫人点点头,拉着顾明珠的手向外走去。

  刚走到园子里,顾明珠看着宝瞳:“糕,糕……”

  林夫人吩咐宝瞳:“珠珠想吃糕,你去厨房里看看。”

  宝瞳应了一声,小姐这是让她去遛眼睛,好久没来崔家了,说不定有什么新奇的事呢。

  ……

  林太夫人又瞧了一眼她的长寿龟,龟脑袋滚到了门口好似正瞪着她看,林太夫人立即闭上了眼睛,当年老侯爷病重时她就频频做噩梦,总会梦到一只受伤的老虎趴在那里,她想要去救,结果那老虎张开嘴狠狠地咬向她,她觉得这梦是给了她预示,当年老侯爷没死,走的就是她了。

  老侯爷走了之后,她的噩梦果然也跟着烟消云散,从此之后她就格外相信这些,虽然在京城被假道士骗了,可她的梦绝不会出错,现在她的长寿龟也被珠珠打碎,她是不是真的寿元将尽?她得另想法子保命才是。

  林太夫人想到自己的陪嫁庄子,当年她带着两个孩子在太原府住时,她生了病就去那庄子上住两日,病情很快也就跟着好转,那是块风水宝地,崔家祖坟出事,俞妈妈被抓,她就想搬去庄子上,现在更是一刻也等不得了,明日她就动身,一来去休养,二来也是将祯哥儿一军,除非祯哥儿去接她,否则她就不回来。

  崔祯和崔渭从林太夫人屋子里出来径直去了书房,

  崔祯坐下来半晌才道:“我们崔家可能出了家贼,母亲方才说周氏缠着她,你去问问这两天母亲是否睡不安稳,又有谁在院子里侍奉。”

  崔渭应了一声:“不过许多人都被带去了衙门。”

  “我会去衙门听审。”崔祯说着看向桌子上的公务,画舫上出了事之后,他就在书房里处置宣府的公务,魏元谌有备而来,知晓的情形显然比他要多,太原府的案子他插不上手了,既然如此,就要守住自己的事务不能出差错。

  崔渭思量半晌才道:“大哥,你就准备这样听任那魏元谌摆布了?”

  崔祯抬起眼睛:“我们来太原府是为了什么?”

  崔渭道:“因为山西不稳常有贼匪出没,商贾被劫,怀远侯丢了战马,还有贼匪觊觎军粮,大哥想要查明此事,若是有贼匪成了气候,恐怕会起纷争,不如早些剿匪,如果放任不管,必然牵连到宣府。”

  崔祯淡淡地道:“现在案子已经快要查清楚,等事情解决了,想必也就不会有盗匪,更不用担忧有人聚集闹事。”那天晚上他看得很清楚,心中大概有了思量,太原府要有大动静了,他有兵权在手,不宜涉足太深。

  崔渭还想说些什么。

  “去吧,”崔祯淡淡地道,“我还有公务要处置。”

  崔渭走了出去,崔祯揉了揉眉角,平日里母亲还好,只要家中有事她就会方寸大乱,内宅里不安稳,他在家中竟然觉得比在军中还要疲累。

  太原府的案子,他错过了许多机会,先是周家送来的线索,然后又是聂忱、陆慎之,现在他能看清楚结果,那魏元谌必然早就料到,否则也就不会让陆慎之带着几个人四处去抓人。

  他现在怀疑周家的线索,以及院子里出现的压胜,都是出自魏元谌的手。

  看来是该让张氏好好整饬一下内宅了。

  “来人,”崔祯吩咐下人,“让厨房做些小孩子喜欢的吃食给表小姐。”希望能安抚珠珠,此事过后他还得去拜访怀远侯,如果不是这位侯爷丢失战马,谁又知道太原府有人私自开铁山,而且到了这个地步。

  姻亲这么多年,他竟然没有看透这位憨憨的姨夫。

  ……

  京城里。

  怀远侯刚在兵部尚书那里哭了一场,出门就打了三个喷嚏,最近他总会突然心惊肉跳,总有种被人突然窥探内心的感觉。

  不会啊,他一个落魄勋贵,谁没事老惦记他?他身上的褶子也捏得很好,没有露馅的迹象。

  大约是他多想了。

  也不知道太原府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那位魏大人会不会已经将太原府搅和的风起云涌了?

  希望夫人和珠珠能躲得远些。

  思量完这些,怀远侯又重重地打了几个喷嚏。

  天冷了,得多添衣啊!

  ……

  太原府。

  魏元谌看着大牢里的周家下人,一个个审问需要费些功夫,但是他已经看出了端倪,那俞妈妈明显有秘密,这种时候,只要在加些力度,就会有人招认。

  “我知道,那两个假道士还没有进府之前,我就看到俞妈妈在街面上与他们说话,后来那两个道士进门,俞妈妈还装作不认识他们。”

  “俞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不要连累大家,你可是太夫人的陪嫁,当年在府中犯了错被打发去庄子上,要不是太夫人网开一面,你怎么能回到崔家内宅做事,你这样可对不起太夫人啊。”

  俞妈妈吐了一口嘴里的血水,看向那婆子:“血口喷人,你这是……故意……陷害我……你有什么证据?”

  “她有一个儿子叫孙勇,”婆子道,“就在族中做事,此人喜欢喝酒又好赌,大人找到孙勇或许能问出什么。”

  俞妈妈握紧拳头却装作若无其事:“问吧,我们母子没有秘密,随你们去查问。”

  魏元谌听够了,吩咐狱吏:“不要停,接着审,都记清楚,一个字也不要错,或许有重要的线索。”

  狱吏应了一声,等到魏元谌带人离开,狱吏立即走向大牢深处黑暗处。

  韩钰正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候。

  “走了,”狱吏道,“崔家下人都供述那俞妈妈有蹊跷,魏大人可能会去找孙勇。”

  韩钰站起身,在黑暗中踱了几步,案子到这里就要水落石出了,他已经不能再等下去。

  魏元谌骑马走在太原府街面上。

  初九暗自咋舌,这样不在乎自己面貌的人也就只有三爷了,敷了药这么丑却还招摇过市,难道三爷病情又严重了吗?

  魏元谌道:“顾家那边有什么动静?”

  “林夫人和顾大小姐都去了崔家。”

  听到这话魏元谌微微勾起嘴唇,这还不算什么,他猜测这两天顾明珠会紧追着林太夫人不放。

  到那时,他再去抓她一个现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