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四十九章 堵心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7-03 13:51: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顾明珠穿好衣服,陪着林夫人上了马车。

  林太夫人素有心疾,突然病起来林夫人不可能不去探望,虽然在顾明珠看来,林太夫人这病恐怕是小题大做罢了。

  崔家老宅上下一片慌乱,下人表情战战兢兢。

  “怎么回事?”林夫人将姜妈妈叫过来询问。

  姜妈妈道:“昨天夜里魏大人突然上门,将太夫人从京城带来的下人都带走了,说是要问话。”

  林夫人惊讶:“夜里?”

  姜妈妈点点头。

  林夫人能想象到昨晚崔家的情形,即便有崔祯在家中坐镇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林夫人松了口气,昨天魏大人来问珠珠话,她虽然知道以珠珠的心智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却也没有多加阻拦,就是觉得魏大人的性格太过强硬,软一点应对可能会更好,看来她是选对了,总算让魏大人顺顺利利送出了门。

  林夫人和顾明珠走进屋子,就听到林太夫人大喊:“他哪里是查案,他就是趁机折腾我,要不然为何白天不来问话?我刚刚睡着……他就带着衙来……我本就有心疾……他这是想要害我性命。

  我们崔家与魏家想来井水不犯河水,他为何故意与我们过不去?”

  崔渭温和地劝说:“母亲不要生气,一会儿我与大哥去衙门里看看,魏大人到底为什么要抓那么多人,就算审案也要给个道理。”

  “他要什么道理,”林太夫人瞪圆了眼睛,“你身边的护卫不过就是喝了些酒与魏元谌起了冲突,不明不白就被魏元谌杀了,这个人仗着自己是外戚,无恶不作,丧生在他手中的冤魂还少吗?”

  提起这个,崔渭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林太夫人说的是他身边的张骁,此人身手不错箭法也了得,五年前刑部大牢劫狱案,张骁射杀了不余党,没想到最终却死在魏元谌手里。

  “大郎啊,”林太夫人看向坐在椅子中一不发的崔祯,“你再不说话,就要被人骑在脖子上了。”

  说完这些林太夫人才看到站在旁边的林夫人,她立即捂住了胸口倒在床上。

  “母亲,”崔渭大急,“还是让郎中再看看。”

  “不用了,”林太夫人喘着气,“我歇歇就好了,我只想知道……那魏元谌到底想做什么?他来太原府查案不去抓贼,非要对付我们崔家,我看他是公报私仇。”

  林太夫人说着又将手臂伸向崔祯:“大郎,你要写奏折告那魏元谌,他将太原府搅和的乌烟瘴气,真以为自己能只手遮天?魏皇后身下无子,魏家这个外戚也做不了多久。”

  “母亲不要妄议朝政,”崔祯表情深沉,“魏元谌既然上门抓人,必然是从俞妈妈嘴里审出了什么,母亲还是仔细想想那两个假道士到底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我也是被人骗了,”林太夫人用帕子去擦眼睛,“说到底我还是苦主,也只有那黑心贼会来怀疑苦主,倒是你们兄弟一个个都怕那魏元谌作甚?你们身上的战功还不及他外戚的名头不成?那你们整日浴血奋战都是为了什么?”

  “我去问问。”崔渭终于忍不住站起身。

  崔祯正要说话,林太夫人却急着开口:“珠珠你做什么?快放下。”

  众人顺着林太夫人视线看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顾大xiao姐拿起了供桌上的一只瓷罐。

  瓷罐有些沉,顾大xiao姐的手很不稳,被林太夫人这样一说,吓了一跳,瓷罐子脱手落了下来。

  “啪”地一声,瓷罐四分五裂,从里面掉出只类似瓷乌龟的物件儿,那乌龟用玉石雕刻,很是精美,可惜不小心摔断了脖子。

  顾明珠仿佛吓傻了,怔怔地望着地上。

  林太夫人顾不得许多穿上鞋赶过来查看,当看到玉乌龟脑袋和身子分了家,脑海中立即一阵嗡鸣声,她又是惊骇又是愤怒,厉眼看向顾明珠:“一个两个都不想让我活,你跟那魏元谌是一伙的吧?啊?你……”

  林夫人挡在了顾明珠面前:“姐姐,珠珠是无心的,你不要怪她,她就是个孩子,你这样会吓到珠珠,我再给您买个一模一样的摆上。”

  林太夫人被族妹不软不硬地顶了一句,更觉得难受:“打碎我的物件儿还说不得了?你倒来埋怨我,我是心疼这物件儿吗?这是我好不容易请来保命的东西,她动什么不好……”

  林太夫人说着又去看顾明珠,奈何被林夫人当着,她伸手就要去拉扯林夫人。

  “母亲,”崔祯刚硬而威严的声音响起,“您要为了一个破摆件儿,责骂怀远侯夫人和三岁的珠珠吗?您可是朝廷封的外命妇,也是怀远侯夫人的姐姐,珠珠的亲姨母。”

  崔祯的话仿佛让林太夫人泄了气,整个人软软地倒下来,崔祯上前将林太夫人抱起来送到了床上。

  林太夫人想要拉住崔祯说话,却被崔祯躲开了。

  崔祯态度冷淡:“您不要再在家中弄这些东西,不过都是些骗人的把戏。”

  林太夫人道:“你出去打仗,还不是我日日在庵堂求佛祖保佑,你才能平安归来,现在你却说这种话。”

  “以后母亲不必求了,”崔祯道,“我也一样能打胜仗。”

  林太夫人睁大了眼睛,怔愣半晌哭出声来,说不出的委屈。

  崔祯不理睬林太夫人,林太夫人就拉住崔渭:“还不是那周氏阴魂不散,这两天晚上又缠着我,说不得现在她就在,这么晦气我们崔家怎么会好,不如将周氏的牌位挪出去。”

  崔祯皱起眉,母亲一直嫌弃周氏他能理解,怎么今日话里话外又怕起周氏了。

  顾明珠仍旧在看地上的碎瓷。

  林夫人轻轻地拍着顾明珠的后背:“珠珠不怕,没事啊。”

  她不怎么会怕,她只是在看瓷罐子底上贴着的符箓,真奇怪,如果说那些人在京城吓林太夫人,是为了让林太夫人将假道士带入崔家祖坟,点燃huo药嫁祸给那些民众,可现在这个局已经被破了,俞妈妈也被抓了,为何那些人还在装神弄鬼?

  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顾明珠想到了周三太太提及的那块风水宝地,难道是要将林太夫人往那块地上引?

  魏大人盯着崔家,应该是在审问那些假道士时,发现了什么问题,也觉得这件事没完。

  她虽然不知道真实的内情,但自信必然猜中几分。

  所以今日她也算是发现了些蛛丝马迹。

  只可惜了这只乌龟,其实它的模样与这里挺相配的,伸头伸脑的样子,有点像鳖,俗称大王八。

  “珠珠没事吧?”崔渭走过来,弯腰看着顾明珠。

  崔渭笑容谦和,目光不似崔祯那般深沉,在崔家人眼中就是就是个性情柔软的人,从前她还是周如珺时也是那么认为,直到崔渭下令将箭射入了她的心窝。

  “珠珠,我买了个小东西送给你,”崔渭拿出一只木做的蜻蜓,一脸笑容地望着顾明珠,“你瞧瞧喜不喜欢?”

  顾明珠眼睛无神地眨动着,崔渭怎么会突然向她献殷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