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四十三章 相斗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7-01 01:4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顾家的院子里静寂无声。

  魏元谌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管事妈妈轻手轻脚地走路,仿佛生怕惊动什么,显然是有东西在附近活动。

  方才他支开了林夫人,就是准备要自行查看顾家的情形,从礼数上讲有些不妥,但他又非是来顾家做客,查案本就不需要这些约束。

  魏元谌撩开帘子走出去。

  顾家这处院子不大,沿着青石板路没走多久,就看到了几个人影,跑在最前面的少女忽然向前一扑,几个丫鬟立即跑过去查看。

  “没扑住,跑了。”

  “在那里,在那里……”

  “嘘,听声音。”

  隐隐约约传来一阵促织的鸣叫声,所有人再次变得蹑手蹑脚,全都盯着少女的动作。

  少女撩起了裙子,全神贯注地望着草丛,她一直追赶着的促织就停在不远处,她猫着腰,小心翼翼地跪在地上,身体向前倾,五指并拢弯起,对着促织就叩了过去。

  她的手还没落下,却不知从那里伸出了有一只脚,从半空中截胡,结结实实地踩中了那促织。

  少女立即瞪圆了眼睛,本来自然而然弯起的嘴角顿时垂下来,那欢喜的表情去得无影无踪。

  两只纤细手重重地落在那只脚上,用尽力气去推拉,却挪动不得半分。

  受了挫的少女就如同一个生气的小豹子,浑身的汗毛都支棱起来,站起身不管不顾地向面前的人扑了过去。

  这一扑顾明珠用尽了全力,女孩子体弱,加上不会拳脚功夫,很难让男子吃亏,容娘子曾教她几个法子,其中一个就是跳起来去撞人下颌。

  在大舟上时,她曾撞到过,也算是轻车熟路。

  略微沉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该是得了手。

  在画舫上就被他拿走了字条,泅水离开时又被他挡住了去路,今日他来到顾家也没安好心,去踩草丛里的促织也是要试探她的反应。

  可这里不再是金塔寺,也不是画舫湖上,而是顾家,她的地方,让他再占了上峰,她心中定然不痛快。

  而且为了这样的试探不要三番两次地发生,这次就给它坐实。

  “呜~”撞过之后,顾明珠立即亮嗓大哭起来。

  她就不信,魏大人能当着顾家人的面对她动手,动了手也没关系,以后魏大人只怕没脸再登门了。

  无论他怎么选,她的目的都能达到。

  魏元谌也是眉头一皱。

  眼前顾大小姐这纤弱的小身板,却每次都爆发出让人不容小觑的力气,这次的声音比在金塔寺更要刺耳。

  余音仍在耳边回旋,手臂上忽然一疼,就像是被细细的鱼钩挂住,他低头看过去,顾大小姐一口咬在了上面。

  大家闺秀显然不会这样张牙舞爪地对付一个外男,就算自身的名节不要了,八成也拉不下这个脸。

  顾大小姐不客气地手脚并用,毫无章法可,如果不是两个人力气相差太过悬殊,顾大小姐的目的定然是将他扑倒,骑在他身上捶打。

  顾家下人的脸上满是慌乱和紧张,没有太过惊诧、意外,显然他们觉得这是顾大小姐正常的反应。

  侧面证实了顾大小姐平日里在家中就是如此。

  魏元谌想要将顾明珠拉扯到一旁,挣脱了两下竟然被她咬得太紧没能脱身,如果在金塔寺,他手上早就运了力道,现在竟然一时奈何不得她,别看现在那些顾家下人一个个都畏畏缩缩,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不敢到前面来,若吃亏的是顾大小姐,顾家下人立即会变成另一副模样。

  魏元谌再次去看顾明珠的眼睛,双眸无神,目光中透着几分呆滞,明显异于常人。

  真像不懂事的小孩子,而他就在欺负这个小孩子。

  管事妈妈终于走上前拉住顾明珠:“大小姐,虫儿在那边,我亲眼瞧见跳到那边去了。”

  “真的,大小姐,您仔细听听。”

  “是促织没错。”

  管事妈妈喊了一声,本来不知所措的顾家下人也跟着喊叫起来。

  管事妈妈哭的心都有了,真是不得了,顾大小姐对魏大人又踢又踹,还咬了一口。

  这算不算是摸了老虎的屁股?

  趁着老虎还没发威,赶紧把大小姐骗下来带走。

  顾明珠终于松开了嘴,顺着管事妈妈手指的方向看去。

  “大小姐是有虫儿在叫呢。”宝瞳也跟着道。

  顾明珠止住了哽咽,这顿哭来得快去得也快,脸上还有泪水没有滑落到下颌,顾大小姐的天气已经放晴了。

  草丛中传来了虫鸣声。

  此时是秋天,园子里自然不会只有一只促织,顾大小姐立即忘记了方才的不快,转身向那虫儿鸣叫的地方靠去。

  管事妈妈看着这一幕,顿时松懈下来,不知不觉中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汗湿透了,大小姐真要是不依不饶,最终该如何收场?

  宝瞳跟在顾明珠身后,心中欢快无比,那魏大人怎么能及得上她家小姐,方才大小姐那一撞,一咬应该会很疼吧?

  送上门来的肥肉,大小姐可不会客气。

  “魏大人,真是对不住。”管事妈妈已经开始赔礼,“我家大小姐的脾性就是这样,她是无心的,要不然……家中正好有郎中,让郎中看看您胳膊上的伤?”

  魏元谌挥袖拒绝。

  不远处传来少女的笑声,然后是顾家下人的喊叫:“抓住了,抓住了。”

  魏元谌抬起脚,那在杂草缝隙中苟活的促织被他踩断了一条腿,此时发现重获自由,立即一瘸一拐地溜走了。

  也许真是他多想了,这些年查案,让他整个人变得十分敏感,遇到线索绝不肯轻易下定论。

  顾大小姐的确很可疑,但怀远侯也完全没有必要让长女假装痴傻,既然他试探了几次都没有发现端倪,对于顾大小姐的猜测应该可以先放一放。

  魏元谌想到这里就准备离开。

  顾大小姐已经将促织装进了罐子,欢欢喜喜地从下人手中接过一样东西抱在怀里,魏元谌远远地看到了一团黑色。

  “魏大人。”林夫人听到消息立即赶过来,她才刚刚和珠珠分开一会儿,珠珠就惹上了那凶神,她知道这是珠珠本色,在别人眼中就变成了惹祸。

  林夫人忙解释:“珠珠就是小孩子性子,平日里养兔子、斗蛐蛐儿,不小心冲撞到了魏大人,还请多多见谅。”

  林夫人说着吩咐管事妈妈:“将珠珠喊过来给魏大人赔礼。”

  管事妈妈应了一声,就要去喊人。

  “不用了,”魏元谌淡淡拒绝,“衙门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着不等林夫人说话,魏元谌抬脚向外走去。

  转眼就已经走到了垂花门。

  “顾大小姐方才还将草叶子丢进了我家小姐的茶碗里,这是将我家姑娘当成了她养的兔子。”

  “我家姑娘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低语声传入魏元谌的耳朵。

  兔子?

  他想到顾明珠怀中那团黑色。

  林夫人的话还在耳边:“珠珠就是小孩子性子,平日里养兔子、斗蛐蛐儿……”

  魏元谌立即停下了脚步。

  林夫人刚要唤珠珠跟她一起回房中,就看到管事妈妈向这边跑来,紧接着她就看到魏元谌的身影。

  他怎么又回来了,林夫人不禁一怔,正要迎上前说话,魏元谌已经走到了顾明珠背后。

  顾明珠蹲在地上,仔细地抚摸着元宵,看到魏元谌时她也颇为惊讶。

  这人怎会去而复返了?

  这次他就静静地立在她旁边不声不响,不知在思量些什么。

  顾明珠站起来,不经意地转身,手一扬,掌心中元宵刚刚褪掉的兔子毛,全都随风撒在了魏元谌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