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三十九章 气人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28 13:15: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魏元谌站在那里停留了半晌才转过头。

  他目光清冷,一双眼眸幽深似海:“太原府陆同知在我手中。”

  崔祯道:“那今晚命人出城的是魏大人了?”

  魏元谌视线从崔祯脸上掠过,神情带着几分轻蔑:“定宁侯你逾矩了。”

  定宁侯崔祯自从年少立下战功之后,渐渐被朝廷重用,如今更是风光正盛,很少有人会这样不给他留颜面。

  尤其崔氏族中就在太原府,谁也不愿意在此得罪崔祯,所以近年来崔祯还是第一次被这样拒绝。

  魏元谌道:“圣上命我查案而非定宁侯,若定宁侯对此案有兴致,可以上奏禀告皇上,请来公文,我便将这桩案子让给定宁侯。

  不过在没有见到公文之前,只能我向定宁侯问话。”

  崔祯眉头微微蹙了一下,现在这样的时候不宜与魏元谌争锋,魏元谌抢到了先机,手中都握着什么证据他们不知晓,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踏入魏元谌设下的陷阱之中。

  魏元谌扬起眉角:“关于今晚的事,知府大人还有没有话想要问我?”

  韩钰摇头:“没有……”他再提出什么质疑,岂非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既然你们都无话,”魏元谌道,“接下来就要换我问了。”

  韩钰喉头一紧,原来魏大人方才的话是这个意思。

  魏元谌先去看卫所的副将:“画舫上出事,竟然惊动了卫所,大周卫所何时兼了抓贼的差事?”

  副将一时语塞,立即去看韩钰。

  韩钰抿了抿嘴唇开口:“最近太原府接二连三的出案子,谨慎起见,我提前让人去卫所知会,还请卫所多多帮衬,太原府是北方重镇,不能有半点差池。”

  “韩大人说的出事,不过是贼匪抢夺财物,岂需动用卫所兵马?”魏元谌说着又去看定宁侯,“北疆局势如何,定宁侯该是比谁都清楚,既然定宁侯都没有在营中戍边,想必北疆一片太平,知府大人大可不必太过担忧。”

  魏元谌说到这里口气一变:“再说,随意调动卫所兵马,让卫所将士不能各司其职,才是真正的危险,无论到何时,除非军事卫所兵马不能有任何异动,否则视为谋反。”

  卫所副将身上一阵瑟缩,多亏他带来的人不多,否则魏大人真有可能弹劾他,到时候别说前程,恐怕性命也难保。

  想到这里,副将急忙躬身道:“是我等没有思量周全,犯下过错……末将愿意领罪。”说着他去偷看韩钰。

  魏元谌没有理睬那副将接着道:“韩大人和定宁侯出城去哪里了?这么晚带着人手离开,可是因为得到了重要的线索?”

  韩钰道:“我与侯爷是发现陆慎之不见了,城门守卫接到陆慎之的文书放人出城,所以……”

  “韩大人是怀疑陆慎之与贼匪勾结?”魏元谌难得地点头,“不瞒大人,我也是这般思量,若非有人在衙门帮忙遮掩,贼匪怎会如此猖狂,这就是为何我来到太原没有直接去府衙。”

  韩钰欲又止,崔祯也面色深沉,魏元谌借着韩钰的话,为今日的作为找足了理由和借口。

  魏元谌接着道:“我还有一事要问定宁侯。”

  崔祯料到魏元谌还有话说。

  魏元谌脸上似是多了几分困惑:“崔家祖坟到底是被雷劈了,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再次提及这桩事,如同在崔家的伤口上狠狠地碾了几下。

  崔祯心中不由地冷笑,他之前的思量果然没错,如果他为母亲遮掩就会被抓住把柄,

  “有人利用崔家女眷将火药等物抬去了祖坟,又乔庄成道士引爆火药,”崔祯沉声道,“我虽没抓到那假道士,却将负责此事的管事妈妈交与族中长辈处置。”

  魏元谌悠然一笑,眼稍却露出几分冷冽:“恐怕崔氏族中不懂审案,不如交给衙门来办,定宁侯以为如何?”

  崔渭刚刚登船上前来,正好听到魏元谌的话不由的心中一紧,忙看向崔祯。

  崔祯似是未加思量:“既然魏大人有怀疑,明日一早我就让人将管事送去府衙。”

  “大哥。”崔渭忍不住开口,如果将管事妈妈交给魏元谌,那不就像是被魏元谌扼住了咽喉?

  崔祯眉头一皱,崔渭不敢再说什么。

  “大舟上的事已经差不多了,各位与我一起押送案犯去衙门,”魏元谌说着向前走去,“顺便见见陆同知。”

  魏元谌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众人面前,韩钰忙追上去。

  丁公子被捉,丁家的护卫想要反抗,转眼间也被拿下,老鸨子哭天喊地闹腾了几下,就被人塞住口带走。

  冯安平在大舟上行走,指点衙差去抓人,见到韩钰立即道:“大人与魏大人说话时,卑职就已经带着衙差去抓人了。

  别看这只是一条画舫,还真有不少人为那老鸨儿做事,见势不好都想脚底抹油,卑职哪能放过,现在看来老鸨儿和丁家人早有勾结,大人连夜审问他们,定能从中查到些线索。”

  韩钰面色不虞,平日里不见冯通判做事这般干净利落,今晚做事倒不遗余力,不过恐怕轮不到他来审了。

  韩钰道:“将人妥善送去衙门,不要出什么闪失。”

  “大人放心。”

  冯安平躬身送韩钰,然后在人群中找到初九,向初九挤了挤眼睛,他难得聪明一回,这下可算是立下大功了吧?

  众人押送犯人到了府衙。

  太原府出了事,知府带着人去抓贼匪,竟然“抓到了”皇上钦差来查案的魏大人,这样的消息如同平地惊雷,将太原府大小官员全都从梦中震醒,齐齐聚来府衙门口。

  韩钰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一眼就瞧见人群中的陆慎之。

  韩钰立即翻身下马:“这一整日你不曾来衙门,到底去哪里了?”

  陆慎之躬身行礼,弯腰的功夫脚下不禁踉跄。

  夜里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不过韩钰等人还是察觉了陆慎之的异样,陆慎之面色难看,整个人十分憔悴。

  魏元谌翻身下马,轻描淡写地道:“为了查明案情,我将陆同知带去问话了。”说着他走到陆慎之面前,伸手拍了拍陆慎之的后背。

  陆慎之身体颤了两下,紧紧地抿着嘴唇,仿佛是在强忍疼痛。

  所有人立即想到了魏元谌心狠手辣的名声,这位陆同知只怕被魏元谌抓去动了私刑。

  韩钰的脸色更加难看:“魏大人……这……”

  “怎么?”魏元谌道,“知府大人觉得哪里不妥吗?”

  韩钰不敢说,其他官员也噤若寒蝉。

  崔祯和崔渭远远地站在一旁没有上前,魏元谌直指崔祯“逾矩”,崔祯自然不能再插手府衙之事。

  “走吧,”崔祯吩咐崔渭,“先回家去。”

  “大哥……”崔渭道,“您就看着魏元谌这样……那陆慎之必然受伤不轻,如此对待朝廷命官,未免太过嚣张跋扈。”

  崔祯不予再说话,翻身上马向崔家祖宅而去,魏元谌拿到了线索还在知府等人面前立威,一举数得。

  陆慎之这顿打不知会让多少人生出惧意,一旦有了这样的心思,面对魏元谌时,就不敢轻易说出假话。

  崔渭追上来:“不过,这样看来陆慎之身上也没什么疑点,否则魏元谌也不会放了他。”

  崔祯沉下眼睛,内情到底如何,只有魏元谌自己知晓。

  “那个聂忱我也见到了,”崔渭道,“与魏元谌的亲卫在一起,这个人最该死,拿着大哥给的银子却为魏元谌效命。

  一个小小的坊间人敢动这样的心思,现在他依附魏元谌,难不成魏元谌能带着他一起去京城?”

  聂忱是个有本事的人,崔祯也早就知道此人对他并不忠心,他本不在意,可听到这番话,心中也难免生出几分怒意。

  魏元谌能顺利做成这些事,必然有坊间人的帮衬。

  他定宁侯身边人才济济,也从来没有勉强过任何人,他已经给了聂忱机会,希望将来聂忱不会后悔,外戚赏的饭,没有那么好吃。

  崔祯道:“随他吧,不必在意。”

  ……

  魏元谌走进太原府府衙中,陆慎之先上前回话:“那些民众都没有下山。”

  魏元谌颔首:“我知道了。”

  陆慎之抿了抿嘴唇:“可这不是我的功劳,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山中。”

  魏元谌抬起头来。

  陆慎之苦笑一声:“确实如此,不知是谁说服了吕光他们,让他们躲起来。”他辛辛苦苦那么多年都没有取得吕光等人的信任,不知谁用了什么方法才做到。

  陆慎之想了想补了一句:“要么就是他们自己想开了。”

  “那还真巧,”魏元谌目光闪烁,“执拗了这么多年的事,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醒悟。”

  魏元谌说着看向陆慎之:“陆大人是否觉得是佛祖保佑?”

  陆慎之想想自己手腕上曾戴着的一串佛珠,脸涨成猪肝色,总觉得魏大人是在讥讽他:“不敢,定是有什么原因,我会去查。”

  魏大人可真是难缠得很。

  “一会儿他们要看你身上的伤,就脱给他们看。”魏元谌淡淡地道。

  陆慎之应了一声:“是。”

  小心翼翼地从魏大人屋子里出来,陆慎之就被叫到值房中,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解开了衣衫。

  屋子里顿时传来一阵吸气的声响。

  ……

  天渐渐亮了,魏元谌一路回到小院子里歇着。

  刚刚推开屋门,就看到了桌子上摆着的一只药箱。

  初九忙道:“这是那医婆的箱子。”他看那医婆可疑,就将箱子拿回来仔细查看。

  魏元谌点点头。

  “孙先生来了,”初九道,“一直在等您,您身上伤口不舒坦,不如让孙先生看看。”

  “好,”魏元谌难得口气柔和,“将先生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