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三十五章 跳船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23 15:0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顾明珠闭上眼睛,感觉到身体下沉,紧接着将魏大人压个结结实实。

  勾栏院的女子们互相打趣、玩笑的事时有发生,这一推即是美人在怀,可谓是皆大欢喜。

  不过抱住一个市井医婆是什么感觉,也只有魏大人自己能体会了。

  周围传来一阵欢笑声。

  撑着桌案坐在那里的魏元谌,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太过年少青涩的他仿佛已经愣住了。

  船舱的姑娘们更是笑得花枝乱颤。

  少年郎低着头不发一,在他怀里的顾明珠却感觉到那积蓄起来的寒意,还好在这样关键的时刻,魏大人不能就此发作,以此看出魏大人的性情也委实沉着、坚韧,换做旁人定然不会如此镇定自若。

  至于她自然心宽的很,作为一个医婆,她应该不算吃亏。

  魏元谌面色如常,目光却比方才要冷冽许多,旁边的初九忍不住吞咽了一口,三爷这是动大气了吧。

  三爷平日里都不喜人近身侍奉,此时却被个医婆动手动脚,心中定是愤怒得很。

  这医婆年纪有多大?

  初九想想就忍不住要咋舌。

  他早说吧,三爷来到画舫必然吃亏,吃亏是小,三爷别因此落下什么阴影。

  初九别过头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当做什么都没瞧见。

  做为近卫的保命要诀就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顾明珠伸手虚按了一下魏大人的肩膀,顺势起身,转头去看方才那推她的姑娘,那姑娘在她起身时推了她一把是不是故意为之?

  那姑娘笑了一会儿,便扶着身边的老爷离开了,没有任何异样的举动,如果那姑娘就是示警的人,该会对她有所暗示,现在转身抛下她不管,显然方才就只是个玩笑,所以示警的另有其人。

  “噗通”不大不小的声音传来,像是什么东西落入了水中,顾明珠向舱外看去,几条身影一闪而过,像是那丁公子身边的护卫。

  魏大人安插了人手,就是要关键时刻扰乱整个局势。

  花船附近出现了人,丁公子等人当然会以为是那些起来自投罗网的民众,他们会想方设法将那些人留住,等着官府前来抓人。

  魏大人等待的也正是这个时机。

  顾明珠不再犹豫,果断地扶着魏元谌向旁边的房间走去,她要先将“酒醉”的少年送到屋子里休息,这样才能动手。

  魏元谌跟着医婆向前走,这医婆显然知晓发生了什么事,关键时刻不再畏畏缩缩,反而露出几分坚毅来,看来他之前对这医婆身份的推测是对的。

  如果今晚通过医婆的手,拿下一个知情人也算是意外收获。

  进了屋子,顾明珠立即松开了“搀扶”魏元谌的手,摸了摸藏在腰间的短刃,指了指门外,不等魏元谌说话就轻手轻脚地向外走去。

  初九走到魏元谌身边低声道:“我已经让人跟上了医婆。”

  魏元谌道:“让水中的护卫与丁家人缠斗一会儿就故意逃走,官府的衙差没有到,暗中布置一切的人,认定前来的是山中的民众,就会设法阻拦,行栽赃陷害之事。”

  魏元谌说完站起身准备离开:“你在这里盯着。”

  初九抿了抿嘴唇:“三爷……我……”

  魏元谌看了一眼初九:“你能做好。”

  初九顿时热血沸腾,三爷终于重用他了。

  魏元谌淡淡地道:“你虽然从来都不会赢,但也一向输得很利落,这次的差事正好适合你,记住定要被那丁公子抓住,等着府衙来捉拿你们。”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看陆慎之能不能劝住那些山中的民众。

  初九看着三爷离开的背影,只觉得嘴里……苦得很,又让他被捉?他是做错了什么事吗?欺负三爷的是那医婆,不是他啊。

  ……

  顾明珠小心翼翼地在船舱中走动。

  这次的“珍珠大盗”案,除了崔四老爷和陆慎之,父亲应该也在那些人的算计之内,“珍珠大盗”又拿库银又私开铁山,为的是什么?

  铁能锻造兵器,银子的用处就更大了,一个小小的盗匪能有这样的思量?他背后必定有人指使,那么“珍珠大盗”在为谁效命?

  山西附近有能力带兵的勋贵都会被怀疑,父亲已经被牵扯进这案子,会有人借机弹劾父亲有放走盗匪之嫌。

  朝堂上的唇枪舌战,一直都是向权利方倾倒,快点推出一个人来替罪,皆大欢喜,父亲很可能无辜受冤,担下这桩案子。

  这也是为何崔祯不肯出手的原因,崔祯从赶回太原,不是为了彻底查明此案,而是想要判断局势,想方设法独善其身。

  如果怀远侯府有难,崔家就会撇清关系,免得会被牵连。

  顾明珠微微扬起嘴唇,现在有她在,她不会让父亲、母亲被欺负,她要他们全家全都平平安安,要那背后算计的人自食恶果。

  “来人啊,”不远处传来丁公子的喊叫声,“有人偷走了放在船舱中的银钱,快抓人……”

  顾明珠闪身躲藏在幔帐后,伸手抽出了腰间的匕首,此时她是那个一心想要救那些民众的紫鸢。

  她一个小女子柔弱不堪,却要竭力一搏,去杀那丁公子。

  她纤弱的身体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可她没有就此放弃。

  在勾栏院里多年,受尽冷眼,尝遍了苦楚,如果不是为了心中那个人她早就去死了,对她来说,活着比死去更痛苦。

  今晚就让她来做最后一件事,也算是死得其所,也能有面目去见她心中那个人。

  她握紧匕首,紧紧地盯着不远处身影,终于那丁公子身边的护卫都离开了……

  就是现在,最好的时机。

  她一步步向那丁公子靠近,丁公子看着湖面,没有察觉背后的她。

  她的脚步如此的坚定,她沿着这条路走向死亡,走向她的归宿。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她攥着匕首的手更紧了,她甚至已经抬起了手臂,准备好刺杀的姿势,却在这一刻一个身影从旁边蹿出,一只手捂住纱罗下的嘴,一只手钳住她的手臂,将她向后拉去。

  几乎是同时,丁公子转过头来,身后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然后丁公子向前走去。

  眼见失去了刺杀的机会,她心中大急张开嘴狠狠地咬在那只手上,一脚也踩向了那人的脚背。

  那人又伸手阻拦,却被她那胡乱挥舞的匕首刺伤,她趁机再次向前跑去,此时此刻她如同一头疯狂的野兽,眼睛中只有那丁公子。

  终于她跑到了丁公子放在站着的船头,丁公子却已经不见了,她慌乱地四处寻找,一颗心如同被坠了块石头沉入了深渊中。

  她失魂落魄地向后退去,然后看到丁家的护卫向这边走来,没想到人来得这么快,没给她半点喘息的时间。

  那个阻拦她刺杀丁公子的人向她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而他就要转身离开,就在这时,她提起裙角攀过了船头的栏杆,整个人向湖中坠去。

  “有人落水。”

  喊叫声响彻在头顶。

  那阻拦她的人没有任何迟疑,也跟着跃入了水中。

  ……

  魏元谌准备离开大舟,立即听到了喊叫声。

  身边的亲卫立即去查看情形,半晌回来禀告:“那医婆跳船了,阻拦她刺杀丁公子的人也跳了下去,我们的人就在附近,很快就能将他们送上岸去。”

  所以这是医婆想的法子,带着那人离开大船,这样审问就会更加方便,而且没有暴露那人的身份,若有人寻找那人,只需说跳进湖里去救人了。

  “下船去。”魏元谌淡淡地吩咐。

  他要去审问那人,顺便揭开那医婆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