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三十四章 相陪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23 15:0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魏元谌的黄脸隐隐有些发黑,眼角一皱再皱,屋子里空气仿佛一下子冷了不少。

  医婆却没有瞧见,还在摆弄腰间的玉饰,那些环佩被她重重叠叠地挂在腰带上,没有半点美感可。

  她这是将紫鸢姑娘最值钱的物件儿都戴了出来,是不是还打算过后摸走几件?

  魏元谌想起在永安巷时,这医婆拿起银子就咬了一口,在崔家祖坟连装贡品的盘子都想偷拿,就算其他的能掩饰,本性总是装不出来的。

  魏元谌伸手摘下了医婆头上那支最大的金钗,扔进她怀里:“将头上的饰物取下,找根碧玉簪戴上,再换件褙子,不要再耍花样。”

  真正的贪财,是贪财又惜命,这医婆能看清眼前的形势。

  医婆瑟缩了一下,不舍地摸了摸头上的金簪,正要转身走回去,魏元谌的目光又扫向她腰间:“那些玉佩也摘下,一会儿从大舟上回来,要将衣物完好地带回来,一件也不能少,否则我会立即将你送进衙门。”

  顾明珠连连点头示意知晓,照魏元谌的话将头饰换了,又换了件浅绛色的褙子。

  魏元谌仔细看了片刻,没有什么大破绽,大舟上的人多,她又戴着幂篱,纱罗垂到胸口,除非有人故意掀开幂篱来查看。

  “走吧!”魏元谌催促,先一步向外走去。

  丁公子的大舟和花船已经靠在一起,不少美貌的女子扶着打扮富贵的公子、老爷们向大舟走去。

  公子们放浪形骸,对身边女子上下其手,惹得一阵阵娇笑声传来。

  魏元谌停下脚步,准备嘱咐那医婆两句,却闻到股脂粉的气息,医婆试图学着那些莺莺燕燕挂在他身上。

  魏元谌脸上一寒,心中油然生出几分厌恶。

  顾明珠感觉到一股力气传来,她整个人立即被推离了些,然后袖子被人拈起,缠上了他的臂弯。

  宽袖遮挡下,仿佛是她在搀扶着他,紧接着她收到了魏大人威吓的目光。

  顾明珠心中一笑,方才那一靠也是她故意为之,她这“不靠谱”的医婆,心中没有太多思量,不知如何“侍奉”魏大人,万一做得过了可怎么得了?早些界定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免了之后的麻烦。

  以退为进,既然魏大人接受不了这样的相处方式,就要做出些让步,让他这少年郎看着更加拘谨、腼腆。

  魏大人暂时该是不会察觉她这样的算计,等日后他回过味儿来,八成也扯不下脸再寻她算账。

  顾明珠心中清楚,医婆的身份已被怀疑,她不会再用太长时间,不过只要能功成身退,魏大人就算之后算账也不知道该去找谁。

  大舟偌大的船舱中已经摆好了宴席,落座的人开始推杯换盏,侍女们在人群中穿梭,宴席中央还有乐人吹奏曲子。

  顾明珠“扶”着魏大人坐下,伸手在琉璃杯里斟满了酒,然后敬到魏大人面前。

  希望魏大人酒量不错,这样也好让她有事可做。

  “紫鸢姐姐,”旁边的姑娘靠过来低语,“你今晚怎穿成这般模样?不如往常的好看,凭白老成了许多。”

  顾明珠伸手指了指身边的魏元谌,然后示意那姑娘不要乱说话,动作间露出了手腕上的碧玉镯。

  这碧玉镯表面柔滑,因为有股脂粉香气,可见是紫鸢常戴之物,这些小东西能够帮助她成为紫鸢。

  姑娘心领神会,原来是那位公子喜欢。

  年纪小的公子许多都喜欢年长的女子。

  姑娘已经饮了不少酒,话也多起来,与身边的老爷娇笑了一阵,又附过来低语。

  “紫鸢姐姐,你那位不好侍奉吧?强装出大人的模样,其实最难缠,又要服侍他,又要与他做大娘。”

  做娘?

  顾明珠立即看了魏大人一眼,此时的魏三爷,脸上少了往日的威严,眉毛舒展,眼睛清澈,即便沉着脸,也并不让人觉得可怕,仿佛就算发了脾气,也只是跺跺脚,摔摔东西,闹不出什么大场面。

  少了那沉着和威严,看起来的确有些奶。

  魏大人显然听到了她们这边的动静,瑞凤眼微眯,透出几分锐气。

  顾明珠身边的姑娘瞄到一眼,低声道:“怎么好像还有些凶。”

  那连起来岂非是……

  奶凶,奶凶。

  顾明珠憋住呼之欲出的笑声,肩膀却控制不住地抖动了两下,然后适可而止地不再与身边姑娘交谈,免得惹了魏大人勃然大怒。

  方才她从内室里出来时发现紫鸢已经不在屋子中,应该是被魏大人身边的护卫带走了,显然魏大人在附近有所布置。

  她虽然之前有所准备,也要好好打起精神应对,希望魏大人利用完她之后就将她放了,她才能顺利脱身,所以……最好少去撩拨魏大人的情绪。

  “丁公子来了。”

  有人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船舱中的主位上看去,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坐在檀木椅子上。

  那男子相貌平平,脸上满是亲和的笑容,身上穿着宝蓝色暗绣长袍,看起来十分的富贵,像是个生意人。

  顾明珠将目光落在丁公子的手上,他的手很大,骨肉匀称,虽然不能近距离查看,却还是能看到清晰的骨节。

  那应该是习武人的手。

  除此之外,丁公子两只脚摆在地上呈八字,随时都可以立即起身走开,显然十分的警惕。

  丁公子酒饮得开心,挥挥手让身边的护卫也自去取酒菜,一行人俨然已经放松了警惕。

  真是一只又肥又大的饵,等着别人来咬。

  几杯酒下肚后,丁公子目光开始在舱中客人身上游走,脸上的神情慢慢变得复杂,谨慎中带着几分的期盼。

  顾明珠心中已经有数,这位丁公子不过就是个傀儡摆设,真正的主事人绝不会是他,设这么大一个局,怎会如此没有耐心。

  为了证实她的猜测,就在丁公子目光挪过来时,她突然起身款款走到小厮面前,伸手拿了一壶酒。

  丁公子的视线落在了她身上,眼神微微变得混沌,颇有兴致的目光从脸上一闪而过,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堪堪停住,眼睛颇为不舍地从她身上挪开。

  这人是真的喜欢紫鸢姑娘,而且不知道紫鸢姑娘今晚的打算,也就是说向紫鸢姑娘示警之人,小心翼翼地帮紫鸢掩盖着一切。

  如果“紫鸢”执意要动手,那人必定会前来阻止。

  顾明珠重新坐下,继续给魏大人斟酒,她的思量的果然没有错,那么那个布局的人就是在暗中盯着这一切了?

  魏大人擎起了手臂,撑住了额头,仿佛随时都会醉倒,但宴席上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必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顾明珠夹了片酱肘子体贴地放进魏大人碗里,魏大人没有动,她又去夹青菜,如果再不吃就是不肯消受美人恩了。

  在顾明珠的注视下,魏大人果然拿起了箸。

  顾明珠继续思量,魏大人绝不会去做完全没有把握之事,就算魏家和太子对立已久,这也不是小孩打架,不管不顾地动手就好,明争暗斗都要做得恰到好处,不能被人抓住把柄。

  所以魏大人这次前来,应是得到了些别人不知晓的消息,

  既然如此,他绝不会被眼前的喽啰所骗,也不会轻易就结案。

  不管是七年前的库银案,还是如今那些采石人的处境,想要真正的得到结果,必须要将背后的人找出来,拿到切实的证据,越是与太子有关,越是要将案子坐实,否则费尽力气换来的不过是表面上的安宁,背地里却依旧可以继续藏污纳垢。

  如果连魏大人都没能解决山西的案子,恐怕日后也不会有人敢再来查问。

  这样想来,魏大人任重而道远。

  顾明珠颇有感触,再次体贴地投喂,将魏大人面前的盘子堆满。

  多吃些,做起事来有力气。

  魏元谌皱起眉头,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这医婆是要将桌子上大部分饭菜都夹进他肚子里?

  丁公子举起酒杯,众人立即响应,一起一饮而尽。

  场面越混乱,就越能引人动手。

  好酒好菜,加上美人相陪,很快大部分人已经酒到醺酣处。

  丁公子看着渐渐乱起的人群,站起身走到旁边的屋子准备净手,那边早就有人侍奉等候。

  “怎么样?”丁公子低声问。

  “水上有动静,”穿着一身短褐,打扮成随从模样的男子道,“应该有人悄悄泅水,等待时机就会上船来。”

  衙门那边也早就知会好了,只要那些人敢动手,就会被抓个正着。

  张三、吕光从铁矿山中逃出都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如今火候终于到了,陆慎之勾结张三、吕光等人有了切实的证据,这桩案子也该了结,免得有人死咬着他们不放。

  丁公子转身又回去了宴席上,这次他准备应付一下就回到后舱的单间休息,他这个主人离开,女妓和其他客人就会放得更开些。

  到时候大戏就要上场。

  看到丁公子站起身走开,顾明珠也若无其事地准备离开宴席,却还没挪动步子就发现有人压住了她的裙角。

  顾明珠撩开眼皮飞快地看了魏元谌一眼,立即撞上了那双深谙的眼眸,魏大人的意思现在还不是时候?

  难得他会在关键时刻提醒她。

  顾明珠正思量着,身边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紫鸢姐姐着什么急,我们再一起乐一乐。”

  顾明珠感觉到被人狠狠地推了一把,她的裙子本就被人压住,一下子无法腾挪,整个人就向魏元谌的怀中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