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三十一章 上船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20 13:30: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崔祯坐在值房等待亲卫传回消息。

  “侯爷,”亲卫上前道,“陆大人今日没到衙门里来,我们避开人去陆家查看,也没有发现陆大人的踪迹。”

  陆慎之不见了,仔细一想也并不那么惊奇,崔祯早就怀疑陆慎之有问题,现在果然露出了端倪。

  崔祯道:“务必要找到陆慎之,再让人去问城门的守卫,有没有人见到陆大人出城。”

  亲卫应了一声,立即快步走了出去。

  崔祯目光微沉,抬头吩咐书吏:“将有关陆慎之的记档都拿过来。”七年前的“珍珠大盗”案子让整个太原府的官员上上下下换了个遍,陆慎之应该也不例外。

  陆慎之是怎么又回到府衙任职的?

  “陆同知呢?”门外传来太原府知府韩钰的声音,“真是愈发不成样子,府衙这么忙他却一整日不见人影。”

  韩钰说着进了值房,看到崔祯不禁惊诧:“侯爷还在衙门。”

  崔祯将手中的案宗放下,看向韩钰:“有件事我正好想要问大人。”

  韩钰道:“侯爷请说。”

  崔祯缓缓地道:“当年‘珍珠大盗’案陆慎之受了牵连,是谁重新将他召回衙门任职?”

  韩钰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桩事,几乎未加思索:“是我。”

  韩钰似是想起了往事叹了口气,才接着道:“‘珍珠大盗’案惊动了皇上,朝廷明令严办,太原府的官员几乎都被撤职,我来到任上查看案宗发现许多官员是无辜受害,于是上奏朝廷重新启用他们。”

  说完这话,韩钰有些奇怪:“陆慎之在任上一直恪尽职守,除了……唉……”

  崔祯皱眉:“除了什么?”

  “最近的盗匪案,”韩钰道,“不过这也怪不得他,那些盗匪委实太过狡猾,陆慎之一直带着人四处搜捕,也算尽心尽力了。”

  韩钰说完起身道:“我还要去处置文书,先行一步。”

  崔祯起身还礼,眼看着韩钰就要离开,亲卫快步走进屋子低声禀告:“人没找到,但城门的守正说,天黑的时候有人持陆大人发放的文书出城。”

  崔祯道:“出城人的样貌看那清楚了吗?”

  亲卫道:“守正只看了一眼,出城的人是个络腮胡子,穿着衙差的衣服,遂以为是衙差有公务,没有仔细盘查。”

  络腮胡子能遮住面容,崔祯看向韩钰:“大人可知衙门中有人出城办差?”

  “这些事都要问陆慎之,”韩钰感觉到了异样,“侯爷若是有疑惑,不若让人将陆慎之找到问话。”

  如果现在还能找到人的话。

  崔祯正在思量,就有狱吏前来道:“大人,大牢里出事了,在永安巷里抓到的犯人中,曾有一人招认出藏匿贼赃的地点,如今那人被杀了。”

  崔祯立即皱眉,韩钰也面色大变:“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加派了人手在大牢中?怎么混进去了凶徒?”

  “是看管犯人的狱卒动的手,那狱卒杀死犯人之后被我们发现,他眼见逃不脱也……自尽了,”狱吏道,“那狱卒素来办事妥当,陆大人让他来看管案犯也是信任他,哪料到他会这样做。”

  韩钰急着去大牢里看情形:“陆慎之到底在哪里?让他速速来见本官。”

  “大人,”韩钰身边的书吏道,“该不会陆大人出了事吧?”

  韩钰整个人一凛:“出城那人呢?快去追查。”

  崔祯抬起头看向墨黑的天空,今晚注定不太平了。

  ……

  顾明珠带着柳苏到了一处院子,陈婆子与她说好了会在这里见面,至于为何不是永安巷,陈婆子定然是怕被人盯上。

  聂忱频频送消息来,告诉她画舫的大概情形,她心里也算有些思量,但这些能打听到的消息八成都没用,想要了解真正的内情,眼下才是最好的机会。

  “不是嘱咐你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吗?”陈婆子一把拉住顾明珠,“怎么还是满身药味儿?”

  顾明珠指了指身上的衣衫,示意已经换过了,她是换过了,而且特意没在脸上抹阿魏,画舫那样的地方怎么能让一个臭烘烘的药婆上去,不过常年与草药在一起的人,不可能半点药味儿也没有,这样的细节必须要注意。

  陈婆子正在叹气,屋子里又走出个人,顾明珠看去正是上次向她求落胎药的女子。

  那女子今晚穿了一身粉色的衣裙,看起来格外的清秀。

  “这是阿瑾,”陈婆子笑道,“你们见过的,阿瑾用了你的药很好,这次也是她给你找的活计,你好好做,多走这么几趟,以后吃的穿的也就不愁了。”

  顾明珠点点头看向阿瑾,阿瑾却没有别的话,伸手接过顾明珠身上的药箱:“时间不早了,跟着我走吧!”

  陈婆子之前说好了让她只身前往,她便没有让柳苏跟着,顾明珠想着向黑暗中看了看,今晚她要更加小心。

  两人一直沉默地走在黑暗中,路上遇见巡城的衙差,阿瑾上前笑着说了几句俏皮话,衙差就没上前盘问,倒是有人手脚不老实趁机摸了阿瑾几把,阿瑾显然早就习惯了,一边笑着躲闪一边嘱咐衙差前来画舫捧场。

  “前面就是了。”

  又走了一炷香功夫,阿瑾向不远处的湖上指去。

  湖面上果然停了许多条船,有人正忙着点亮船上挂着的红灯笼。

  “一会儿要听我的吩咐,不该说的……”阿瑾说道这里停下来,“差点忘了你是个哑巴,哑巴最好,陈姑也算想得周到。”

  阿瑾垂着脸陷入思量中,失神间脚下一个踉跄,身体向前扑去,多亏一双手拉住了她,她抬头看过去正是那医婆。

  “谢谢。”阿瑾道。

  顾明珠从怀里取出一只香囊塞进阿瑾手中,示意让她收起来。

  阿瑾放在鼻端闻了闻淡淡的药香味儿传来。

  顾明珠指了指头,第一次遇到阿瑾时,阿瑾就吵头疼,这草药包有些安神的用处。

  阿瑾捏着那荷包心中一暖:“有心了,不过我们这样的人,能活着就很好了,哪里还能用这些东西。”虽然这样说,阿瑾还是将荷包挂在了腰间。

  两个人一起走到岸边,阿瑾招呼人将小船划过来。

  阿瑾收到荷包之后,语气明显好了许多:“我们坐着小船靠过去,然后再蹬上画舫。”

  顾明珠点点头。

  趁着小船还没靠岸,阿瑾看向顾明珠:“今晚的事很简单,你只要一直跟着我,我可保你平安无事,就算有什么乱子,你也放心,你只是个医婆,不会有人为难你。”

  顾明珠再次颔首,阿瑾看起来老成,那是被困境逼迫的,其实心思单纯,想法也很简单。

  她跟着阿瑾一起前来,若是阿瑾出了事,她必然会被盘查,所以她得快些了解整个局势,以便在关键时刻做出最好的选择。

  小船很快靠上了湖中最大的那条画舫。

  湖**停了五条画舫,每条画舫上都灯火通明,映得船上的处处金碧辉煌。

  顾明珠向四周张望,仿佛迷失在这富贵繁华之中。

  “快走,”阿瑾上前拉住顾明珠的手,“姑娘还在等着你呢。”

  顾明珠目光从船上守卫脸上一扫而过,那些守卫眼睛中露出几分嘲笑的神情,果然将她当成了个没有任何见识的乡野村妇。

  船上的姑娘上前跟阿瑾打招呼:“阿瑾,你怎么带了这么个人来?”

  “我家姑娘今日实在不舒坦,听说这药婆的药不错,就让她来看看,免得耽搁了正经事。”

  “也是,千万不要大意了,也许今晚会有人听你家姑娘弹琴呢。”

  阿瑾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一阵琴音传来。

  这是有人在弹七弦琴,还在周家时,顾明珠常听祖母说,大周若论弹奏七弦琴最好的人,父亲定然算是一个,父亲还会作琴谱,母亲的琴艺也是父亲亲手教的,她从小就喜欢摆弄七弦琴,一日不弹都会不舒坦,自然也就进益颇快,十岁开始家中但凡有宴席,祖母都会让她调琴。

  这琴弹得是不错,但调琴的人似是没有力气,琴音也变得太过绵软。

  阿瑾打开了门,顾明珠跟着走了进去。

  屋子里有股熏香的气息,一座屏风挡在屋子中央,阿瑾快步去查看屏风后的情形。

  “姑娘怎么起身了。”

  “请来医婆了?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非要再拉个人来,我来就好了。”

  顾明珠只听阿瑾低声道:“一会儿我出去,总要有人在你身边侍奉,若是有什么动静,也好扶着你离开屋子。”

  女子不再有话,阿瑾吩咐顾明珠:“你过来给我家姑娘诊脉吧!”

  顾明珠这才拿起药箱走到屏风后,只见一个女子面覆纱罗靠在软塌上。

  阿瑾向女子解释道:“这医婆是个哑巴,而且不识字,我拿不得药方,只能由她自己配药。”

  女子颔首示意知晓了。

  阿瑾看向顾明珠:“我家紫鸢姑娘病了有大半年,身上、脸上长了许多毒疮,你仔细瞧瞧可有法子治?”

  阿瑾将紫鸢的袖子撩开,只见那干瘦的手背上长着几颗黄豆粒大小的疮疖。

  顾明珠伸手拿去了紫鸢脸上的纱罗,纱罗下的那张脸上也生了疮疖,即便如此还是遮掩不住紫鸢姑娘姣好的面容。

  那如同被染过的黛眉下,是一双秋水般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