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三十章 审问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20 13:30: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陆慎之听到前半句话还算镇定,七年前决定与“珍珠大盗”一起偷赈灾粮时他就想到会有这一天,人前为官背后做贼,就算掩盖的再好,也会有败露被抓之日,但只要百姓分到赈灾粮就值得。

  没经历过当年那样情形的人不会理解他的选择。

  可当听说要剿匪,陆慎之如同被人刺中了胸口,浑身一凛挣扎起来。

  “他们不是盗匪。”

  陆慎之奋力抬起头,终于将眼前的人看清楚,那是一张年轻而又冷峻的面孔,站在不远处,仿若已经与黑暗融为一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如墨的眼眸发着丝丝寒意,让人不禁望而生畏。

  陆慎之的心一阵紧缩,这是魏大人。

  “魏……魏大人……”陆慎之惊讶、恐惧之后,仿佛又看到了希望,“魏大人下官有案情向您禀告,您先听我说完再……再……”

  陆慎之话还没说完,只见魏元谌的目光从他身上挪开,然后抬起了手,又是一鞭子狠狠地抽在他身上。

  疼痛再次侵袭而来,陆慎之倒吸一口凉气,不过这次魏元谌没准备停下来,一鞭鞭几乎没有任何间歇地落在他身上,让他根本喘息不得。

  这是想要鞭杀了他吗?

  陆大人不但不听他说话,还这样往死了用刑,是认定了他就是太原府的贼人,认定了那些百姓就是盘踞山中作乱的盗匪。

  不该是这样的啊。

  终于一阵鞭子之后,魏元谌停下来,伸手拂去溅在下颌的血迹,将鞭子丢给了身边的亲卫。

  魏元谌虽然没有说话,亲卫却知晓他的意思,立即将手中的鞭子继续挥动起来。

  陆慎之感觉到温热的鲜血从身体中涌出,酷刑的折磨让他已经抑制不住地浑身颤抖,除了疼痛之外,更难熬的是心中的绝望,魏元谌是朝廷派来的上官,秘密查问此案,查出结果可以直接上报给皇上,这样的案子只要上官认为查了清楚,就不会有人质疑。

  他是朝廷命官都会被这样对待,那些百姓的结果可想而知。

  陆慎之鼻端已经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儿,仿佛看到了那一双双绝望的眼睛。

  就像七年前那易子而食的母亲,突然发狂杀人,只因为她看了一眼别人锅中的小儿,觉得那是自己的孩子。

  早在送出自己孩子的时候她已经疯了。

  那些盘踞山中的民众也是一样,他们被这世道逼迫的发疯,只要看到朝廷动用兵马,必然会拼死反抗,最终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死亡会从他开始不知从何结束。

  黄泉路上他有何脸面去见那些百姓?

  陆慎之完全绝望了,已经无法去思考。

  “七年前是我勾结‘珍珠大盗’想要逼着官府发放赈灾粮。”陆慎之开始急切地说着,他已经无从思考,只是本能地叙述着实情。

  “我没想过他会烧了赈灾粮,更不知道他会趁乱偷库银,我对不起太原府的百姓,我留在这里只想要为百姓做些事。

  近年来太原附近地动频繁,我暗中查访发现有人私开铁山,于是拿住村子里的人讯问,才知道整件事来龙去脉,这几年粮价腾贵,百姓饥饿难耐被人骗入山中采石,原以为可以赚些银钱糊口,谁知去了便被看管起来,让他们不分日夜在山中做工,想要逃走者一律被杀。

  那些占据铁山的炉首(注1),召集了许多穷凶极恶的无籍之徒在身边,让采石的百姓无从反抗,我知晓之后准备回到衙门带人手入山抓捕那些炉首,却没想到……”

  不知什么之后,那鞭子已经停下来,陆慎之艰难地抬起头,寻找着魏大人的身影。

  “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布置好,那村子附近遭遇了一场更大的地动,我带着人去查看,果然出事的是一处铁山,火药将半座山炸塌,村子里那向我诉冤的百姓,都被埋入其中。

  定是那些炉首察觉了异样杀人灭口。

  所有的线索全都没了,呈现在我面前的就是村民私自采矿失手,如果朝廷追究下来,那些村子里留下的妇孺和老人也会被论罪,所以我准备在找到更多线索之前,就将这桩案子当成地动处置。”

  魏元谌冷冷地道:“陆大人做官无能,做这些事倒是很有一套。”

  讥讽的语调让陆慎之脸上一片黯然。

  陆慎之道:“我愧对身上的官服,此事过后任由朝廷处置,但那些百姓委实无辜,他们不能再被这样陷害。

  我并非想要为自己开脱,那些所谓的炉首恐怕不是寻常人,否则怎敢如此行事?我再轻举妄动可能会害了更多无辜性命。”他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想到那些死去的百姓,此次的事与七年前重叠在一起,那一张张脸仿佛都在质问他。

  “让他清醒清醒。”

  随着魏元谌声音落下,一盆冰水顺着陆慎之头顶浇下来。

  冰冷刺骨的寒意袭来,陆慎之的嘴唇忍不住颤抖,那些冤死人的脸孔终于从他脑海中消失,他半晌才调整了紊乱了呼吸,挣扎着道:“他们越来越猖狂了,除了太原附近之外,其他山中也有他们山中起炉,动辄一二十座,这些人对周围十分熟悉,根本无惧朝廷,想要抓住他们不容易。”

  说到这里,陆慎之忽然惨笑:“最重要的事,铁山上都是无籍流民,抓住他们又有何用?真正得利之人轻易就能逃脱。”

  魏元谌道:“永安巷抓住的那些人,就是被抓入山中采石的民众?”

  陆慎之道:“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些民众也逃了出来,他们不敢投官,更不敢回家,于是藏在山中。”

  魏元谌没给陆慎之喘息的机会:“那些人藏在山中以何为生?靠魏大人的接济吗?魏大人俸禄恐怕不够吧,所以就打劫商贾谋取银钱。”

  “不,不。”陆慎之惊骇,没想到魏大人会立即说到他最害怕的地方。

  魏元谌道:“你先向我说出那些民众的处境,无非是想让我心生怜悯,这样就会谅解他们的行径,由此可见他们并非全然无辜之人,他们不但盘踞山中而且打劫了商贾,抢夺人财物,是一群实实在在的悍匪。”

  陆慎之感觉身上残留的气力在这一瞬间全部被抽走,他颤声辩解道:“打劫的都是与炉首有来往的商贾,而且不多,只有两次。”

  “只要打劫财物者,依大周律都要处死,何况他们私自聚集在一起,”魏元谌目光冷漠,“上报朝廷之后,必然要发兵围剿,这才是你不敢明着去查案的原因。”

  陆慎之的头垂了下去:“他们终究还是被算计了,以为从炉首手上逃脱能活命,其实那些炉首为了将罪名嫁祸给他们,故意将他们放出来,看着他们走投无路去抢商贾,一切成为事实之后,再辩解也没有用处。”

  说到这里仿佛想到了什么,陆慎之道:“除了那两次,太原府发生其他劫案并不是他们所为,他们也没有杀人,这一点还请魏大人明鉴,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陆慎之恳切的模样并没有打动魏元谌,魏元谌依旧声音威严:“战马呢?”

  陆慎之道:“他们岂敢去偷战马,战马丢失时他们还没逃出来,只不过后来他们在山中躲藏,确然发现了几匹马,其中一匹被他们宰了吃肉,剩下的都被他们偷偷卖了。

  其实那一刻我就知道,他们被陷害了。”

  因为他去偷偷看过,那被卖掉的马,血统极好,不是寻常马匹,显然就是朝廷丢失的那些战马。

  这是一个被人做成的死局,那些无辜民众被困死在其中。

  陆慎之抿嘴道:“我虽然知晓真相,却手中没有证据,无计可施。

  后来金塔寺闹出了‘珍珠大盗’案,我就知道那些人必然知晓我的过往,他们想要用此案坐实我和那些民众的罪名,让朝廷以为我们早就官匪勾结,我不但不能为他们洗脱冤屈,还连累了他们。

  那些采石人是我让崔四老爷帮忙藏匿的,崔四老爷得到消息知晓事情不对,想要将采石人送出城去,却被人悄悄盯上了,如今他们全都身陷囹圄。

  我走投无路去了崔家准备找定宁侯说出实情,孤注一掷求定宁侯帮忙,却在崔家内宅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改变了主意。

  也算是机缘巧合,我本意向顾大小姐询问那日出现在金塔寺的人是不是当年的‘珍珠大盗’,结果反而猜到魏大人身上,我就向魏家名下的铺子送了张名帖。”

  魏元谌仔细地听着:“你怀疑‘珍珠大盗’与那些炉首是同路人?七年前的事也是早就做下的局?”

  陆慎之松一口气:“是,不过如今看来只是有人利用了七年前的‘珍珠大盗’案……”

  说到这里,陆慎之迟疑了一下。

  “你虽嘴里怨恨那‘珍珠大盗’,其实心中还是怀疑当年另有内情,不愿意相信‘珍珠大盗’背信弃义,不但利用了你还烧了赈灾粮。”

  听着魏元谌的话,陆慎之完全放弃了挣扎,就像传说的那样,这位魏大人果然能看透人心,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陆慎之吞咽一口:“也许我是个愚蠢的人,尚抱有一丝幻想,可除了他之外谁又知晓当年之事呢?那些人明显清楚七年前的过往,否则不会拿来利用。

  可我认识的他却一心帮助穷苦之人,在灾荒之年宁可自己饿着,也将米粮分给流民,我亲眼看着他救活许多人,山中那些村民不少都受过他恩惠。

  不少村民对府衙怀疑、抵触,也是因为他们觉得七年前府衙陷害了‘珍珠大盗’,我想要换取他们的信任也是收效甚微,没能将他们从山中唤回。”

  魏元谌道:“你和珍珠大盗之事真的没有第三人知道?”

  陆慎之略微思量,然后道:“有第三人,可他已经死了。”

  七年前他只是一个小官,当时天灾不断,太原府一片混乱,当时的王知府仗着族中女眷入宫诞下二皇子,在太原为所欲为,王家在山西经营多年,上上下下安插了不少人手,想要告倒王知府何其难,当时的同知闫灏想要在太子来山西赈灾时密告王知府,逼着王知府放赈灾粮的主意也是闫灏想出来的。

  可惜闫灏却在查看灾情时,失足落水溺死了。

  他知道闫灏定是被王知府所害,他想要救百姓却无路可走,这才与“珍珠大盗”一起用了后面的计策。

  一个死人,一个逃走的盗贼,无论是谁都会怀疑后者。

  陆慎之将这些事禀告给魏元谌。

  “魏大人,您让人去山中送消息给他们,让他们不要再轻举妄动,我真怕他们急切中再落入旁人圈套,”陆慎之声音艰涩,“他们不信官府中人,您……还需耐心些。”

  “晚了,”魏元谌道,“衙门搜查村子必然激怒了他们,他们对你既然早就起了疑心,只会自己想法子救大牢中的采石人,现在可能已经开始动作,那布置一切的人就等着他们上钩。”

  陆慎之听到这话又挣扎起来:“魏大人,您救救他们吧,他们都是可怜人,若是这样处置了他们,定会伤了民心,将来山西必乱啊。”

  魏元谌转身坐在椅子上:“我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如何施救?”

  “我怕他们再任意妄为,曾经侧面探知过他们的想法,他们一直想要杀炉首,”陆慎之道,“杀了炉首之后,那些聚集在铁山的人必乱,到时候他们就能趁机救下被扣押在铁山的民众,除此之外,也许还能抢一笔银钱。

  听说那炉首经常会去画舫与商贾谈买卖之事……”

  画舫?

  所以今晚会在画舫人赃并获吗?

  这么重要的事,设局之人定会出现。

  魏元谌起身准备离开,走了两步又转头看陆慎之:“你说通过顾大小姐猜到我在太原府?你如何猜到的?”

  陆慎之吞咽一口,脸上露出艰涩的表情:“顾大小姐虽然没说什么,但她表露的意思是……”

  陆慎之战战兢兢地看了魏元谌一眼:“她见到的那个人……很白。”

  “白。”少女戳了戳脸颊。

  “白……”

  旁边的初九不知为何差点笑出声,顾大小姐有痴傻病与正常人不同,说出什么都不奇怪,可是即便这样,他却不知为何,还是有种三爷被人调戏了的感觉。

  魏元谌没有亲眼所见,但脑海中却浮现出顾大小姐鲜活的表情,她最好是真的得了痴傻病,否则他与她早晚有清算之日。

  “三爷。”

  走出了院子,初九立即上前:“您准备去画舫啊?您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恐怕去了不太好。”

  万一三爷被什么妖精迷住,他回去要怎么向太夫人交待,怎么向宫中的娘娘……

  魏元谌纵马的身影眼见就要消失在路尽头,初九不敢怠慢立即跟上。

  “三爷,”初九好不容易才气喘吁吁地跟上,“那地方您去不得,那里的女子都似虎狼,您要吃亏的。”

  如刀锋般锋利的目光扫过来,初九觉得自己掉了块皮肉,好了为了劝谏他已经付出了半条命,三爷再有什么闪失也不是他失职。

  不过……

  画舫、姑娘,三爷有些闪失也不算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