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二十七章 祭拜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16 14:07: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崔氏祖坟失火,消息片刻功夫就传遍了太原府。

  山脚下聚集了许多民众议论纷纷。

  崔氏族人每日都会在祖坟周围巡视,既然守卫这样严密,坟茔突然失火,八成不是人为,所以众人先想到了天雷。

  “崔氏这是怎么了?”

  “该不会犯了什么忌讳吧?这几年崔氏也没有什么重要的族人入葬啊。”

  “要说定宁侯这一支,上次是那位定宁侯夫人。”

  定宁侯夫人的事许多人知晓。

  定宁侯府突然送回族中一具棺木,说是死去的定宁侯夫人。

  这位夫人的丧事办得十分简单,排场尚不如太原城中富贵人家的女眷,可见这位夫人不受待见,最大的尊荣也就是安葬在崔氏祖坟罢了。

  不过这也让不少人羡慕。

  “大户人家,供奉不断,死了也能享福。”

  “死都死了,还说什么福气。”

  顾明珠听着这些话,想起自己临死时的情形,被箭射中的胸口是那么的疼,她不甘心地挣扎着,除了她之外没有人在乎,留下的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她视若珍宝的性命,在别人眼里不值一提,所以现在她要将它好好地握在自己手心中,保护自己和家人,享受属于她的人生和快乐。

  顾明珠挤在人群中仿佛只是在看热闹,却小心注意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目光撇过不远处,果然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

  俞妈妈低着头混在民众中向前走着,显然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这里离开。

  顾明珠微微一笑,戏演完就要退场,哪有这个道理,怎么也要谢谢看官的厚爱,心中思量着,她悄悄地靠了过去,趁着俞妈妈不备伸出了她的七寸金莲。

  这些日子她经常在外跑来跑去,脚下生风,颇有些准头和劲道,不输于那些绊马索。

  俞妈妈一个趔趄立即摔了出去。

  顾明珠若无其事地将脚收回,伸出手要去搀扶俞妈妈,没想到俞妈妈摔得太过着急了些,她没能挽住俞妈妈的身子反而不小心一拳打在了俞妈妈脑后上,将俞妈妈一下子打得晕厥。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等众人看清楚的时候,俞妈妈已经趴在地上。

  “这是崔家的管事妈妈。”

  顾明珠缩在人群中,捏着嗓子喊了一声。

  消息开始散开。

  崔家的管事妈妈,自然要扶起来送给崔家人,定能换来崔家的答谢,众人七手八脚将崔妈妈抬起来,吵吵嚷嚷着送去还给崔氏族人。

  崔氏族人见状也让人前来查看。

  “是俞妈妈。”

  “俞妈妈怎么会在这里?”

  崔渭听到身后传来声音,不禁快步走到俞妈妈身边,当看清楚俞妈妈那张老脸之后,吩咐身边人:“将人先送回家中……”

  崔渭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传来崔祯的声音:“不急,将她留在这里,我还有许多话要问她。”

  “大哥,”崔渭立即劝说,“这样不太好吧,毕竟人多眼杂。”他方才去查问,已经知道俞妈妈带了道士进祖坟,不用想就知道这是母亲的意思,索性了解内情的族人不多,他嘱咐族人不要乱说,过后再想法子做遮掩,也许尚能瞒过族中长辈。

  可是俞妈妈如果出现在众多族人面前,再有什么不妥的语,那可真就无法挽回了,母亲定会受族中长辈责难。

  崔祯冷冷地道:“祖父的坟茔被炸,那些火药如何运进来的?无论是谁都要给族人一个交代。”

  炸坟茔,定是有人盯上了墓中的陪葬,崔渭道:“大哥放心,我定会查明此事,只要知道那伙贼匪的下落,就将他们尽数抓来送去衙门。”

  崔祯抬眼看向崔渭:“无论哪里都会有盗匪出没,如果真是因为盗匪让崔氏有此磨难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将盗匪抓住,再多花些银子将祖坟修缮好罢了。”

  崔渭听懂了崔祯的话外弦音不禁低下头。

  “可如果有人暗中算计我们崔家,我们崔氏还有人因此上当,那就是大事,”崔祯目光威严,“到了这时候,你还一心想着遮掩,真的酿出祸事来,你要如何承担?”

  崔渭不禁吞咽一口。

  崔祯道:“今日我就在祖宅中说过,谁再敢打什么主意,我绝不姑息,你当我说说就算了吗?”

  崔渭不敢再多语。

  崔祯看向周围淡淡地道:“引爆火药之人还没有找到?”

  “没有,”崔渭抿了抿嘴唇,“我让亲卫四处查看,没有看到那几个人的身影,就连族中子弟说的那两个道士也不见了。

  照常理来说,就算那些人逃走了,也会留下些许蛛丝马迹,可是突然出事,大家忙于救火,地面上到处都是脚印和水迹,闹得一片混乱,就算再好的追踪术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崔祯沉默不语,崔渭接着道:“敢来我们崔家盗墓,那些人定是悍匪,我立即就去府衙,将周围的盗匪全都抓住审问,想必会有个结果。”

  “这么多年还是如此鲁莽,”崔祯教训弟弟,“我早说了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没有谁会这样大张旗鼓的盗墓,还点燃了祭堂,这样的做法分明是故意引人注意,他刚刚怀疑那村落的地动是火药所致,立即就有人来炸崔家祖坟,如果不深思量,就会误以为那些藏匿的村民在报复他,结果就是一怒之下入山抓人。

  既然如此费心思的安排一切,总要留下人证招认罪行,就像金塔寺的死士一样,这才符合那些人一贯的作风。

  事实上却没留下任何的线索,在他看来点燃火药之人未必就是逃走了,还有可能像那些贼赃一样落入别人手中。

  “你去族中请长辈前来主持大局,”崔祯吩咐崔渭,“我带人再去周围看看,或许能发现些什么,这里的事交给族人,祭堂也就罢了,曾祖父的坟冢不能再出差池。”

  崔渭应了一声,崔祯立即带着人骑马离开。

  在崔家子弟和民众的努力下火势得到了控制,总算没有点燃整座大山,不过崔氏的祭堂也被烧得七零八落。

  民众去帮忙扑灭余火,崔氏都赶去查看那座被炸的祖宗坟冢,至于那已故的定宁侯夫人本就葬得稍远些,而且地位没那么重要,也就没有崔氏族中子弟前来看守。

  顾明珠和救火的民众一起上了山,装模作样运了几次水后,就顺利地走到了周如珺坟茔前。

  真是奇妙,自己来看自己的坟冢,自己来祭拜自己,从古到今这么多年唯有她这样一个特例吧?

  她要怎么跟自己打招呼?

  我过得很好,希望你也能得到安宁。

  这一世,我会活得快乐,承欢于父母膝下,完成你没来得及做的事。

  顾明珠沉浸在自己的思量中一步步向前走,终于看到了碑上的名字。

  崔周氏。

  呵,最终连名字也是这样的无奈。

  顾明珠挪开了目光,看向坟前的供台,那里摆放着糕点和蜜饯、果子,这些东西都是曾经的周如珺爱吃的。

  顾明珠不禁有些诧异,没想到崔家还有这样的安排,这拜祭并不敷衍,反而像是精心准备的。

  这些东西让她不禁回忆起当年种种,这红豆糕在京中这是十分常见的糕点,不常被摆在达官显贵的宴席中,可她却十分的喜欢,糕点上有股淡淡的红豆香气,吃起来软糯又没有那么的腻。

  就连周如璋都以为她爱吃桂花糕,崔家怎会知晓她真正的喜好?

  难道是巧合?

  红豆糕廉价,所以崔家才会歪打正着。

  她做了顾明珠之后,一直遵从顾明珠的喜好,以免会引人怀疑,顾明珠喜好甜食,顾家厨房里的点心也都是甜得腻人,从未做过这样的红豆糕,所以她也好久没吃过这些东西了。

  摆在她面前的红豆糕,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

  她是贪财如命的医婆,见到这些吃食哪有不动心的道理,将糕点取来吃算是符合常理。

  顾明珠伸手拿起了一块红豆糕,放在鼻端闻了闻,没有怪异的味道,想来也是,谁也不会对一个死人下毒。

  将糕点送进纱罗中,张嘴咬了一口,果然十分软糯。

  红豆放得很足,糖放得很少,像及了京中西街大娘卖的红豆糕,那是她最爱的口味,每次从周家出来,她都会打发身边的丫鬟偷偷去买来。

  不知道这贡品是哪位神仙大娘的手艺,能够与京中西街相媲美,勾起了她的口腹之欲。

  再咬一口仔细品,硬要说区别,那就是糕点稍显的不够松散,看来做糕的是个小媳妇,刚刚学会这手艺,还不够熟练,上模子时力气太大压得太结实了些。

  不过她已经十分满足,没想到在自己坟前,找回了做周如珺的感觉,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缘分。

  糕点放在这里有些可惜,顾明珠想了想从药箱中找到一块油纸将供台上所有的吃食都包在油纸中,就算自己吃不完还可以分发给永安巷那些孩子们,反正这是给她的东西,她也就不必客气。

  她就这样忙碌着,不曾注意到她的一举一动已经尽数落入了别人的眼中。

  不远处的角落里,魏元谌看着这一切,微微扬起的眼稍上仿佛结了厚厚的寒冰,旁边的阿九被冻得直打哆嗦。

  他们抓住了那点燃炸药的道士之后,公子趁乱前来拜祭周大小姐,谁知刚刚摆上了贡品,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他们立即躲藏在这里,他站在树后张望,发现来的竟是那天晚上遇到的医婆,以为那医婆很快就会走,没想到医婆却在周大大小姐墓前停住了脚步,显然是被那些贡品吸引。

  阿九不知道公子这是不是自己坑了自己,辛辛苦苦筹备的一切竟然被医婆搅和了,想到这里他哀怨地揉了揉肚子,他也很可怜,肚子里没有别的东西,都是公子做坏了的红豆糕。

  阿九不禁打了个红豆味儿的嗝儿,他再也不想吃红豆了。

  魏元谌负手站在那里,目光一直没有从医婆身上挪开,还真是巧,每次有事的时候这医婆都会出现。

  她来做什么?也是跟那道士一样来行那些神鬼之事?

  眼看着医婆一步步走近,魏元谌捏起一块石子,这医婆敢对周如珺的坟冢动手脚,他这颗石子就会立即打断她的手。

  那医婆倒是没有这样的举动,她走到墓前看了那石碑好一会儿,目光落在供台的糕点上,然后伸出手捏起了一块红豆糕。

  果然是个好贪便宜之人。

  只是偷吃贡品,以周大小姐的性子应该不会介意,魏元谌也就将石子重新握回了手心中。

  却没想到这医婆准备将所有的贡品都带走,魏元谌的眉头顿时皱起来,他是不是该阻止这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