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二十二章 是我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12 15:05: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陆慎之看着顾大小姐的背影,少女天真烂漫,不知愁为何物。

  当真是苦煞了他,他一时想不到顾大小姐的意思。

  白,指的是什么

  陆慎之不知不觉地坐回椅子上,垂头思量,半晌顾大小姐身边的丫鬟进门来,那丫鬟向他行了礼在木塌上找到了一块绢子。

  那是顾大小姐落下的。

  这么仔细的丫鬟,天天伴在顾大小姐左右,定然知道一些被忽略掉的细节,只不过丫鬟不是衙门中人,不会将细节与案情联系起来,这就需要他来推敲。

  陆慎之心中一动叫住宝瞳:“顾大小姐从金塔寺回来之后有没有说些什么比如那逃走的凶徒”

  “那凶徒”宝瞳提及就十分气愤,“大人定要抓住他好好惩办,那人简直太可恶,对我家小姐下那么重的黑手。

  将我家小姐又拖又拽,还推了我家小姐一把,我家小姐腿上和手心都受了伤,现在还没好呢。

  金塔寺之后,我家小姐受了惊吓,经常睡到半夜惊醒,哭得厉害,现在连园子的高台都不敢去了,直喊着:掉,掉。

  定是那人差点就把我家小姐推下山去。”

  陆慎之仔细地听着,总觉得这其中有些问题。

  如果有两个凶徒,一个不慎掉下山坡,另一个定会再向顾大小姐下手,当时顾大小姐站在平台边上,突然被推必然掉下山去,哪会安然无恙

  陆慎之道:“你怎知那人对顾大小姐又拖又拽”

  宝瞳道:“我家小姐衣裙都被树枝刮破了,鞋上和裙子也满是泥土,而且小姐腰间红肿了好大一块,像是被绳索之类的物什儿勒过,要不是我家小姐大喊大叫,说不得就被凶徒绑走了。”

  他去过金塔寺查看,那平台经过修葺,只有靠近山坡的地方才有树枝,且平台上铺着青石,也是在山坡上才能沾上许多泥土。

  也就是说,顾大小姐曾在山坡上停留,山坡上满是砂石,人坐在上面的话恐怕很难挣扎着再爬上来。

  凶徒对顾大小姐又拖又拽,还用绳索绑住了顾大小姐的腰想要将她掳走,凶徒怎能用这样笨拙的法子

  将顾大小姐打晕更加方便,否则顾大小姐大喊大叫定会惊动寺里的人。

  衙门之前只顾得审问抓住的凶徒,没有查看这些细节,事实根本不像他们之前推断的那样。

  陆慎之眼前一亮,他们忽略了一点,没想过当日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的并非凶徒。

  顾大小姐就要掉落山坡,有人用绳索将她拖拽上来,所以

  陆慎之脱口而出:“那人是在救顾大小姐。”

  “怎么可能,”宝瞳摇头,“如果是他救了我家小姐,他为何还要逃走我们怀远侯府定会好好谢他。

  再说了,哪有那般巧合的事,凶徒要害我家小姐正好被他瞧见了,寺中的迎客僧都没有发现我家小姐,与凶徒一起出现的自然就是另一个凶徒。”

  陆慎之脸上有了一抹喜色,不,还有可能是盯着凶徒,私底下查整桩案子的人,他不愿意出现在人前,是因为要悄悄的暗访,这样一来就不会打草惊蛇。

  他之前听说魏家可能会来人查案,但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也许魏家人早就到了太原。

  顾大小姐点着脸与他说话的模样出现在陆慎之眼前。

  他曾见过魏元谌,面容高洁皎然,自带贵气,站在人群中格外的显眼,难道就是顾大小姐遇见的是魏大人

  陆慎之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他不是只有定宁侯一条路可走,他还能可以选择魏家。

  想通这些,陆慎之站起身大步走出了屋子。

  “二弟,你这是”崔四太太立即迎上来。

  陆慎之向崔四太太行礼:“阿姐,我衙门里还有事先走了。”

  崔四太太不禁一怔:“你不是要等侯爷吗侯爷刚刚回来了。”

  “不用了,”陆慎之道,“我手中没有线索,即便见到侯爷也没有用处,还不如回去仔细查找线索。”

  二弟怎么一下子就改变了主意,崔四太太不知该说些什么,难道是因为方才的压胜

  陆慎之想了想又道:“方才我已经想通了,求人不如求己,别人我不知晓,但在我心中姐姐、姐夫比我性命还重要,姐姐要保重身子,照顾好两个孩子,这样姐夫和我才能放心。”

  崔四太太含泪答应,陆慎之大步向外走去,整个人比来的时候似是更多了几分的坚定。

  陆慎之刚走出内宅院子,立即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向这边走来。

  他身姿笔挺,肩膀宽阔,神情沉着不怒自威,让人一眼看去就心生几分尊敬,正是因为这样陆慎之才会来到崔家。

  本想孤注一掷,将所有秘密和盘托出,恳求侯爷帮忙查案,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

  “侯爷,”陆慎之上前行礼,“我来看看长姐。”

  崔祯看着陆慎之,等着后话,眼下正是太原府衙忙碌之时,陆慎之此时来到崔家不止是来看崔四太太,应该有什么内情想要与他说。

  在官场上这么多年,这点笃定他还是有的。

  “去书房里吧”崔祯说着就要向前走去。

  陆慎之没有动:“衙门里还有事,改日再来叨扰侯爷。”

  崔祯向前走了几步,听到这话停下来,微微皱眉,他转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陆慎之。

  陆慎之感觉到威压扑面而来,崔祯的话不多,但会准确地表达他的意思。

  现在的崔祯十分不快,崔、陆两家是姻亲,出事了他们陆家就该恳求依附在崔祯羽翼之下,如果今日他从崔家走出去,以后就别想再求崔祯帮忙。

  陆慎之思量片刻,还是拿定了主意,将手中的压胜娃娃递了过去:“侯爷,这种东西出现在侯府不太合适,更不好被孩子们拿去玩闹,那周氏再怎么说也是您的正室,就算没有诰命在身,也非由您亲自迎回崔家,但既然您承认了她,就给她留些颜面,这也是您自己的脸面。”

  陆慎之的话让崔祯有些意外,他不动声色地看向陆慎之手里的东西,朱砂写的生辰八字立即映入眼帘,这生辰与周氏有关

  他不知周氏的生辰,这女子生得什么模样他都没有看一眼,将她送来崔氏族中安葬已是他对她最好的交待。

  周氏的事之后,没有人因她指责过他,若非别人提及,他平日里根本不会去想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子,但是如果家中用了这样的东西,他就不能再做若无其事。

  崔祯将压胜娃娃接到手中。

  陆慎之没有去看崔祯阴沉的神情,再次行礼告退,他一路离开崔家宅院,翻身跃上马背,再看一眼偌大的崔家府邸,有些略微愉快的心情一闪而过。

  事不宜迟,他要想方设法寻到魏家人。

  陆慎之有了一个人选,能让魏家人帮他给魏三爷带个消息,如果魏三爷果然在太原府,他这步棋就走对了。

  “大哥,”崔渭看向崔祯,“把东西给我吧,我去查查。”大哥此时不不语,显然是动了怒。

  崔祯没有动,脸上一片平静仿佛没有半点的怒气,眼睛中确实森然的冷意:“还用查吗”

  崔祯说完向林太夫人院子里走去。

  压胜是内宅里用的手段,正好母亲从京中来到太原府,又是来迁移周氏坟冢的,的确用不着再去查。

  “大哥,”崔渭道,“母亲舟车劳顿,定然乏得很,不如您交给我,我先去探探母亲口风,果然是的话,我会劝说母亲,父亲去的早,母亲管家不易,难免会有什么疏忽,为了这样的小事,大哥若是与母亲起了争执,着实不值得”

  崔祯停下脚步,目光湛湛地盯着崔渭:“你已经不是母亲身边的小儿,你还是朝廷官员、崔氏族人,如果有一日我战死了,你就要撑起整个崔家,周氏确实不值得,她既然嫁给了我,是人是鬼都要依靠我。

  母亲也是一样,能有如今的地位都要靠崔氏,不为崔氏打算,将来谁庇护她任意妄为才会给家中带来灾祸。”

  崔渭不敢再辩驳,只得跟在崔祯身后一起去了林太夫人房里。

  林太夫人正在喝茶,管事妈妈突然进了门:“太夫人,侯爷从衙门里回来了。”

  “哦,”林太夫人脸上满是笑容,“将我带来的茶沏上,我们母子好好说说话。”

  管事妈妈没有动,面色有些难看:“太夫人,侯爷好似动气了。”

  林太夫人一怔:“为何是崔四的事”

  管事妈妈摇摇头:“不知,奴婢只是远远地看到二爷使眼色,立即就来禀告。”

  难不成祯哥儿的怒气与她有关林太夫人皱眉,她刚刚到老宅,除了被虫子吓到洗了个澡,再就是训斥了崔四媳妇几句,没有做别的事,祯哥儿跟她哪里来的火气。

  林太夫人正思量着,就听门口传来管事妈妈的话:“侯爷,二爷”

  紧接着两个人影走进门,崔祯也没有行礼,直接将手里的东西丢在矮桌上:“母亲,这是什么东西”

  林太夫人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过去,只见桌子上放了一个娃娃:“这是什么”

  林太夫人话音刚落,管事妈妈惊呼一声,就想要将那娃娃拿着手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太夫人别看”

  管事妈妈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肚子上一疼,身体立即向后摔去,生生被崔祯一脚踹开。

  崔祯低沉的声音传来。

  “定宁侯府上下,已经没了规矩”

  管事妈妈立即挣扎着起身,跪下求饶:“都是奴婢的错,奴婢只是看到这种东西心中惊诧,所以才”

  屋子里的气氛登时变得十分紧张。

  林太夫人也看出这娃娃是何物:“压胜,这是在哪里看到的,怎么”她拿在手中翻看,一眼看到了周如珺的生辰,这些日子她一直在与这八字较劲,自然一眼就能认出来。

  崔祯道:“母亲心有余力,就做做针线,养养花草,还是觉得烦闷就多出去宴席,那些才是女眷该做的事,这些东西不配您诰命的身份。”

  “你觉得是我做的”林太夫人睁大了眼睛,“这东西谁给你的将人叫过来我仔细问问。”

  “母亲还想要借此责骂旁人不成”崔祯板着脸,“母亲来族中不就是为了这桩事儿子一直没提,是觉得母亲身为长辈应该有分寸,不会闹出笑话来无法收场,现在见了这压胜,儿子不得不嘱咐母亲,太原正有案子,家中太太平平的最重要。”

  林太夫人哪里受过这样的冲撞,只觉得胸口被一块破布塞住,让她喘息不得,一股怒气冲上了头:“我辛辛苦苦将你拉扯大,在你心中就是如此不堪到底是年纪大了让人厌烦,才来了半日就要受这样的折磨。”

  “母亲不用拿话挤兑我,”崔祯淡漠地道,“崔家真要闹出事,不是母亲用一两句话能压住的,儿子在外面奔忙,不想内宅再出任何差错,让我知道谁再用这样的东西将家中搅的不得安宁,我定然不留情面。”

  林太夫人脸色铁青,耳边一阵嗡嗡作响。

  崔祯说完这话,态度稍软下来躬身向林太夫人行礼:“母亲不要听信身边人煽风点火,儿子也知道母亲是为了儿子子嗣担忧,母亲放心,这件事儿子自己会办好,明年定要给崔家添丁,让母亲得享天伦。”

  崔祯转身走出门,崔渭立即道:“母亲别生气,太原府的案子一团糟,现在又牵连上崔氏族中,大哥委实不容易,见到这东西难免怒火中烧,等这件事过去,大哥定会向您赔礼。

  儿子这就过去劝劝大哥。”

  望着兄弟两个的背影,林太夫人半晌才伸出手指过去:“他这是要做什么将我活活气死吗

  不要说这不是我做的,就算是我,为了一个周氏他竟然发这么大的脾气,早知道有今日,我就不会答应让周氏进门。”

  林太夫人说完咬牙看向身边的管事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压胜是不是两个仙人准备的”

  管事妈妈点了点头又摇摇头:“仙人交给了我们一些做法用的物件儿,确实有个压胜娃娃,可这些东西原本都锁在红布裹好的箱子里,方才我去看了,锁还好端端的,里面的娃娃却不见了,这东西到底怎么出现在园子里,奴婢一时也想不明白。”

  林太夫人道:“见鬼了不成我给我查,这东西到底是谁给祯哥儿的。”

  很快管事妈妈就前来禀告:“这压胜娃娃是被丢在翠竹林里的,顾大小姐和琳姐儿看到拿着玩了好一阵子。”

  “哪个翠竹林”林太夫人问过去。

  管事妈妈心中微微有些发凉:“就是供奉周氏牌位那处院子旁边的翠竹林。”

  大白天的,真的闹鬼了

  放箱子的偏厦摆放了些杂物,他们刚到还没来得及收拾,大家忙得脚不沾地,也不曾派人专门守在那里,问题是钥匙只有一把,管事妈妈伸手摸了摸腰间的钥匙,冰冷的钥匙握在手里散着寒意,她一直都把钥匙挂在腰间,虽然不曾时时去触碰,但既然现在还好端端的在这里,可见不曾遗失过。

  没有钥匙怎么能拿走东西

  林太夫人道:“将珠珠叫过来我问问她。”别人能撒谎,珠珠不会说假话。

  一盏茶功夫顾明珠就被请到了屋子里。

  “珠珠,”林太夫人拿起娃娃故意道,“你告诉姨母,这是谁给你的”

  顾明珠盯着娃娃看了一眼,然后张开嘴脆生生地道:“我。”

  “姨母说,这是谁给你的。”

  顾明珠眨眨眼睛,表情仿佛十分肯定:“我。”

  就是我。

  我敢说就怕你不敢信。

  下一章大白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