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二十一章 大白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09 15:04: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厌胜之术,早在前朝时就明令禁止,虽说民间还有人会用,多数都是些愚人弄出来的手段,这东西竟然出现在勋贵之家,陆慎之动手翻找,在那用白布做的娃娃胸口找到了一枚桃木钉,娃娃的肚子里还有一张符箓。

  不用想也知道是“镇鬼符”之类的东西,因为周如珺已经死了五年,这娃娃显然是用来对付鬼魂的。

  “别看。”崔四太太用手挡住了琳姐儿和顾明珠的眼睛,生怕吓到两个女孩子。

  陆慎之的脸色愈发难看,周氏的事他听说过,周氏以崔祯正妻之礼下葬,却没有加封夫人的诰命,崔祯更没有前来崔氏族中送葬。

  这举动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崔氏迫于无奈才给了这女子一个安身之地,没有人承认周如珺曾是定宁侯的正妻,有些所谓的簪缨世族、勋贵之家为了身份和脸面常会做些龌龊之事,一个女子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不过是维持家族脸面的手段。

  这种事屡屡发生,他也早就稀松见惯,之所以关心是因为阿姐嫁到了崔氏,他怕阿姐会因此吃亏,周氏与他非亲非故,他也不过心中暗自感叹罢了,即便如此,现在眼前这娃娃还是让他心头烧起一股怒火。

  只给个名声羞辱周氏还不够,人死之后还用这样压胜的手段,对付所谓的鬼魂,这样的做法简直刻薄的令人发指。

  周氏的娘家不敢阻拦,就任由崔家这样折腾,将来如果他出了事,阿姐娘家无靠是不是也会沦落至此。

  “太夫人这次回太原就是因为这个,”崔四太太压低声音道,“说周氏不安生,让侯爷的子嗣屡屡出事想必没有放好这些物件儿,让几个孩子找了出来。”

  陆慎之冷笑:“好猖狂,身居高位就如此作践旁人,崔家族谱上周氏好歹也有名位在,如果没有那个心,当年就将尸身还给周家好了。”

  “那些事我们哪里能管得了,”崔四太太道,“谁都知道周氏是犯了错的,差点就连累了崔家,无论太夫人怎么做都不会有人为周氏说话。”

  “阿姐,”陆慎之盯着崔四太太,“你跟我说实话,姐夫被抓,崔家有没有为难你”

  崔四太太没有说话却忍不住吞咽了一口:“没事,只要你姐夫回来就好。”

  “说到底他们心中只有利益,”陆慎之攥紧了那娃娃,“亏我还觉得侯爷能够为民请愿,连自己母亲都管不了,责难正妻如此的人,就算有一腔热血也是为了他的仕途。”

  崔四太太吓得想要掩住二弟的嘴:“别喊,万一让人听去了,只怕”

  陆慎之的手臂微微发抖,不光是因为这厌胜之术,而是他觉得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

  崔四太太吩咐管事妈妈将顾大小姐和两个孩子带出去。

  “等等,”陆慎之看向崔四太太,“阿姐,你让我与顾大小姐说两句话。”

  崔四太太不禁有些迟疑。

  陆慎之道:“我只是问问案情。”

  “珠珠胆小,”崔四太太仍旧有些担忧,“你不要吓到她,也不要逼她,这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金塔寺的事还差点让她丢了性命。”

  “知了。”

  崔四太太道:“那我留下陪珠珠。”珠珠心智不却也是大姑娘了,不能让她独自一个人面对外男。

  顾明珠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目光不停地向外张望,那是琳姐儿他们离开的方向。

  “珠珠,”陆慎之称呼顾大小姐亲切些,也许这样可以让顾大小姐放下戒备,“我问你几句话,就让你去找琳姐儿好不好”

  顾明珠似是轻微地点了点头。

  很好的开始,陆慎之放轻了声音:“你在金塔寺见到的另外一个人,他是什么模样”

  顾明珠仿佛想了一下,没有回应。

  这对她来说还是太难了吧,陆慎之仔细想了想,看向崔四太太:“阿姐屋子里有笔墨吧让我用用。”

  崔四太太道:“内室桌案上就有。”

  陆慎之听到这话,转身走进了内室,不一会儿功夫陆慎之拿了一张纸走出来。

  陆慎之道:“长姐,我要问珠珠的问题事关盗匪案,姐夫如今卷入其中,您是他的妻室所以这东西不能让您看。”

  二弟问案向来认真,崔四太太只得点头:“我不看就是了。”

  陆慎之放下心,走到顾明珠面前:“珠珠你看看,当时在金塔寺见到的是不是这个人。”

  陆慎之缓缓地将手里的纸展开,纸上的人映入顾明珠眼帘。

  宽阔的额头,浓黑的眉毛、国字脸,再普通不过的面容。

  淡淡的墨香味儿,夹着汹涌的记忆向顾明珠涌来。

  “名声都是虚假的,银钱才最实在,拿着这些银钱,你可以将它们一生二,二生四,闷声发大财,做个富贵闲人”

  张老爷。

  陆大人画的很仔细,甚至将张老爷嘴角的痣都点了上去,只不过当年她在大牢里见到张老爷时,那颗痣已经变成了伤疤,张老爷当年为了躲避官府围捕将痣剜了去,可后来张老爷发现,官府根本不知道他的样貌,他这样做是多此一举。

  张老爷说:“我与他一起商议好用那种法子拿出赈灾粮,可最后我被追杀,赈灾粮被烧,库银丢失,这秘密只有我与他两个人知晓,难道不是他背叛、利用了我

  可奇怪的是,他却没有向别人透露我的长相,我始终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是在保护我,还是怕抓到我之后,我会将他供述出来,我一直觉得他是这世间少有的好人,也许当年的事另有隐情。”

  张老爷到死也没想通这个问题,所以没有告诉她,话语中那个“他”到底是谁,但顾明珠能想到,那个“他”就是当年的知情人,知道张老爷真面目的人。

  也许就是站在她面前的这位陆大人。

  陆慎之紧紧地盯着顾大小姐的眼睛,只要顾大小姐有半点异样他都能捕捉到。

  顾大小姐看了一眼这幅画,很快就是去了兴趣,目光又瞥向别处,陆慎之心中一阵失望。

  也许顾大小姐见到的并不是他。

  陆慎之将手中的画收起来,向后退了一步,顾大小姐立即站起身向外面走去,不过刚刚走了两步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转过头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用脆生生的声音道:“白。”

  陆慎之皱起眉头:“什么”

  顾大小姐又用指尖点了点脸颊,清晰地道:“白,白”说完之后就嬉笑着跑开了。

  白,白得发亮。

  这世上有不少皮肤白如玉的男子,不过出现在太原城金塔寺,来去如此神秘的小白脸应该不多。

  能够让一个傻女记得的白,希望陆大人能够想到。

  她也算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虽然她没见到木瓜,但,权且算是用他的脸抵了吧。

  她果然很良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