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十九章 碰瓷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08 14:04: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崔渭径直走进内宅,就要去给林太夫人请安,刚走进院子就被管事妈妈拦住了。

  “二爷,”管事妈妈行礼道,“您先等一会儿,太夫人在换衣服。”

  管事妈妈话音刚落,只见有丫鬟抬水进去,崔渭皱起眉头,看这样子母亲是准备沐浴。

  母亲这时候沐浴?

  怀远侯夫人还在家中,四哥也刚被押入大牢,家中上上下下还有不少事要安排,母亲既然来了太原就该主持大局,现在这般是因为什么?

  母亲动身来族中他事先就知晓,他没有与大哥提及,一来是因为母亲决定的事不能改变,二来眼下太原查案重要,他们没有更多精神应对其他,虽说他收到消息是母亲偷偷使人告诉他的,但大哥在府中有亲信,必然也有人为他报信,大哥没有阻止,也是不愿意驳了母亲的面子。

  希望母亲此行顺顺利利,大哥因为太原的局势已经十分烦恼,没有精神应对这些旁枝末节。

  “是出了什么事?”崔渭问过去。

  “表小姐玩虫子,那虫子不小心爬到了太夫人衣服里,”管事妈妈道,“您知道太夫人最怕那些东西,换了衣服依旧觉得不舒坦,干脆洗了个澡,幸好怀远侯夫人不是旁人,一会儿太夫人也就出来了。”

  崔渭点点头:“那我去堂屋里等母亲。”

  崔渭刚刚走出林太夫人的院子,就看到崔四太太和林夫人迎了过来。

  “二爷,”崔四太太抢着开口,“老爷怎么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崔四太太说完这些,立即上前行礼:“看在同族同宗的面上,能不能告诉我牢里的情形。”

  眼看着崔四太太就要拜他,崔渭不能伸手去搀扶,只好躲到一旁:“四嫂这是要折煞了我。”

  崔四太太红了眼睛:“老爷既然已经被抓入大牢,早晚都会有消息传出来,不如先让我知晓,我心中也算有个准备。”

  “二爷就说了吧,”林夫人道,“这种事哪里能瞒得住?”

  崔渭转身看了看母亲的院子,现在由母亲来周旋是最好,母亲一时不能前来,他也推脱不过,总不能真的让四嫂向他跪下哀求。

  崔渭道:“我们去堂屋吧,四嫂有什么话就问,我只要知晓就不隐瞒。”

  崔四太太松了口气。

  几个人进了屋,崔渭就径直开口道:“昨夜府衙在永安巷抓住了几个人。”

  崔渭说到这里看向林夫人:“衙门审问之后得知那几个人与害珠珠的凶徒相识。”

  林夫人虽然早有预料,得到确实答案还是有些心惊。

  崔渭正要接着说下去,就看到顾明珠蹑手蹑脚地走进来,直奔角落里而去。

  “珠珠,”林夫人立即道,“你进来做什么?”

  宝瞳急忙回话:“方才虫子吓到了太夫人,小姐看在眼里,便开始四处找这些东西,应该是怕再有虫子冒出来冲撞了太夫人,奴婢们劝说了几次也没用。”

  小孩子做事都是无心之失,谁也不忍责骂,林夫人看着顾明珠那般认真的模样,长长地叹了口气。

  崔四太太急于从崔渭那里知晓后面的情形,立即道:“珠珠什么都不懂,她在这里也无碍,二爷接着说吧!”

  崔渭看了一眼顾明珠才又开口:“其实自从金塔寺的案子之后,衙门就增派了人手查找贼匪的消息,却一直都没有收获,我们怀疑公门中有人为贼匪通风报信,便设下眼线。

  偷盗的案子多在夜里发生,在晚上通风报信,自然更夫最为方便,我们能抓到永安巷的人,就是因为让人盯紧了那些更夫。”他自然不能说除此之外,四哥突然回太原,让大哥起了疑心,于是让亲信暗中监视四哥一举一动。

  崔四太太听到这里忍不住道:“这与老爷有什么关系?”

  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崔渭道:“那天晚上,四哥曾与那报信的更夫说话。”

  崔四太太睁大了眼睛,想起来天黑之后老爷带着人出去过,这样说老爷被抓不是完全没有凭据。

  崔四太太的胸口如同被一块大石压住,就要喘不过气来:“这也不能算是证据,难道所有与更夫说话的人都是同犯?”

  崔渭道:“衙门审问更夫时,更夫招认是四哥让他为那些贼匪报信。”

  崔四太太脸色更为难看,却不假思索地反驳:“是有人栽赃嫁祸,那更夫的话不能信,我们崔家什么没有,怎会去做什么贼匪,那些商贾丢的钱财对我们崔家来说又算得了什么,怎能就凭人一句话收监我家老爷?”

  崔渭看向崔四太太:“两年前那更夫家中妻儿染疾身亡,欲在林中自尽,四哥去庄子时正好遇到将他救了下来,给他寻了这更夫的差事,他与四哥早有来往。

  更夫还说那些贼匪曾在崔家庄子上躲藏过,本来那里是最安全之所,但事先得了消息说衙差要仔细盘查各处庄院,就让贼匪去了永安巷,四哥之前急着离开太原府也是为了找处更合适的地方来藏匿贼匪,后来听说我大哥回了太原,四哥怕出差错才急急忙忙赶回老宅。”

  “都是假话,”崔四太太泪水在眼睛里打转,“难道侯爷没有问老爷吗?”

  “问了,”崔渭抿了抿嘴,“四哥认识那更夫,不承认藏匿过贼匪,但更夫说得这样清楚,衙门不可能不查,就暂时将四哥留在大牢中,还派了人手去我们家庄子上……”

  崔四太太瘫软在椅子里,脑海中一片空白,已经没有了思量。

  “四嫂,”崔渭道,“大哥一直都在衙门盯着,你放心如果四哥没有做过,没人能冤枉他,不管是大哥还是崔家在太原府还是有声望的。”

  下之意如果老爷有罪,那崔家和侯爷就不会管了,崔四太太不敢想下去,她拼命地摇头:“老爷是被冤枉的。”

  崔渭道:“我们都想帮四哥,您若是知晓什么可以与大哥说,也好早日让四哥回来。”

  她知道什么?崔四太太不停地在脑海中搜罗,夫妻这么多年,老爷绝不会瞒着她做这种事,隐约想到了什么,崔四太太竭力想要抓住那一闪而逝的思量。

  崔渭望着崔四太太,从大牢里出来之前大哥嘱咐他,要好好劝说四嫂,四哥进大牢之后除了喊冤什么都不肯说,但大哥和他都能看出四哥心中有秘密,这件事从崔家查出来,他们要先弄清楚,决不能被别人抢在前面。

  太原府的案子,从崔家发现了蹊跷,崔家已经脱不开干系,再任由别人把控,定宁侯府岂非被人卡住了咽喉?

  尤其那魏元谌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手。

  崔渭想到魏元谌那冰冷的目光,就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总之,”崔渭道,“我们崔家上下一体,出了事,谁也不能置身事外,四嫂要相信大哥。”

  “我们崔氏在太原府近百年,谁敢打我们的主意,”林太夫人走进了屋子,“祯哥儿为大周立下汗马功劳,谁害他那就是天理不容。”

  林太夫人说着坐在主位上,目光也落在崔四太太身上:“你都知晓些什么?现在还藏着掖着不肯说,将来老四真的出了事,你后悔可就晚了。”

  崔四太太感觉到林太夫人咄咄逼人的气势,整个人瑟缩了起来。

  “在族中管家多年,庄子上有没有进过人都不知道?祯哥儿放心将族中事务交给你们,你们就是这样管的家?现在闹出这样的事,还将祯哥儿也牵连进去,祯哥儿在宣府打仗生死攸关,如今还要为这些操心,从前见你做事妥帖,现在看来……”林太夫人声音戛然而止,她的衣角被人拉住。

  “姨母……”

  那是顾明珠。

  林太夫人看过去,只见顾明珠手背上似是有一个小小的黑点,她几乎立即想到了那些虫子,下意识地挥了下衣袖,想要将那萦绕在她心头的虫子拂开,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顾明珠脚下不稳,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碰瓷成功。

  “呜~”顾明珠嘴一张立即哭出声来。

  林夫人立即站起身:“珠珠。”

  旁边的管事妈妈也忙搀扶顾明珠。

  林太夫人威严的表情顿时去的无影无踪,她刚才是准备一鼓作气好好吓吓崔四太太,让崔四太太慌了神,这样也许就能问出实话,却没想到被珠珠打断。

  “珠珠,姨母不是有意的。”林太夫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看到顾明珠她就会想起那爬到她亵衣上的百足虫,不过方才她只是随手一挥,珠珠怎么就摔了,看在别人眼中还当她是将怒气发放在珠珠身上。

  林太夫人越发觉得是那周如珺在作祟,要不然崔家怎会出事,她也这般不顺。

  气氛一下子被打乱也就失去了拷问崔四太太的机会,林太夫人只得坐在那里喝茶。

  崔四太太心中愈发愧疚,总觉得珠珠是被她牵连,若不是老爷的事惹得太夫人不高兴,太夫人也不会厌烦地去推搡珠珠。

  “珠珠,让嫂嫂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

  珠珠别哭,四嫂给你做桂花糕吃好不好?”

  听到崔四太太这话,顾明珠渐渐止住了哭声。

  “现在四嫂就去做。”崔四太太打起精神先向林太夫人告罪退下。

  “你想到了什么就要立即告诉我,”林太夫人不好开口阻拦,板着脸叮嘱道,“大牢哪是人住的地方,早些查明也能将老四接出来。”

  崔四太太点了点头,拉着顾明珠走出堂屋。

  林夫人也跟着出了门:“四太太将珠珠交给我吧!我带着她回去吃点心,四老爷还没回来,你屋子里事多,哪里顾得上做这些。”

  崔四太太听到这话眼泪掉下来:“林夫人,到了这时候您还劝我,如果那些事真的与我家老爷有关,我不知该怎么面对您,怀远侯爷因为丢马被责罚,珠珠在金塔寺也差点让人害了,我……”

  见到崔四太太这般模样,林夫人叹口气:“案子还没查清楚,你也不用心思太重。”她认识崔四老爷和崔四太太很久了,总觉得他们不是那样的人。

  “您就让我给珠珠做桂花糕吧,我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崔四太太说着咬了咬嘴,“您若是不放心……”

  “怎么会,”林夫人道,“你不要多想。”

  两个人说着话,崔四太太的两个孩子也跑了过来,顾明珠从宝瞳手里接过竹蜻蜓,向两个孩子招了招手,两个孩子立即露出渴盼的表情。

  林夫人暗暗叹口气,看向崔四太太:“你去忙吧,我带着他们在园子里玩。”

  崔四太太一路去了小厨房,周围终于安静下来,她努力整理着脑子里的思绪,刚将桂花糕放上了蒸笼,就听管事妈妈道:“二舅爷来了。”

  二弟。

  崔四太太心中一喜,二弟是太原府同知,分掌捕盗之事,二弟定然知晓整桩事内情,想到这里她急忙吩咐:“快,将二老爷请去我屋中。”免得她还没跟二弟说上话,太夫人先将人叫走。

  院子里,太原府知府陆慎之正在看姐姐的一双儿女,他本想直接去姐姐屋中,却被这双稚儿吸引了目光。

  孩子还那么小,陆慎之攥起了手,腿脚似有千斤重,一步也挪动不得。

  “珠珠别跑远了。”

  听到这话,陆慎之向周围看去,果然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在竹林中穿梭,那是怀远侯家的长女,在金塔寺中差点遭人毒手,依照这位顾大小姐所说,当时金塔寺里还有其他凶徒,他一直想知道那凶徒生得什么模样,可是崔家说顾大小姐心智不全,无法说清楚。

  即便是心智不全,或许也能透露些有用的线索,现在顾大小姐就在面前……

  陆慎之想着向顾明珠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