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十八章 可怕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08 14:04: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魏元谌看着聂忱留下的一张拜帖,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聂忱的名字,常年做侦探之事的人,在太原城中稍稍打听就能知道,所以聂忱不敢说谎。

  真正有问题的是聂忱没有说过的,比如这舆图是怎么得到的,又是从谁手中拿来的。

  现在真话假话不重要,这些日后都会见分晓。

  “三爷,”初九道,“我让人去查查那人的底细。”

  魏元谌将手中舆图丢给初九“先去这里查看。”

  聂忱没说这舆图有什么用处,他也大概有了猜测。

  衙门在永安巷抓住了那些人,如果说他们就是贼匪,必须要找到他们抢走的财物,没有这些东西如何能给那些人定罪。

  这舆图标记的地方在城外,离永安巷不远。

  眼下衙门最想要得到的东西是什么?

  贼赃。

  聂忱也是有这样的猜测才会将舆图丢给他,真是贼赃的话,也只有他敢越过衙门去拿这些东西,因为他奉密令查案,插手案件也是理所当然。

  他拿到了证物,就算是把控了整桩案子。

  看似聂忱拿了重要的东西前来投诚,其实他的身份、官职、前来太原府的意图,甚至魏家和太子的关系,都被人算计其中。

  魏元谌眯起了眼睛,所以这并非是他单方获利,而是一笔你来我往的互利买卖。

  ……

  顾明珠睡了一大觉,醒来的时候宝瞳已经将聂忱的消息带回来了。

  顾明珠坐在镜台前,宝瞳用檀木梳子帮顾明珠顺头发,顾明珠开始看聂忱写的信函。

  让她猜中了,那人果然是魏家那位三爷。

  少女拿了一颗蜜饯塞进嘴里,开始思量今日该做的事。

  三颗蜜饯下了肚,宝瞳已经将她头上的穗子结好,戴着这样的丝穗显得她更加稚嫩,凭白就又小了两岁。

  顾明珠起身去林夫人房里。

  林夫人正在与管事妈妈说话,知晓了衙门昨晚在永安巷捉了人。

  管事妈妈一脸喜色“真是件天大的好事,侯爷兴许就没事了。”

  林夫人心中十分忐忑又高兴又有些莫名的担忧,总觉得事情太简单了些。

  “也不知道审的怎么样了,到底是不是偷马贼。”林夫人喃喃地道。

  这么容易就抓到了人?那些马匹有没有下落?她应该去崔家打听打听消息。

  林夫人刚思量到这里,帘子一掀,顾明珠走了进来。

  “珠珠,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林夫人看向管事妈妈,“吩咐厨房布菜吧!”

  顾明珠欢快地走到林夫人身边,母女两个坐在外间的八仙桌旁。

  厨房端来了粥、饼和小菜,刚拿起箸林夫人不禁皱了皱眉头,顾明珠似是无意地将林夫人面前那盘炒藜蒿向旁边推了推,藜蒿的味道有些特别,母亲怀着身孕闻到会觉得不舒服,然后她夹了块肉饼在林夫人碗里。

  望着碗里的肉饼,林夫人心中一热,伸出手摸了摸女儿头顶,今日她有种被女儿照顾的感觉。

  母女两个高高兴兴吃好了早饭,林夫人正要吩咐人准备车马去崔家,管事就进来禀告“定宁侯府传话来了,请您和小姐过去,说是定宁侯太夫人今日就到了。”

  “大姐来了太原?”林夫人始料未及,“不是说定宁侯夫人生病,家中需要大姐操持吗?”

  林夫人挥手吩咐管事下去准备,转头看向顾明珠“珠珠,你还记不记得崔家的姨母?”

  顾明珠眼睛中一片茫然。

  林夫人笑道“没关系,一会儿我们去见姨母,你要向姨母行礼。”

  说完话林夫人去内室里换衣服。

  顾明珠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林家下人,脸上挂着一抹微笑,她当然记得定宁侯府太夫人,崔祯的母亲,看起来十分慈祥的长辈。

  这位太夫人曾拉着她的手,亲切地叫她如珺。

  林太夫人说过“这孩子,一见面就让我觉得熟悉,可惜我家没有这么好看的姑娘。”

  林太夫人和母亲同宗,她还真的成了林太夫人家中的姑娘。

  不知道林太夫人满不满意。

  ……

  崔家一早晨就忙碌起来。

  崔四老爷被唤走之后,崔四太太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她坐在床边怔怔地望着床上的小女儿,一直呆坐到天亮,正要使人去打听消息,就有管事来禀告“林太夫人今日会进城。”

  定宁侯太夫人回族中了,崔四太太之前却没有半点的准备,崔四太太只得先放下心中的担忧,带着族中女眷忙碌起来。

  巳时末,林太夫人的马车停在了崔家老宅门口,崔四太太立即上前相迎。

  “太夫人,您慢点,”崔四太太上前搀扶,“怎么没让人事先知会一声。”

  林太夫人看向崔四太太略有些红肿的眼睛,微微皱了皱眉“怕你们为了我太过劳累,回趟族中不用那般大张旗鼓。”

  崔四太太忙道“是太夫人心疼我们。”

  一路回到内宅,崔四太太侍奉林太夫人梳洗,又将林太夫人请到堂屋坐下,让崔家晚辈前来拜见。

  林太夫人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老四呢?怎么不见他人?祯哥儿和渭哥儿去哪里了?”

  崔四太太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侯爷和老爷都去了衙门。”

  崔祯和崔渭兄弟两个有官职在身,去衙门里自然是为了公务,族中老四去衙门做什么?林太夫人想到崔四太太的异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不与我说清楚。”

  崔四太太想及老爷说的那些话,眼睛一红,就将她知晓的事都说了。

  “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林太夫人压制住心底的惊诧,“一会儿怀远侯府还要来人,去净个脸再出来说话。”

  崔四太太告退出去。

  林太夫人吩咐管事妈妈“去衙门里看看祯哥儿若忙着,就让渭哥儿回来,我有话要问他。”她回来族中没让人知会祯哥儿,就是怕祯哥儿将她拦回去。

  在京中她委实待的不踏实,总会想起周氏的坟冢,那坟冢安排不好,压着崔家运势,祯哥儿的孩儿们也就不能平平安安长大。

  这事她要亲自来办,免得日后再生事端。

  “太夫人,”崔四太太去而复返,匆忙跑进门跪在地上,“太夫人,您让人去问问侯爷了,我家老爷到底怎么了,为何被关入了大牢。”

  “什么?”林太夫人一脸惊诧。

  崔四太太仿佛浑身都没有了力气“刚刚送来消息说……我家老爷与盗匪案有关,已经被押入大牢了。

  定然是有人要陷害我们,老爷是您看着长大的,从小就性子仁善,如何能做这种事。”

  林太夫人(注1)还没从这话中理出思绪,抬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族妹。

  崔四太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怀远侯夫人,之前还拉着手亲切地说话,转眼之间老爷却与盗匪案有了牵连,可她还是相信老爷的为人,老爷寒冬腊月去济养院给那些可怜人送衣送饭,几次折腾下来手上都长了冻疮,旱灾时,更是连家中米粮都捐出来,这些都是她亲眼所见,难道都是假的?

  崔四太太笃定地道“我家老爷是被冤枉的。”

  林太夫人看一眼管事妈妈,管事妈妈立即将崔四太太扶起来“太太先别急,侯爷在衙门里,定会查个清楚。”

  崔四太太握紧了帕子,她也希望如此,可老爷临走之前的那些话像是有所预料,让她带好两个孩子,难不成老爷觉得自己回不来了?

  想到这里崔四太太眼前一阵发黑。

  “母亲,母亲……”

  看着崔四太太踉踉跄跄地就要摔倒,两个小小的身影立即围上来,崔四老爷的两个孩子一个七岁,一个五岁,都尚年幼,只会哭喊着叫母亲,小小的手紧紧拉着崔四太太的衣角,一脸的惊慌失措。

  管事妈妈带着人将崔四太太和崔家两个孩子扶下去,堂屋一下子安静下来,本来两家是姻亲,怀远侯府来到山西也是想要请定宁侯府帮忙,这案子查来查去竟然归到崔家头上,林太夫人也不免觉得脸上无光。

  “你放心,”林太夫人看向林夫人,“如果真是崔家子弟不争气,我和祯哥儿定饶不了他们,别的我不敢说,祯哥儿从来不会徇私,这么大的案子关系到怀远侯府,定要弄个清清楚楚。”

  林夫人点点头“长姐说的是。”

  林太夫人目光落在顾明珠身上,只见顾明珠正忙着玩手里的荷包,方才发生的事仿佛与她没有半点的关系。

  林夫人站起身“我去看看四太太。”来到崔家之后崔四太太对他们一直照顾周到,此时她该去瞧瞧,也能让崔四太太安心,至于其他的事,等案子查明之后再说不迟。

  林太夫人叹口气“去吧,仔细问问也好。”

  林夫人看向顾明珠。

  林太夫人道“就让珠珠在这里陪我吧!”

  等林夫人出了门,林太夫人将顾明珠招到跟前“珠珠过来,让我瞧瞧。”

  顾明珠捏着荷包走了过去。

  林太夫人仔细地端详着顾明珠的眉眼,单看相貌顾明珠很是漂亮,不过神情呆滞就像个没有生气的傀儡,只能任人摆布,这样的女子就算漂亮也没有任何用处,她从前还想着等珠珠的病好些了,让她嫁给渭哥儿,可现在珠珠愈发不济事,渭哥儿已是前程似锦,就算她想偏着娘家,两个孩子之间差距也是太大。

  “不知道你母亲都在想些什么,”林太夫人长长地叹口气,“到现在还没打算,若是依着我,万万不能这样下去。”

  顾明珠一直都很安静,林太夫人忽然觉得这样也很是不错“倒是乖顺。”

  话音刚落,就听管事妈妈惊呼“表小姐您快把手里的东西丢掉。”

  顾明珠不理不睬,依旧安静地摆弄荷包。

  “喊什么?”林太夫人皱眉呵斥管事妈妈,“怎么这般没有礼数。”珠珠从进来之后就一直很安静,突然疾声厉色地呵斥,若是被人听到还当是她们故意欺负珠珠。

  “太夫人……我……虫子……表小姐在玩虫子……”

  管事妈妈正在解释,就看到一条虫子顺着林太夫人的衣服向袖口爬去。

  虫子?

  林太夫人吃惊不小,她低下头,果然看到一条百足虫在她衣裙上爬行。

  “啊!”林太夫人脸色大变,再也顾不得什么礼数,站起身抖动起衣衫来,管事妈妈也迎上去一通拍打,三条百足虫相继掉在地上。

  顾明珠蹲下身准备将百足虫收回荷包。

  “表小姐,”管事妈妈惊呼,“千万别再动它们,太夫人怕这些虫子。”

  原来表小姐不声不响是在玩荷包里的虫子,管事妈妈安慰林太夫人“太夫人放心,已经没事,没事了。”

  林太夫人却觉得仿佛有许多条虫子顺着袖子已经爬进了她的衣衫,这样一想,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我要换衣服,快……扶我去换衣服。”

  林太夫人说着大步向内宅中走去。

  嘈杂的脚步声离开之后,顾明珠看地上的百足虫,她记得一共有四条,那么问题来了,另外一条哪里去了?

  ……

  注1林太夫人和林夫人是族中姐妹,老定宁侯去世了,崔祯继承爵位,所以他母亲荣升太夫人,林夫人的这边都还好好的,所以还是夫人。

  综上所述只是称呼问题,两个人不差辈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