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十一章 提醒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6-01 14:47: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崔祯背着手站在那里半晌没有挪动脚步,一直等到顾明珠跑到跟前。

  顾明珠跑得气喘吁吁,脸颊也红彤彤的,见到崔祯也不知行礼,伸手指了指头顶,那只在彩蝴蝶在风中飞舞。

  崔祯看着脸上没有任何戒备和思量的顾明珠,她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玩耍,不会受外面的情形影响。

  金塔寺的事好似也早就被她抛诸脑后了。

  “宝瞳,还要再高些。”

  说完顾明珠向崔祯伸出手:“走,去玩。”手掌张开,一点没有戒备心。

  管事妈妈拉着风筝的线绳走过来向崔祯行礼:“侯爷,您去忙吧,有奴婢在这里侍奉大小姐。”

  管事妈妈说完又向顾明珠:“大小姐,我们去园子里,纸鸢在那里能飞的更高。”

  顾明珠露出欢快的笑容,就要跟着管事妈妈离开,不过走了两步又想到了什么,转头招呼崔祯:“走……去园子。”

  管事妈妈忙道:“大小姐要叫表哥。”

  “表哥。”顾明珠痛快地跟着喊了一声,却忘记自己要与崔祯说些什么,只是再次抬头迎着光眯起眼睛看天空,阳光太过晃眼,她伸出手去遮盖,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褪去。

  来来往往的下人看着顾大小姐这样,也都不由自主地会心一笑。

  自从顾大小姐来着之后,园子里就欢腾起来,顾大小姐虽然有痴傻病,但不会乱发脾气,也不会随便责罚、折腾下人,这样的主子真不多见。

  崔祯抬脚走了过去,伸手接过管事妈妈手中的线绳:“给我吧!”

  管事妈妈不禁一怔,顾明珠心中也不禁惊讶,方才见到崔祯时,她怀疑崔祯会向她询问金塔寺的事,没想到他没有提及,反而要跟着她一起去放风筝。

  大概是要在她轻松毫无防备的时候问话吧?那样也很好,她就是要在他面前展露出这样的一面。

  崔祯是个很自信的人,尤其对身边的人或事,只要他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就不会起任何疑心。

  顾明珠跟在崔祯身边,几个人一起去了园子中。

  崔祯边走边收线,很快纸鸢落入了他的掌心,那五彩翅膀的蝴蝶很是漂亮,仔细看起来上面还引着女孩子凌乱的手印,显然是顾明珠在做纸鸢时留下的。

  进到园子中,崔祯将手中的彩蝶放开,纸鸢再次迎着风飞起来,在崔祯手里越飞越高。

  顾大小姐依旧追着纸鸢跑动。

  顾大小姐就不用说了,小孩子的模样,风筝飞的越高她越是高兴,可是侯爷也难得这样好脾性的时候,就像是在哄自家的孩子。

  林夫人带着人走过来,见到这样的情形上前道:“侯爷费心了。”

  “姨母。”崔祯将手中的线绳交给了管事妈妈,立即向林夫人行礼。

  两个人走到亭子里坐下,林夫人才问起大牢里的事:“那案子可有眉目了?”

  崔祯神情平静:“抓住的那个凶徒是个死士。”

  林夫人惊讶地倒吸一口凉气,这件事远比她想的更可怕。

  崔祯道:“我已经吩咐管事,姨母和珠珠出门多些护卫跟随,以免那些人再寻机会对你们下手。”

  林夫人仔细思量:“是不是与侯爷丢失战马有关?”除此之外她想不出别的缘由,可她不明白,战马失窃,朝廷自会惩办侯爷,那些人为什么要来杀她们。

  崔祯道:“恐怕是要逼着侯爷查明这桩案子,如果珠珠被害,害人的又是盗匪,侯爷会立即向朝廷请命前来山西。”

  林夫人心里一凉,珠珠真的有事,她也定要将那凶徒抓出来为珠珠报仇。

  林夫人似是想通了:“那些人逼着我们去查那桩‘珍珠大盗’案子,所以才会留下珍珠害人,我们侯爷早就不在朝廷任要职,他们怎么还能三番两次地向我们下手。

  先是让侯爷丢了许多战马,现在又来害我们,侯爷不肯入局他们就誓不罢休?多亏珠珠没事,否则……”

  否则他们在痛失爱女的情形下,即便知道这可能是人设下的圈套,也得查下去,他们一心想要查害珠珠的人,可那设局的人既然已经掌控了一切,他们多半会被那些人左右。

  “这些年太子在山西费了不少的心血,”崔祯面色冷峻,“案子查下去,恐怕最终会牵连上太子。”

  提到太子,林夫人脸色更加难看,太子也是他们能招惹的,凡是与太子对上的人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当年皇上立大皇子为太子时,朝野上下议论纷纷,都说太子母亲出身卑微,就算得宠于皇上,为儿子谋得了这储君之位,恐怕也难长久。

  这么多年过去了,朝中你争我斗,梁王、长公主、二皇子,接二连三栽在太子手上,大皇子在太子位上稳如磐石,他的生母也被封为贵妃,名分上屈尊于皇后之下,其实早就代替魏皇后打理后宫事务,四年前贵妃娘娘又诞下九皇子,皇上对贵妃娘娘宠爱愈盛。

  林夫人叹口气:“与太子无关还能查明真相,否则只怕最终此案也难见天日。”大家都知道贵妃和太子的行径,皇后娘娘都做不到的事,谁又能去做呢。

  魏皇后是大周有名的才女,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在闺阁中时,不少的达官显贵都托人上门求亲,最终皇后娘娘嫁给了鲁王,也就是如今的皇上。

  魏皇后嫁过去之后,用了短短两年就让鲁王府上下焕然一新,当年的鲁王还曾许愿,一生一妻绝不纳妾。

  可惜魏氏一直未能有孕,不得不为王府抬了两个妾室,其中一个妾室就是如今的贵妃姜氏。

  姜氏进王府第二年就生下了大皇子,那时候姜氏虽然生下子嗣却并不得宠,鲁王和王妃魏氏依旧感情甚笃,魏家也一心一意跟随鲁王。

  不几年之后先皇驾崩,鲁王正式登基成了如今的皇帝,也是从那开始帝后的感情大不如从前。

  皇后娘娘为了能诞下嫡子,用了许多法子助孕,可最终孩儿都未能保住,连着夭折三个子女之后,皇后的性情跟着大变,时常宫中癫狂,被皇上责罚了几次,虽然没有被废掉皇后之位,却也不能再打理后宫事务,魏家也知进退,见到这种情形,皇后娘娘的长兄以旧疾为由休养在家,过上了子女绕膝的闲散日子。

  就算这样五年前太子和贵妃也没有放过魏家。

  太子杀鸡儆猴算是镇住了朝臣。

  朝野之上谁敢说自己强于皇后和魏家,德嫔的五皇子体弱,安嫔的七皇子年纪尚小,没谁能与贵妃抗衡。

  所以这几年,太子和贵妃开始明目张胆地招揽人手为他们效命。

  想到这里,林夫人的手指冰凉,真的是太子盯上了他们岂会有好事?太子上门让侯爷低头时,侯爷以无心政事拒绝,难道太子这是在惩戒他们?

  林夫人道:“杀珠珠的死士莫非是太子的人?”

  崔祯摇头:“尚不知晓,但我以为太子想要杀人不必借用‘珍珠大盗’之名,也许正好相反,派出死士的人暗中与太子作对,他这样做,想要拉拢更多人一起对付太子。”

  林夫人一时想不出个道理。

  “姨母可知道魏元谌?”崔祯道,“魏皇后长兄的三子,我听到消息他来到了山西,魏元谌奉命查问战马失窃案,也许会找到姨母,姨母要对魏元谌多加防备。

  此人手段阴狠,无所不用其极,不排除会为了对付太子,暗地里用些手段。”

  杀珠珠的人有可能是魏家派来的,林夫人心中又惊又怕,惊的是他们已经被盯上了,怕的是珠珠再出什么闪失。

  崔祯目光微敛:“我一直不想卷入这些争斗之中,我也知道姨母一家的心思与我一样,多加小心总是没错。”

  崔祯说完看向旁边,顾明珠跑累了,正在离他不远处的长廊上坐着休息,两只脚一晃一晃十分自在。

  “有了消息我再来告诉姨母。”崔祯站起身向林夫人告辞。

  “甜。”顾明珠跑过来将手里的蜜饯塞进林夫人嘴中。

  原来顾明珠跑过来是给林夫人送吃食的,崔祯看向顾明珠时,表情尽量温和,面对一个患了痴傻病的少女,自然不能疾厉色以免吓到她。

  “不要乱跑,”崔祯道,“如果出去要跟紧了姨母。”

  顾明珠仿佛听懂了,可转眼她就笑着去搂林夫人的脖颈。

  崔祯转身向外院走去,怀远侯府就算平安度过此事,将来也是不免一直衰落下去,他来提点一声,也是希望顾家不要因此丢了性命,事关朝局争斗,不是一个没落的侯府插手的,魏元谌说不定已经来到太原了,他不想怀远侯府为魏家所用。

  ……

  顾明珠在园子里玩了一个时辰,耗尽了体力,靠在林夫人肩膀上,眼皮开始发沉。

  “珠珠,回去睡,听话。”林夫人说着看向宝瞳。

  宝瞳急忙将顾明珠扶起来,顾明珠不情愿地一步步向前走去。

  “宝瞳,我要吃蜜果子。”

  “奴婢这就出去给您买,您睡醒了就能吃到了。”

  林夫人眼看着女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这才又嘱咐了下人好生看护小姐,这才带着管事妈妈离开。

  宝瞳也出门去买顾明珠说的“蜜果子”。

  顾大小姐将甜食都叫成“蜜果子”,也只有宝瞳才能买到顾大小姐愿意入口的甜食,所以这差事谁也替不得。

  半个时辰之后,宝瞳回到屋子里,顾明珠已经在翻看医书了。

  宝瞳颇为得意地道:“大小姐,那边传回消息了。”每次顺利将消息取回来,她都觉得自己好生厉害。

  将竹筒里的纸笺取出,顾明珠看到了上面画的东西。

  “这是鬼画符?”宝瞳又看不懂了,使劲地揉着眼睛。

  “画的是个人。”

  宝瞳嫌弃地道:“那可真丑,连鼻子眼睛都没有。”

  “不用画那些,”顾明珠伸手指过去,“他这是告诉我,这人都哪里受过伤,身上有没有特殊的痕迹。

  想要知道这个人都做过些什么,不一定要他开口说,从他身上也能发现端倪,他们做过的事,都会在身上留下一些印记。”

  说完这些,顾明珠皱起眉头,这个凶徒要死了,不是因为被她从山坡上推下,也不是因为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而是他本来就生了重病,已经活不久了。

  而且这种病,她还见过,不但见过,而且还时常会给这样的病患送药。

  顾明珠看向桌子上的医书,难道她要从这里入手吗?

  看来今晚又要做一次夜游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