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九章 害怕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5-31 16:01: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聂忱走进了崔家大门,被人带去了前院的书房之中。

  定宁侯府崔氏,太祖时立下大功授丹书铁券,如今已经传了四代,第三代定宁侯在边疆打了败仗,葬送了几万雄师被朝廷责罚,从此不得重用,崔家也开始显出败象,直到十三岁的崔祯偷偷离开家边疆投军,才算逐渐扭转了定宁侯府的局面。

  崔祯总会挑选出挑的崔氏子弟带上战场,有意的培养族中子弟,可见崔祯是个目光长远之人,所以与这位侯爷相处,要愈发多几分小心。

  聂忱见到屋子里的两个人,立即向主位上的崔祯行礼:“聂忱拜见定宁侯爷。”

  语毕又转向崔渭,唤了一声:“崔大人。”

  崔渭伸手道:“聂先生请坐吧!”

  下人端了茶上来,轻轻地阖上了书房的门。

  崔渭接着开口道:“聂先生可知我们为何请你前来?”

  聂忱点点头:“侯爷和崔大人为的是太原城内的几桩案子。”

  聂忱不等崔祯和崔渭再问话,接着道:“在下常年在坊间行走,做的都是走镖、缉捕朝廷悬赏的逃犯、为朝廷探查案情之事,能被侯爷唤来崔家,定是与这些有关,太原府如今闹得最大的就是盗匪案,侯爷是想要在下在坊间帮侯爷查问消息。”

  聂忱说完话抬头直视崔祯:“不过在下这样行走坊间的人,也有自己的规矩,在下事先向侯爷禀告,以免日后侯爷怪罪。”

  崔渭微微皱眉,侧头看了一眼崔祯,见崔祯脸上没有怒容,这才松开了眉角,不过这次却没有擅作主张回应聂忱。

  崔祯道:“说吧。”

  聂忱这才道:“我们这种人乃市井小民,靠的是朝廷悬赏过日子,让我们查案,我们只会在意案子本身,绝不敢妄议权贵和时局。”

  这话说的十分含蓄,崔祯目光深沉,这聂忱的意思是说,只会拿钱为他办事,不会依附他成为崔家的人,他还没有开口提及这些,聂忱拒绝的倒是很干脆。

  崔祯看一眼崔渭,崔渭掀开茶盘上的遮盖,茶盘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十个20两的银锭。

  聂忱站起身:“多谢侯爷。”说到这里不禁脸上露出些迟疑的神情。

  “怎么?”崔渭看出端倪,“嫌银子不够?”

  聂忱道:“在下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侯爷对此案应该有些线索,这一点恐怕衙门都及不上,为何会召在下这样的人前来。”

  崔祯抬起眼睛,目光中略微带着几分杀气,那是常年驰骋沙场的武将才会有的威势:“你知晓些什么?”

  聂忱不卑不亢:“周家女眷不曾带消息给侯爷吗?”

  崔渭脸上惊讶的神情一闪而逝,崔祯面色却依旧平静:“你怎知周家女眷会带消息给我?”

  聂忱道:“那要从近来山西的几桩盗匪案说起。”

  去年山西旱情,朝廷虽下发了赈灾粮,却还是因此多了不少流民,入春之后开始有流民踞山作乱,府衙发了种子和田地进行安抚,让流民耕种恢复农事,此举甚为有效,山西的流民也算得到了控制。

  谁知入夏之后,又开始发生盗匪案,那些大商贾有镖局押送货物他们不敢下手,那些独自行走的小商贾屡屡受害,太原府同知亲自查案却一无所获。

  这些情形崔祯、崔渭自然早就知晓,聂忱也不多说:“那些盗匪案中商贾虽丢失了财物,却不曾有人因此丧命,直到丁老爷那一桩案子,盗匪不但抢夺了丁家的财物,还向丁家商队所有人下了杀手。

  丁老爷重伤后侥幸逃脱,在官路上遇见了周家女眷的车马,等府衙的人赶到时,丁老爷已经丧命了,丁家人死状十分凄惨,特别是丁老爷父子全都受过折磨,这样的情形要么是凶徒泄愤,要么是想要从他们口中得知什么消息。

  我一路追查也想找到其中的线索,知晓了周家女眷在太原府落脚,就在周家女眷到定宁侯府做客当日,侯爷也从宣府赶回,于是大胆猜测,周家女眷也许从丁老爷身上获知了一些重要的线索前来交给侯爷。”

  望着沉默的崔祯,聂忱道:“难道我猜错了?周家女眷并没有拿到线索?”

  “拿了,”崔祯淡淡地道,“但未能交到我手中。”

  聂忱脸上立即浮现出惊讶的神情:“怎会如此?难道周家女眷半路被人盯上了,所以……”

  崔祯接着道:“那线索是在崔家丢失的。”

  聂忱神情反而平静下来:“这就是侯爷寻我来问话的原因。”面色虽然恢复如常,他心中却并不平静。

  他与长老爷分头去寻找丁家案的线索,在长老爷宅院中,看到那张舆图他就知道长老爷得手了,不过他想不到长老爷是如何找到的。

  听到定宁侯的话,他才清楚其中细节,周家女眷拿着线索来到崔家,原本要转交给定宁侯,却被长老爷拿到手中。

  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到线索却没有被定宁侯抓到。

  长老爷当真是厉害,怪不得每次查案都能抢先他一步,千金易得,良师难求,长老爷不但是他的恩人,也是他半个师父,他日后要多向长老爷请教。

  崔祯道:“你可知太原府内有没有一个轻身功夫极高之人?”

  聂忱不禁道:“侯爷指的是?”

  崔祯道:“我看到那人的身影,却没能将他追上。”事后他带着人将崔家上下盘查一遍,确定那人已经不在宅院中,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人在他们眼皮底下离开了。

  聂忱摇摇头:“太原府悬赏捉拿盗匪,最近坊间的确来了不少好手,但能够在侯爷面前逃脱,避过崔家的护卫的绝非寻常人。”

  崔祯道:“如果看到这样的人,立即要送信来崔家。”

  聂忱应声:“拿了侯爷的赏银,在下必当尽心尽力,坊间探听到任何消息都会禀告给侯爷。”

  崔祯站起身:“等会儿与我一起去府衙大牢。”

  崔祯快步走出屋子,崔渭立即跟了上去,兄弟两个走到内院里,崔渭忍不住道:“大哥为何要将丢失线索的事告诉那聂忱?”

  崔祯跨进东院内室中:“既然要他查案,就要说清楚。”

  崔渭不明白:“大哥之前还犹豫用不用坊间之人,怎么会突然拿定主意?”

  崔祯目光闪烁:“你有没有想过,今日在金塔寺,珠珠若是遭人毒手,结果会如何?”

  崔渭抿了抿嘴唇:“怀远侯必定要追查此案,不找到凶徒绝不罢休。”

  怀远侯在政途上没有建树,但是对妻女却格外的爱护,这次丢失马匹,怀远侯宁愿承担罪责被罚,不曾有任何辩驳的话,可如果涉及妻女结果就会不同。

  崔渭道:“大哥是担心有人故意将勋贵卷入其中。”

  “少用我们的人手,免得被人算计,”崔祯道,“如果就是简单的盗匪案,没有人在背后操控那是最好,万一有人想要搅动风雨,我们还能为自己留下退路,用坊间的那些人查案,他们并非属于我们定宁侯府,他做的事可以与我们有关,也可以与我们无关。”

  崔渭躬身:“还是大哥深谋远虑,”说着叹口气,“朝廷内斗不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除此之外,”崔祯道,“还要防备魏家人。”

  “我始终不明白,那魏元谌为何总与大哥作对,”崔渭道,“我们崔家与魏家从未有什么过节,那魏元谌却三番两次驳大哥的面子,仗着外戚的身份就任意妄为。

  魏皇后膝下无子,将来不管哪个皇子登基,魏家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处处树敌对他绝非好事。”

  崔祯吩咐道:“不能小觑他,魏家出名将,就连皇上都心生忌惮,你哪里来的胆识大意轻敌?”

  当今皇上在潜邸时,为了稳固自己的势力,娶了魏氏为妻,登上皇位后,又恐魏氏权大加以制约。

  好在魏皇后先后生的两个皇子都纷纷夭折,第三胎的公主也只活了三日,魏皇后因此心灰意冷不再求孕,五年前魏家被卷入谋反案更是元气大伤,魏皇后担惊受怕以致重病缠身,时至今日魏家对皇上已构不成威胁,皇上终于可以安心用魏家这柄利刃披荆斩棘。

  不管魏家和魏元谌最后结果如何,至少现在谁与魏家对上都不会轻松。

  “走吧,”崔祯道,“先去大牢里看看。”

  ……

  “香不香?”林夫人吩咐人将熏香点上,笑着看顾明珠。

  顾明珠点头:“香。”说着她深深地打了个哈欠。

  看着女儿的憨态,林夫人笑容更深了些:“那就早些睡吧。”这香有安神的作用,她是怕珠珠受了惊吓,晚上会睡不安稳。

  顾明珠乖顺地闭上了眼睛,本意是要装睡等林夫人离开,谁知迷迷糊糊中倒真的睡着了。

  她依稀梦到了前世的情形,她提着药桶走在漆黑、潮湿的大牢中,最终停留在一个牢房外,草堆上蜷缩着一个人影,她将手里的黍饼掰碎送入那人嘴里,那人昏迷之中不肯张嘴。

  “吃吧,不吃就真的要死了。”她张嘴劝说,也不知他到底有没有听到。

  他的身上滚烫如火炭,她将冰凉的手压在他额头上,似是在对他说话,也似是在劝说自己:“活着才有希望。”

  “小姐。”宝瞳的声音传来,顾明珠豁然惊醒。

  奇怪了,她好久没梦见前世的事了,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难道真的被吓到了?

  可她明明没有害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