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六章 猎物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更新时间:2020-05-31 16:01: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林夫人看着顾明珠手上的珍珠,不禁失笑。

  这孩子,无论什么东西在她眼里都是那么的新奇,捡到一颗珍珠就高兴成这般模样。

  林夫人看了道:“八成是哪个女眷掉在这里的。”

  “我的。”顾明珠宝贝似的将珍珠紧紧地握在手里。

  “好,”林夫人笑着摸了摸明珠的头,“你先拿着,若是有人来寻,我们再还给人家。”

  顾明珠点了点头,将珍珠小心地放进了自己的荷包中。

  “走吧,”林夫人道,“一会儿法会上不要多说话,我们就祈福让你爹爹平平安安。”

  顾明珠跟着林夫人向前走去,方才她的声音很大,应该很多人都听到了,那躲在暗处凶徒如果想要向母亲下手,更会时刻注意这边的一举一动。

  他们的追逐从现在正式开始。

  当年在大牢之中,她学到了许多闺阁女子永远都不会知晓的事。

  何处杀人最方便,何处掩埋尸身不易被官府查到,怎么躲避官府的缉捕,严探花说过想要抓住凶徒,就要了解他们。

  官和贼,杀人者和被杀者,不到最终没有定数,你追我逃,谁弱谁就会变成猎物,谁弱谁就会被杀。

  只要了解那凶徒的想法,就能将他引入局中。

  一个人独行在僻静之处会增加危险,但人多的时候同样不安全,尤其是许多人聚集在一起,旁边又有护院和衙门的人守着,不由自主地就会放松警惕。

  法会开始之后,女眷们全神贯注地听讲经,对周围的变化一无所知,被人盯上仍旧浑然不觉。

  谁也不能想到,佛门净地,众人祈福之时,有人却在等待时机害人。

  就在法会散了之后,许多人要去送供奉,剩下的女眷会被迎客僧引入禅房中等待,那是最好的动手时机。

  她不能等到那时候,身边太多来来往往的人,局面不好掌控,而且她不能断定,她取了珍珠之后,凶徒是不是就放过了母亲改成来害她。

  所以要在那之前,她要先动手,让躲在暗中的凶徒被她牵制。

  法会刚过了一半,顾明珠开始晃动身子,林夫人看着紧皱眉头的女儿,忙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顾明珠看着母亲,堵起了嘴:“我想去……”

  林夫人明白过来,时间太久了,珠珠大约想要去净房,她站起身准备陪着女儿一起前去。

  “夫人,”周三太太发现蹊跷叫住林夫人,“如璋陪着珠珠去吧,一会儿我们还要送供奉。”

  周如璋在母亲的目光下,不情愿地点了点头,方才见到林夫人和崔四太太之后,母亲立即上前热络地话家常,这样一来她自然躲不过要与顾明珠相处。

  林夫人看了看四周护卫的人,多了几分安心,低声吩咐管事妈妈:“请小沙弥帮忙安排一间禅房,让珠珠就在后院禅房里等着我。”

  僧人将顾明珠几人带着去了后院。

  周如璋看着那一举一动都透着傻气的顾明珠,立即想到荷包被丢入湖中的那一幕,与其面对这样一个傻子,倒不如找其他女眷说说话,也许还能打听出些消息。

  姐夫现在对她已经很是恼怒,再这样下去,她就真的没机会进崔家的大门。

  “明珠妹妹,你先在这里歇一歇,”周如璋道,“我想起来还要结缘两本佛经带回去供奉,等一会儿夫人就来了。”

  周如璋脸上的笑容已经十分勉强,再多留片刻,或许她就会失仪,不等顾明珠再说话,她转身走出了门。

  片刻功夫就有僧人送来了茶点。

  宝瞳倒了杯茶递到顾明珠面前,茶看着不错,素点心闻起来也很香甜。

  宝瞳道:“小姐,你怎么不尝尝?”

  “你吃吧。”

  听到小姐的话,宝瞳忍不住去拿了块米糕。

  “小姐不是很喜欢吃这样的素点心的吗?”

  宝瞳将米糕送到嘴边,刚咬了一口,就听到耳边传来顾明珠的声音:“这样的寺庙做出的素点心一定很好吃,可惜了……”

  宝瞳下意识地停住了嘴。

  顾明珠接着道:“可惜我不想瘫软半个时辰。”

  宝瞳慌忙将嘴里的米糕都吐出来,神情颇为哀怨:“这……这里面被人下了药?小姐您怎么不早说。”

  顾明珠站起身整理一下衣衫:“我要出去了,你就在这些休息,若是实在睡不着,就吃些糕点,那味道闻起来是曼陀罗花而非草乌,吃了也没有大碍。”

  “小姐自己出去怎么行,奴婢得护着您。”

  “今日不同,”顾明珠道,“你跟着我难免要打草惊蛇。”

  禅房外有个人一直等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正想要查看禅房里的情形时,禅房的窗子忽然打开了,顾大小姐踩着木榻从窗口爬出来,追着蝴蝶越跑越远,禅房里的丫鬟靠在木塌边,仿佛已经睡着了。

  显然丫鬟吃了他下药的糕点,顾大小姐没有吃,不过落了单的顾大小姐已经成了俎上鱼肉。

  顾大小姐一路走,一路去采野花,沿着禅房旁边的小径向山坡上爬去,一时起了玩性,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不知是顾大小姐运气不好,还是他今日太过顺利,竟然没有人注意到顾大小姐的动向,他跟在顾大小姐身后,一起向山坡上走去,那里会成为顾大小姐的丧命之地。

  顾明珠一直走得额头上出了汗,才停下来歇脚,她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碧空如洗,正是骄阳炽烈时。

  她之所以选择爬上山坡,是从这山坡另一头下去就是存放金塔和高僧舍利子之处,既然他们借着“大盗”的名头来害人,就要做的缜密些,必然会去取些财物做遮掩,在这里害了她,就能走另一条路去盗宝,实乃一举两得,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那人定会按捺不住动手。

  顾明珠将采来的花都抱在怀中,慢慢地靠向那平台处。

  平台足够高,若是她这样的内宅女子失足摔下,必然凶多吉少,但换做会些拳脚功夫的人,可以保住性命。

  她不想让那人跌下去摔死,留下一条性命以便府衙审问。

  顾明珠走到平台边,蹲下身来摆弄旁边的野花,嘴里含含糊糊地哼着曲调,不时地用手去抓抓发鬓,露出小孩子的憨态。

  一条人影终于从树后走出来,慢慢地向顾大小姐靠近。

  他本来的目的是林夫人,可顾家傻女却撞了上来,顾大小姐不但拿了那珍珠,而且半途离开了法会,又从禅房里跑出来,孤身一人摸上了山,他还以为众目睽睽之下害死怀远侯家女眷不容易,如今却只要一伸手就能达到目的。

  身后的人影渐渐靠近,顾明珠却什么都没察觉,她的目光落在一朵更加漂亮的野花上,伸出手要去折来,大半个身子慢慢地探了出去。

  跟在顾明珠身后的人见状立即猱身而上,手臂直奔顾明珠后背,虽然对付的是个女子,他却也用足了力气,必须一击得手。

  却在这一刻,一道强烈的光突然刺向了他的眼睛,他眼前顿时白茫一片,惊诧之中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措手不及,还未稳下心神,腰上传来一个力道,狠狠地将他的身体向前推去。

  脚下是细滑的砂石,加之方才他飞扑上前本就没有了重心,他竟然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就这样摔下了山坡。

  看着那凶徒向下坠落的身影,顾明珠翻开手,手心中躺着一面小巧的铜镜,一切都如她设想的那般顺利。

  她有些开心,却也有些失落,这样的凶徒八成只是马前卒而已,只希望能从这凶徒身上获得些线索。

  接下来她该大声喊叫,将所有人引来,念头刚刚闪过,却听到树枝断裂的响动。

  还有其他人在这里。

  不会是那人的同党,否则方才紧急关头就该伸手相助。

  既然不是同党,却一直藏匿在旁边不曾现身,是对她方才做的事起了疑心,还是另有其他目的。

  “宝瞳……”

  顾明珠脚下一软,跌坐在那里,整个人慌乱起来。

  “宝瞳,你在哪?”

  惊慌失措中,少女的声音变得沙哑,她仿佛没有发现自己也在慢慢地向山坡下滑去,很快也要与那凶徒落得一样的结果。

  就在她身体已经下去大半时,一条绳索卷住了她的腰身,她整个人被拉扯着拽了上去。

  顾明珠转过头,看到了一双幽深的眼眸,那人面容严峻,目光冰冷,正静静地望着她,仿佛透过她的眼眸,窥探到她的秘密。

  她立即变得更加慌乱起来,眼泪不停地从脸颊上滑落,不敢发出半点的响动。

  “大小姐,大小姐……”

  呼喊声传来。

  “珠珠……珠珠……”

  听到这声音,顾明珠脸上涌出了喜色,艰难地爬起身,就要向前走去,却“忘记”了腰间还束着绳索,她结结实实地被绳索绊了一下,整个人就向那男子扑了过去。

  顾明珠下意识地伸出手,张牙舞爪地扒住了那男子的衣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