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吻总裁一百次 第785章 花天酒地

小说:深吻总裁一百次 作者:慕浅霍靳西 更新时间:2020-07-16 11:45: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眼见着这俩人瞬间就一团和气并且还抱起团来,慕浅瞬间没有了兴趣,哼了一声之后,转头就下了楼。

  楼下,容恒一见了她,立刻八卦起来,“楼上什么情况?”

  “岳慈婿孝。”慕浅翻了个白眼,回答道。

  容恒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她说的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不由得挑了挑眉,“可以啊,宋老这么难应付的人,霍靳北他也能这么轻松地搞定。”

  “你知道为什么吗?”慕浅还记着霍靳北对她的批判,冷哼了一声道,“就是因为他们俩脑回路都不正常。”

  容恒瞥了她一眼,“论不正常,还有不正常得过你的?”

  慕浅闻,瞬间冷眼扫向他,“大早上的,你来我家干嘛?”

  被她一怼,容恒瞬间忘了自己在这里的目的,“我来看看祁然,看看悦悦,不行吗?”

  “你会有这么好心?”慕浅说,“还不是想要拿我儿子女儿的动态去勾引沅沅。切,这种动态呢,我会亲自跟她分享,就不劳烦你了。”

  “管得着吗你?”容恒说,“祁然和悦悦也乐意让我见,你凭什么说不。”

  慕浅忽然就冲他笑了笑,得意地扬起眉来,“就凭,再过几天,我就亲自带他们俩去巴黎探望沅沅,至于你,就留在桐城干瞪眼吧!”

  一听这话,容恒果然瞬间瞪起了眼睛,“你你你……你要过去?什么时候?去多久?”

  慕浅摇头晃脑地哼哼起来,唇畔笑容愈发得意。

  容恒顿时又急又气起来,将慕浅瞪了又瞪,才终于又开口道:“你给我个具体时间,我好准备一些东西让你带过去给她!”

  “我觉得我家沅沅什么都不会缺呀。”慕浅回答了一句,“需要你带什么东西呀?”

  容恒又被气了一回,却也只能咬牙忍了,道:“你过去,多拍点她平时的动态,我好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工作和生活的。”

  慕浅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后她才忽然又想起什么来,抬眸看向他,“你想知道沅沅最近的工作动态,其实可以问你哥啊,他这两天不是正在巴黎吗?”

  “什么?”容恒脸色微微一变,“他也去了巴黎?”

  “你不知道吗?”慕浅说,“不过他去巴黎也正常啊,毕竟有他心心念念的人在那边呢,他又是个自由身,随时想去就能去啊——”

  不待她说完,容恒已经拍桌而起,愤而离去。

  慕浅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大笑出声。

  “你啊!”霍老爷子瞥了她一眼,“明知道他想沅沅,还这么逗他,就不怕把他给逗坏了。”

  “谁让他攻击我。”慕浅说,“再说了,我是真的要去看沅沅,又不是假的!”

  因为这一桩行程规划,临行前的一段时间慕浅的心情都非常好,然而这段时间里,霍靳西却忽然变得异常忙碌。

  从前无论如何一天也要陪女儿吃两顿饭的人,居然连续有两天早上出门之后,一直到半夜才回来。

  这样的情形自从慕浅生产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因此一时之间,她竟然开始不适应起来了。

  第三天晚上,慕浅自睡梦之中一觉醒来,枕畔仍然是空的。

  她连忙抓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居然已经凌晨两点,而这个时间,霍靳西居然还没有回来?

  她不由得坐起身来,正准备给霍靳西打个电话时,忽然就听见了楼下传来隐约的动静。

  慕浅重新躺了下来,没一会儿就听到了霍靳西进门的声音。

  然而不同寻常的是,霍靳西一进屋,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他的宝贝女儿,反而径直走进了卫生间。

  等到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水声之后,慕浅火速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卫生间门口,拿起霍靳西脱下来的衣服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这一闻她险些没晕过去——一股子浓烈的烟味、酒味,还伴随着一丝隐约的香水味,简直要多难闻有多难闻。

  慕浅立刻丢开那些衣服,跌跌撞撞地回到床畔,盘腿坐在床尾,不动了。

  没过多久,霍靳西就拉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来。

  一眼看到坐在床尾的慕浅,他微微一拧眉,道:“吵醒你了?”

  “没有。”慕浅抱着手臂回答,“臭醒我了。”

  霍靳西听了,瞥了一眼他刚才换下来的衣服,这才道:“在抽烟的房间里待得久了些。”

  “哦,抽烟的房间啊?”慕浅说,“我还以为你是在公司加班呢,原来是吃喝玩乐去了。”

  霍靳西走到床畔小床处,低下头来亲了亲悦悦熟睡中的小脸蛋,这才回到床边,伸出手来抱住慕浅,道:“虽然不是在公司加班,但也是为了公事在忙。”

  “那过两天一起去巴黎的计划呢?”慕浅说,“我看你这么忙,应该是要取消了吧?”

  听到这个问题,霍靳西不由得又微微拧紧了眉,随后才道:“不如推迟一些?”

  “不行。”慕浅说,“我都跟沅沅约好了,爽约的话,她会很失望的。”

  霍靳西听了,一时沉吟,没有说话。

  “看起来你是真的打算放鸽子啊?”慕浅咬了咬唇,道,“我带着祁然和悦悦一去就是一个礼拜,你舍得你的宝贝女儿吗?”

  霍靳西抬眸看向她,说:“那不如你不要带悦悦过去?”

  慕浅一把伸出手来按住自己的心口,“哦,等于我跟祁然一个礼拜不见,没有任何问题。你的宝贝女儿才是你唯一舍不得的,是吧?”

  慕浅一面说着,一面就倒在了床上,伸出脚来飞快地往他身上踹。

  霍靳西一把捉住她的脚,放到唇边亲了一下她的脚背,随后才道:“我忙完手头上的事,带悦悦飞过去汇合你们就是了。”

  “你想得美!”慕浅咬牙道,“你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完了,回来还想有女儿可以见,做梦去吧!儿子、女儿我都会带走,一个都不会留给你,我带着他们陪沅沅长居法国,再也不回来了,你尽情花天酒地去吧!再没有人妨碍你!”

  霍靳西任由她嚷嚷着不满,手却仍旧捉着她的脚不放,一直等到慕浅耗光力气,无力躺倒在床上,他才松开她的脚,倾身压了下来。

  慕浅自然是不乐意的,可是被他亲着哄着,不知不觉地就做了一回。

  结束的时候她一身是汗,准备去卫生间洗洗的时候,又看到他的衣服,才想起来问了一句:“你到底跟什么人在一起啊?弄得身上这么臭!”

  霍靳西听了,只是淡淡回了三个字:“有钱人。”

  “土豪?”

  “隐形富豪。”

  慕浅回头看了他一眼,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