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神医 两千两百四十九章柳暗花明

小说:天师神医 作者:抽刀断水 更新时间:2020-09-20 20:14: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千两百四十九章柳暗花明王欢此时单膝跪地,真元几乎耗尽的他已经无法在维持诛仙剑阵。

  残缺的阵图加上自己以身化阵,全力的一击下瞬间抽干了自己的真元。

  望着那不远处的灵山天尊,内心感到无比的绝望。

  若是此时灵山天尊发难,那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灵山天尊并不知道王欢所想。

  他看着诛仙剑阵攻势之处!烟尘弥漫,还夹杂着阵阵闪电。

  若是自己被直接击中,哪怕不是在此地得脱层皮。

  心中不由感叹:“果然是仙域第一杀阵,此等威力,怕是自己挨上也得脱层皮吧!”

  “这还是在王欢这名封王不到数年的人驱动的,倘若让天尊级强者驱动……!”

  灵山天尊不敢往后想了。

  同时,又感觉自己得到了莫大的机缘,先是白龙长矛。

  在他看来现在兽天尊在这么强的攻势下,最少也是重伤。

  现在将其夺走,还不是手到擒来!若是再将王欢拿下,抖出他所有的秘密。

  自己以后岂不是能在仙域横着走!想到此处的他居然放声大笑起来。

  心有所感的王欢听见这笑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连忙说:“灵山前辈,你以大欺小便算了,你不会还想乘人之危吧?

  若传出去,你不怕天下人耻笑?”

  灵山天尊此时心情大好,没有理会王欢的嘴炮。

  大手一挥,便将兽天尊那处遮天蔽日的尘土吹去。

  烟尘散去,只见一个巨大的深坑中有一名衣衫破烂的人,正是兽天尊!现在的他跪在地上,双手撑着白龙,偻着腰,低着头,也不知是死是活。

  那还有之前那翩翩公子的形象。

  看见兽天尊这般模样,灵山天尊转而对着王欢笑道:“小子,这份功劳我记住了。

  到时说出自己的秘密后我会让你死得痛快点。”

  说完便朝坑底飞去。

  没过多久,灵山天尊便抵达了兽天尊的身旁。

  正当他伸手去拿白龙时,兽天尊浑身真元暴起,瞬间将他弹飞。

  而兽天尊也缓缓的站了起来。

  “怎么可能?”

  灵山天尊惊呼道。

  兽天尊冷冷地看着灵山天尊,只是冷哼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转而朝坑外望去。

  王欢也觉察到了坑底的异变,旋即爬到坑边。

  四目相对!王欢能感觉到那犹如九幽玄冰般的眼神中那深深的杀意。

  “这兽天尊是属蟑螂的吗?

  这都没事。”

  王欢看得真切,兽天尊所爆发的真元,完全没有像受伤的样子。

  也就是说刚刚他那全力一击。

  除了让兽天尊看起来有些狼狈和更加愤怒外,并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效果。

  “怎么办,怎么办……!”

  王欢脑海中迅速的思考怎么才能避开此劫。

  “我甚至都忘记了我还能这样愤怒。”

  “很好,你真的很好!”

  兽天尊越说脸部越狰狞,到最后眼睛充满血丝地看着王欢!几千载了,自从他成为天尊以来,他就没有遇到什么事能让他生气的事。

  而今天王所对他所做的事,几乎让他失去理智。

  他从未有过如此迫切地想杀死一个人过。

  没等王欢有多余的时间考虑,兽天尊真元爆起,朝王欢杀来。

  速度竟比刚才还快上几分,也不知是愤怒还是其他原因。

  王欢看见杀来的兽天尊,已然绝望了。

  哪怕是自己回复真元的速度很快,但眼前根本不足以与其对抗。

  “躲,能拖一秒是一秒。”

  王欢把希望寄托在不远处倒在地上的几人身上,只求他们赶快了。

  然而兽天尊得到白龙加持的速度根本不是王欢所能躲过的,眨眼间白龙长矛就已经刺到了自己身前。

  王欢下意识的想避开这一击,但他突如发现,自己无论对身体下达怎么的命令,身体却纹丝未动。

  王欢大惊:“莫非老天爷也想让他死?”

  夹杂着破空声,白龙长矛已经触碰到了他的额头,下一秒就要将他脑袋给贯穿。

  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王欢以一个险之又险且及其刁钻的角度避开了这贯脑攻势。

  白龙长矛贴面而过,虽是避过致命一击,但白龙所携带的风刃却在王欢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兽天尊也是略显愕色,同时白龙长矛由刺转扫,往王欢的头劈去。

  可王欢却再次避开了这致命一击。

  “这是?”

  王欢心有余悸地惊讶道。

  刚刚这个动作可不是自己下令完成的,同时他也认为这不是人能够完成的,仿佛自己提前知道兽天尊的攻击一般。

  “难道老天爷是在帮我。”

  王欢心中想道。

  兽天尊可不怎么想,一次或许是偶然,但两次就让他看出了端倪。

  他发现王欢身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青色真元。

  旋即对着虚空出声问道:“莫非悬丝道友要管这份闲事?”

  “悬丝天尊?”

  王欢不是傻子,瞬间就明白了是十天尊之一的悬丝天尊救了他。

  同时也感觉到了身上那层真元。

  可他却是有些疑惑,自己与悬丝天尊并没有什么瓜葛,对方为什么要冒着得罪同为天尊强者的兽天尊而救他。

  “难道是实力太强了找事解闷?”

  在王欢看来悬丝天尊可能掌握着时间的规则,能看见未来。

  不然刚才那几乎像似早已知道兽天尊攻击的躲避根本无法解释。

  如若如此,那悬丝天尊极有可能是十天尊最强的。

  还没打就怎么你要干什么,你说还用得着打吗?

  王欢想归想,嘴上却一点也不马虎,对着虚空中喊道:“悬丝前辈,救命啊!灵山与兽天尊两位前辈简直就是为老不尊。”

  “不仅以大欺小,还以多欺少。”

  兽天尊还好,还被愤怒支配的他根本就不在乎王欢怎么说。

  但身在坑下的灵山天尊听到王欢此话,脸都紫了。

  身为天尊,本就好要面皮。

  被王欢这么一说,无疑是扯下了他的遮羞布。

  难免脸上有些挂不住!与此同时虚空当中传来响声。

  “哈哈哈,府君道友,这便是你经常说起的王欢小友,果然有些意思。”

  话音刚落,一黑一青两道人影便出现在众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