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 092 世间之美好

小说:如意事 作者:非10 更新时间:2020-07-13 18:06: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许明意微微抓紧了手指,压下翻涌的心绪,一瞬不瞬地看着老人:“可如此一来,夏家定会察觉是我们镇国公府在背后推动此事,孙女担心夏家会暗中报复针对”

  “难道没有此事,他夏廷贞便会待咱们镇国公心存仁善了占家为夏家所用,多番欲探听我府中之事,单此一点,足可见夏家之用心”

  镇国公拿不以为意的语气同孙女说道:“更何况,此事错在他夏家而如夏廷贞这等肚子里装着一堆弯弯绕绕的货色,一贯顾所谓大局,我谅他也没那个胆量敢同老夫硬碰硬即便他真要另使什么阴招儿,也没什么可怕的,既然迟早都要对上,早解决了早睡安稳觉嘛也不是什么坏事”

  许明意听得险些要笑出声来,眼圈却微微泛红。

  “公道不能只在人心”老爷子轻轻拍了拍孙女的肩膀,声音缓和下来:“放眼京中,若连咱们镇国公府都不敢替她们去争这个公道,便真正无人能帮她们了。”

  闻得此,女孩子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伸出手抱住了面前的祖父。

  她知道,看似脾气暴躁不好说话的祖父实则暗中帮过许多人。

  祖父说过,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靠得不仅是自己的能力,还有一份好运气。

  而世间的运气是有限的,被他得去了,与他一样有能耐的人便注定只能丢了这份时运。

  所以当他得到这一切好处之后,要存有一份感恩与敬畏之心,不能因此忘形忘本,对于值得相帮之人,暗中便要帮上一把不为施恩于人,也并非是要彰显心善,只是有什么能力做什么事,为自己心安而已。

  她有着这世间最好的祖父

  而徐英这件事情于她而,并不是一件小事。

  她一贯也称不上多么心软,可今日之所见,无一处不叫她愤怒异常,她想做这件事,却又因前世之事而不得不瞻前顾后。

  前世失去家人的经历,叫她看似愈发坚硬,实则内心胆小了许多。

  说句怂些的话,她这是被吓破胆了。

  换作往常,无知无畏的她哪里会去顾及这些,定是正如祖父那句话想做什么只管去做了

  可她如今真的变得过分胆小了,遇事总要去想最坏的那个结果。

  这一刻抱着自家祖父,感受着来自家人给的底气与力量,她才算真正说服自己未雨绸缪断没有错,但若一味计较得失,那便注定只有“失”了。

  父亲曾同她说过,人活在世,若论得失,心安便是“得”。

  “祖父知道,你是个执着的孩子若是不叫你去做,你必是无论如何也过不了自己心中这一关。”镇国公慈爱地轻轻拍了拍孙女的后背,道:“若当真做不得,祖父也不可能由你胡闹,凡事量力而行,这不是刚巧咱们家还有做这件事的能力么”

  说句凉薄些的话,这件事情,若换作是他,他并不见得会去插手。

  但昭昭亲眼看到了,撞上了,且她想做,那便不一样了。

  他并不是为了做好事而毫无底线的人,这世间不公之事遍地都是,便是想善良,却也要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份能力,否则便成了犯蠢。

  而犯蠢的善良,是没有意义的。

  他选择保护孩子的善良,也要提醒她该守住那一条线。

  “祖父说得对。”

  许明意平复了情绪,站直了身子,将眼泪擦去,道:“孙女心中有分寸在,定会谨慎行事。”

  而她既然决定要去做了,这件事情的意义,便不止是帮徐英了。

  祖孙二人又细谈了接下来要如何做才最为妥当周。

  最后,镇国公对孙女讲道:“凡事尽力便可,真做不成,切记也不可再强行为之。”

  在这京城之中,想要动夏家的二公子,终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许明意点头。

  “孙女记下了。”

  镇国公半开着玩笑道:“回去歇着吧,这是场硬仗,须得养好精神。”

  许明意应下,行礼后退了出去。

  看着孙女的背影,镇国公心底只觉得对日后有可能会面临的风雨,又多了份把握。

  云伯走了进来。

  “给我拿本兵书过来”

  镇国公在椅中坐下吩咐道。

  云伯不禁一愣:“您这是不睡了”

  镇国公睨他一眼:“叫你拿你就去拿,年纪越大话越多了。”

  他的孙女这般中用,他心情好得要命,哪里还有什么困意

  云伯连忙去了。

  在书房点了灯,又凭着直觉挑了些兵书,这般一耽搁,便是近一刻钟。

  “不知您要看哪本,老奴给您搬了”

  云伯抱着一摞书折返,话至一半忽然顿住。

  确定自家老太爷确是靠在椅子里睡着了无误,云伯唯有默默将书又抱了回去。

  另一边,许明意独自往熹园而去。

  然而走到一半,脚下忽然一滞。

  对了吴恙还在河边等着,她竟险些将此事给忘了

  等了这么久,他该不会已经走了吧

  到底他也不是个多么有耐心的人。

  心中这般想着,女孩子仍是极快地转了身,快步朝着后院而去。

  起初只是疾走,后面干脆小跑了起来。

  仍等在河边的吴恙闻得动静回过头去。

  只见一身黑衣的少女从墙上撑着手跃下,犹如一只动作灵巧的黑猫儿。

  少女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朝他快步而来。

  离得近了,吴恙才瞧见,女孩子脸上皆是笑意,一双点漆眸亮晶晶地满是生机。

  这样的一个女孩子,这样的神态,这样快步走向他,直叫他觉得仿佛这世间所有的美好都在奔向他。

  这错觉来得突然而汹涌,甚至叫他的神情显得有些木然。

  “吴公子,我祖父同意了”

  她还未到他身前,边走边将这好消息说给了他听,颇有几分小孩子得了长辈准允可以去做想做的事情,欣喜之下迫不及待与人分享的模样。

  吴恙有些意外,眼中却不禁也跟着浮现了些许笑意。

  “那就好。”

  他平日不爱笑,这笑意很快便被掩去。

  望着面前的女孩子,他脑海中忽然萌生出了一个想法来

  若他以后也当了祖父,定也要做一个像镇国公一样的好祖父。

  念头一出,少年脸色凝滞。

  他是想得越来越远了。

  翌日清早,天色蒙蒙亮,青鱼坊内各户人家的下人,如往常一般早起忙碌着。

  此时他们尚不知晓,今日坊内会闹出一件大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