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二十三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7: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十三章

  林知飞第一反应就是……落荒而逃。

  逃之前还不忘把那五百块塞陆旻同手里。

  晚上地铁人不多,他找了位置坐下,印有化妆品店名的纸袋放在身旁,双手握着手机,低垂着眉眼,眼神有些呆愣。

  手机再次响起,打乱了他的思绪。

  他慌忙挂断,调成静音,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四周的乘客。

  车厢内很安静,光线明亮清晰,乘客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地铁到站的提示音响起,车门口围上要出站的人。

  林知飞下意识地抬眼看了看站牌,还有四五站,他复又低下头,随手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是陆旻同的照片,系着沈姨的碎花色的围裙,气场却完全没被压下去,侧脸在灯光下透着几分冷意。

  他盯着壁纸停顿片刻,随后手指一划,重新把壁纸设置成原来的。

  陆旻同的电话又一次打过来,他盯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静默几秒后依旧是挂断,只是这次发了短信过去:“我在地铁上,不方便通话。”

  陆旻同很快就回消息:“我去你家门口等你,见面聊。”

  语气一如既往的强硬和不容商量。

  林知飞没再回。

  他愁眉苦脸地抬手按太阳穴,企图让大脑更清醒一些。

  怎么好端端的就……亲上了呢,还被那么多人看见,简直……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回想刚才那个场景,简直羞愤到想遁地。

  他暂时不想看见陆旻同,估计一看到他,浑身尴尬因子全都调动活跃起来。

  然而,人又要在家门口守株待兔。

  逼迫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面对。

  林知飞皱起眉头。

  地铁提示音再次响起,林知飞顿了顿,脑袋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主意,没来得及细想,他站起身走到车门口。

  出了站,他给金钱打电话,希望能让他留宿一晚,电话里金钱没多问,直接叫他过来还问要不要纪景远去接他。

  林知飞忙不迭拒绝,他自己打的过去就好,不用那么麻烦他们。

  坐上出租车,林知飞给陆旻同发了条短信,说他去钱钱家住不用等他,发完他就关机了,以防对方打电话过来。

  再次来好友这儿避难,以前是躲避编辑追杀,现在是躲避陆旻同的追杀。

  林知飞特别感谢金钱,来之前还去小区附近打包了一些烤串。

  金钱一看到烤串就两眼放光,然而光亮还没停留几秒就黯淡下来,戏精一般悲痛地摇头:“不,我不能吃,我要减肥,最近被景远养得膘肥膘肥的,肚子上的肉比我的心都软。”

  纪景远从书房出来倒水,正巧听见这句话,温声笑起来:“真乖。”

  “哎……”金钱死死盯着烤串,哭丧着脸,“我真不想乖的。”

  林知飞拿出一根肉串,塞进嘴巴里,笑眯眯道:“钱钱,那你看着我吃。”

  “……滚蛋。”金钱翻了个白眼,挪开视线不去看这些可爱的食物,“对了,同哥刚才打电话过来,说等你来了就回个电话。”

  林知飞一嘴的孜然和肉串,听到金钱的话差点咽不下去,金钱端了杯温水给他,边打量着他的神情,问:“不想回电话?”

  林知飞抿了口水,点点头。

  金钱伸手拿了根羊肉串,咬了一口才问:“你咋又躲着他啊?发生了什么?”

  “你吃了!”林知飞指着他,吓得金钱连忙把肉串放回去,脸上却挂上满足的笑,连声道:“哎呀,一个没留神……”

  林知飞把咬了口的烤串给他,纵容道:“干脆全吃掉好了,就吃一串,没事的。”

  金钱瞄了眼四周,纪景远不在,他才放心地接过,边吃边问:“跟爸爸说说,你和同哥又怎么了?”

  林知飞把整件事如实告诉金钱,说完幽幽地轻叹一声,懊悔不已:“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扑他怀里了,太尴尬了,尴尬到都冲走了我得了奖的喜悦,哎……我得缓缓。”

  金钱知道林知飞脸皮薄,拍拍他的肩膀,“行,缓一晚上吧,我给你收拾客房去,上次你们睡过就没收拾,我太懒了。”

  林知飞也跟着站起身,“我也一起。”

  一晚上,林知飞的手机都处于关机状态。

  脑子装着事,辗转反侧到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又被金钱吵醒,刚睁开眼就听见对方深沉的声音:“陆旻同来了。”

  “!”

  林知飞吓得立刻清醒,猛地从床上坐起身,瞪圆了眼睛,一脸惊恐:“他来找我?”

  金钱抿唇,重重地点头,扭头看向门外,“正在客厅等着呢。”

  林知飞条件反射地……再次躺下去,把被子盖住脑袋,声音闷闷地传出来:“我不出去,就说我还在睡觉。”

  “没用的,他说要么他去叫你起来,要么我叫。”金钱摇头,爱莫能助:“你要是不起床,他就要亲自过来了。”

  林知飞又“噌”的一下爬起来,顶着一头被蹭得乱糟糟的短发,眼神特别慌乱,一副天要亡我的悲痛模样。

  没办法,只好起床,硬着头皮上了。

  客厅里,陆旻同和纪景远在闲聊,一看到人过来便停止了话语,抬眸沉沉地看过来。

  被他的目光注视着,林知飞腿都有点发软,悄悄捏了下大腿,叫它争气点。

  等一靠近,金钱赶紧溜到纪景远旁边,安静地当个吃瓜群众。

  然而陆旻同没打算让其他人围观,他上下打量了番林知飞,脸上没多余的情绪,说话时语气也正常:“先回家吧,回家再说。”

  林知飞也不想在好友家里跟陆旻同谈昨天的事,于是扭头跟金钱他们说再见。

  陆旻同开车来的,周日清晨马路上的车流不多,一路畅通无阻。

  林知飞沉默着,内心却思绪纷杂,情绪全表露在小动作上,纸袋上的细绳差点被他捏坏了。

  路过一家早餐店,陆旻同把车子停在路旁,下车去买了包子和豆浆,递给林知飞:“吃点填填肚子。”

  林知飞“哦”了一声,埋头吸了口豆浆,“谢谢同哥。”

  等他解决掉手上的早餐,已经到家了。

  车子就停在他家门口。

  院门大开,估计是沈姨回来了。

  林知飞转回视线,迟疑着看向陆旻同,话音在舌尖上打转还未出口就听见陆旻同低声说:“昨晚的事,对不起。”

  林知飞忙道:“没事没事。”

  “没事?”陆旻同弯了下唇角,唇边的笑容一点温度也没有,犹如这冷风呼啸而过的寒冬,“没事你还躲我去别人家过夜?”

  他侧眸直视着他,声音有些低哑,“不是说好不会再躲着我吗?”

  林知飞皱起脸,面对着陆旻同的步步紧逼和质问的语气,他默念了遍莫生气居然没效果,第一次产生逆反心理,鼓足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那你也要给我点空间啊。”

  陆旻同倏然一怔。

  反抗的话已经说出口,已经上梁山没有回头路了,林知飞清了清嗓子,继续坦白道:“我去钱钱家里,是因为暂时不想见到你。”

  “同哥,你总是逼我,我有时候……心情真的很不好。”

  林知飞解开安全带,手碰上车门,丢下一句话:“对不起,让我一个人呆几天好吗?”

  他反手关上车门,跑进院子里,随手关上院门。

  大门轻轻一合。

  陆旻同姿势没变,依旧盯着空荡荡的副驾,目光越过车窗,是紧闭的大门。

  良久。

  他轻勾了勾嘴角,笑容有几分嘲弄和讥讽。

  神情缓和轻松许多,握着方向盘的左手指尖却仍然用力到泛白。

  这二愣儿。

  还挺会伤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