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687章 我的就是他的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7-12 20:2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桑榆再三确定,“你真的没事吗?”

  面对桑榆的关心,沈培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沈培川喝了桌子上的一杯凉水,“真没事儿。”

  桑榆这才稍稍有些放心,她记得家里有个新的牙刷找出来递给沈培川,“你就用我的杯子吧。”说完她走出去,让沈培川洗漱,她把鸡蛋煎了,这个时候粥也煮好了。

  吃饭的时候桑榆问,“你要吃鸡吗?”

  沈培川,……???

  桑榆努努嘴让他看门口。活蹦乱跳的那只鸡,“校长送来给你吃的,他们对你好吧?”

  昨天晚上有人送西瓜,大清早的有人送鸡。

  沈培川知道他们会送东西来,全是看在桑榆的面子上,他看着桑榆的眼神愈发的热了起来。

  这个女孩子很善良,真心自然能换来真心,况且这里的人又朴实,没有勾心斗角。

  吃过饭桑榆和沈培川去了一趟县城,买了一些生活上的用品,还有沈培川的换洗衣物。

  因为沈培川穿的是王稳的衣服,桑榆照着这个大小号,给王稳买了一身新的。

  她也不喜欢沈培川承他的情,要把这个人情还了。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还是要还。

  他们从县城回来,将东西放置在家里,然后去学校,桑榆还给学生们买了学习用品,去学校发给学生们。

  正好王稳也在,桑榆将衣服给他,“谢谢你的衣服。”

  王稳并没有接,“一套衣服而已,不值钱,不用还。”

  “要还的。”桑榆把手又往前递了递,“我虽然一直不富裕,但是我不喜欢赚人家的便宜,我男朋友也是。”

  桑榆是个很分的清楚的人,如果王稳不喜欢她,也没说明,她或许会用别的方式偿还这个人情,但是,他喜欢自己,她必须要把这个人情还掉。

  不能让沈培川欠着他人情。

  王稳伸手接了过来,“这么为你男朋友着想?你花钱买的?”

  桑榆挽着沈培川的手臂,“他是我男朋友,我的就是他的。”

  王稳要是不知道沈培川的身份,肯定会说一句,吃软饭的男人没脸没皮。

  但是人家就是有身份,就算他大学毕业,也未必有人家混的好。

  他不得不认怂,拿着衣服,“我去上课了。”

  桑榆点头。

  “把袋子给我。”她朝沈培川伸手,里面是她买来送给学生们的东西,一直沈培川拎着。

  沈培川没有递给她,说道,“我和你一起进去。”

  桑榆笑着问,“你喜欢孩子吗?”

  沈培川不知道,反正他喜欢宗景灏家的两个孩子,别的孩子他没接触过,所以不确定。

  桑榆笑,“我喜欢,以后我要是有了孩子,我就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他,好好爱他,让他享受所有爱。”

  沈培川低眸知道她缺乏家庭的关爱,从小就生活的辛苦,他伸手摸摸她的脑袋,“你还是个孩子。”

  桑榆瞪他,“你才是孩子。”

  说完大步朝着教室走去,沈培川笑了一下,跟着上来。

  桑榆把袋子拎过来,把大家喊过来,看着袋子里的东西大家好奇,立刻围了上来。

  都不是什么大东西,就是一些小玩意儿,水果形状的橡皮,女生喜欢的粉色本子,汽车文具盒,等等。

  饶是这样,也把大家开心坏了。

  一个没妈的孩子,抱着桑榆就哭了,她没见过自己的妈妈长什么样,听说是个外地的女孩子,跟着她爸来的家里,嫌她家里穷,把她生下来就走了。

  爸爸出门打工,把她留给了爷爷奶奶养。

  爷爷奶奶年纪大,能力有限,从小她就没穿过干净的衣服,桑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又黑又瘦,穿着的衣服,脏的看不清颜色,头发乱糟糟的。

  桑榆把她带回家里,给她洗头洗澡,尽量把她的衣服洗干净。

  这次,她特意给这个没妈的小女孩,买了一条裙子。

  小女孩几乎没穿过新衣服,她的衣服都是别人穿小的送给她的。

  当看到裙子的时候,委屈又感动。

  委屈把她生下来的妈妈却不要她,感动不是妈妈的女人,对她像妈妈一样的关爱。

  桑榆拍着她的背,“叶子不哭。”

  她姓叶,叫叶萱萱,不过大家都叫她小叶子,她瘦瘦的小小的,七岁了看着个头只有五六岁的身高。

  桑榆给她擦眼泪,看着她,总是能想到自己不幸的童年。

  就因为她懂得那种心酸,才想帮助和她一样家庭不幸的小朋友,可是她的能力有限。

  能做的也微乎其微。

  沈培川说的是对的,她只有更好,才能帮助更多,给予他们更多。

  她决心回去继续读完大学,然后帮助他们。

  “桑老师,你哭了吗?”叶子给桑榆擦眼角。

  她没哭,只是想到自己小时候,眼睛湿润了,她有家和没家差不多,能感受到的没有亲情,只能看到父亲对母亲无休止的谩骂和毒打。

  沈培川走过来,搂住她的肩膀,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心疼的说,“别哭。”

  原本她并不想哭的,可是被沈培川这么一楼,好像有了依靠,肆无忌惮的扑在他的怀里哭出了声音。

  姗姗来迟的王浩南瘸着腿走进来,膝盖还疼,小脸皱着,进来看到桑榆在沈培川的怀里哭,上来就质问,“你欺负我们桑老师了?”

  “我告诉你,别看我们是孩子,但是我们也能替老师出气,知道蚂蚁多了也能撼动大象吗?”王浩南仰着头气势汹汹。

  桑榆擦了眼泪,从沈培川的怀里撤出来,说,“没人欺负我。”

  “那你哭什么?”王浩南问。

  “我眼里进沙子不行吗?”桑榆拿出那个汽车文具盒,递给他,“这个给你。”

  王浩南兴奋的忘记了膝盖上的疼,立刻跑了过来,拿到手里就打开看了看,就是他想要的两层汽车文具盒。

  “谢谢桑老师。”这会儿也忘记要为桑老师‘报仇’了。

  兴奋过后眨着眼睛看向桑榆,“桑老师,你是不是在和这位叔叔谈恋爱?”

  刚刚桑老师是在叔叔的怀里哭的。

  哭也不止是被欺负,也有可能是幸福的眼泪,不然怎么会抱着人家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