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仙宗一炮台 第21章 一阶符箓终到手……来了

小说:吾乃仙宗一炮台 作者:职业偷懒 更新时间:2020-07-13 18:17: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这旱魃看上去修为并不高,可是已经数月大旱,它一直不曾增长修为吗?”一名核心弟子疑惑的说道。

  陈斌则是一笑,道:“旱魃乃是人为炼制,必然有人在操控,在我符元宗势力范围之内,他如何敢让旱魃到处食人呢?”

  “不错,陈师弟之有理,不然不说大旱,仅仅死亡、失踪众多的人口,就会一早让宗门发现。”一紫袍女子道。

  “这么说来,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符元宗了?”一位紫袍师兄说道,“这个就是发出信号的外门弟子吗?”

  陈斌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他,为了救一个村子,他还故意暴露了自己,要不是我距离这里近,他差点儿就被杀了,但是勇气可嘉。”

  “嗯,好,这才是我符元宗弟子应该有的样子,再等一会儿,功德殿的长老就会来了,勘和事情经过之后,想来奖励是不会少的。”

  二十多名核心弟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研究着旱魃和幕后之人,大家各自分析着。

  白敬贤是插不上嘴的,站在一旁,内心激动。

  刚才说话的几位他都不认识,毕竟外门弟子距离核心弟子太远了,他也没有其它的想法,单单这次拼命带来的结果已经注定。

  自己可以拿到不菲的奖励,足够自己筑基,毕竟自己还有不少的积蓄呢!

  筑基在望,即便年龄过了,无法成为内门弟子,但是最少他的寿元翻倍,实力更是成倍的增长,并且可以继续留在宗门之中。

  这是他做梦都想要的结果,白敬贤哪里能够忍住,在一旁傻笑着畅想未来。

  半个时辰左右,一架飞舟驶来,这架飞舟很小,比起包福新乘坐的过小了数倍,但是速度极快。

  “来了,竟然是疾风舟,想必是从宗门之内直接赶过来的。”陈斌开口说道,也是为了提醒一下白敬贤。

  白敬贤也是抬头望去,这种疾风舟他并没有见过,外门弟子始终是外门弟子,连进入山门的机会都没有,一直在外门弟子的院落群中活动。

  疾风舟开始减速,不过上面有一人却是当先一步跃出,直接飞身而下,落地之后发现是一名老者。

  “参见万长老!”核心弟子纷纷躬身行礼。

  白敬贤也是跟随着,他并不认识这位长老,不过看核心弟子的态度,这位长老的身份应该很高。

  万年海快步来到旱魃近前,此时旱魃依然被陈斌的长剑定在地上,不断的挣扎嘶吼,力量依然不少,并没有要死去的样子。

  “相当于筑基期的实力,看来确实有人幕后操控,就是为了大旱,此事看起来并不简单!”万年海说完,抬头扫视一番,“谁发现的?”

  万年海的修为很高,金丹期九层接近大圆满的修为,乃是功德殿次席长老。

  功德殿长老有自己的排序,为首的乃是金丹期大圆满的首席长老,而万年海排位次席,也就是功德殿的第二把交椅。

  陈斌上前一步,抱拳行礼,随后将事情讲述一遍,实事求是,没有丝毫的夸大或者减少。

  “哦?”万年海转头看向白敬贤,“你到是有勇气,带老夫去看看,你是在哪里发现的。”

  “是!”白敬贤急忙回应。

  万年海袍袖一卷,竟然直接将白敬贤托起,“指路!”

  白敬贤急忙指明了方向,万年海瞬间带着他激射而去,有几名核心弟子同样飞身而起,跟了上去。

  在没有宗门命令的情况下,核心弟子的行动十分的自由,二十多人之中,有人想去查看一番,有人不想去,自然分开。

  万年海的速度极快,不过十几息的时间,就来到白敬贤当初的位置。

  落下之后,他仔细的观察一番,“这是人骨,确实是被啃食过的。”万年海查看一番,确定了白敬贤的话,接着抬头远眺,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处村落。

  “好,可以证实你的话是真实的!”万年海此时脸上有了一丝的笑意,眼神之中充满了对白敬贤的赞赏。

  ……

  包福新又是连续几天,在课堂之上修炼,对于功法的运转再次熟悉了一些,只不过使用的时间依然是一个多时辰。

  即便他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修炼,但是这个速度提升的依然缓慢,他还是不敢太过快速的运功,因为他错不起。

  一次错误就有可能毁掉自己的仙途,所以包福新提升的并不快,当然在这处学堂之中,他是最快的一个了。

  “福新,你的进度已经很快了,除了灵根的因素之外,你所有的方面都让我十分的满意。”

  “老师,不知道弟子什么时候可以开始绘制符箓?”包福新有些期待的问道,同时也是给自己索要符箓做些铺垫。

  “嗯……其实你现在就可以了,虽然功法与符箓并重,可是两者依然有所不同,绘制符箓需要的时间并不长,而功法运行需要无比的熟练,即便是绘制符箓之时都要做到,我还是希望你专注功法。”

  “是,弟子明白,只不过……不知道老师能不能赐下一张符箓,弟子想要先睹为快!”包福新忐忑的说道。

  “哈哈……这有何难?”这位长老确实很喜欢包福新这个学生,虽然宗门没有师徒制度,但是遇到满意的学生,老师自然会不经意的特别对待一些。

  说着,他拿出一张符箓来,“这是一张一阶中品符箓,我随手画的,你拿回去参考一番,不过绘制符箓还是要有各人的风格,如此才能事半功倍,这是需要培养的,切不可焦急。”

  “是!”包福新激动的接过符箓来,他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张中品的,符箓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其上一个篆文,“火符?”

  “不错,看来你篆文学习的不错,一阶符箓使用的材料简单,而且其上只有一个篆文,看上去十分的容易,但是你务必用心,因为一阶符箓是基础。”

  “弟子明白,必然用心揣摩!”包福新认真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