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叔去哪儿 第299章 不能只当路人

小说:羊叔去哪儿 作者:奘郁 更新时间:2020-07-13 18:25: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伽米尔扛着昏沉的阿薇,在夜空下奔跑,跑着跑着,脚下忽然踩空,整个人跌进了黑沟里。

  “槽!谁特么挖的黑沟!”

  伽米尔只感觉失重往底下掉,他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他抬起头,想呼喊唐惠安。

  可猛抬起头,眼前的场景顷刻间换了。

  一座模糊的神尊像,一个老人,村民,方稳,唐笙曼,唐惠安,伊加麦……

  看到这里,伽米尔打了个冷颤,自己刚才竟然是做梦?梦见了十年前怎么偷庄吴妻子,怎么杀那妇人?

  伊加麦的眼睛却是瞪的极大。

  伽米尔再仔细回想,他想了起来,是那个老人在问他话,而他在回忆曾经的时候,把怎么偷庄吴妻子,怎么杀那妇人的事情经过,讲的十分详细,就连当时唐惠安对她说的话,他也全部说出来。

  方稳看了看唐惠安,当年,的确唐惠安参与其中,对于那妇人的死,唐惠安没有直接关系,而伽米尔,是真正杀人凶手。

  再看伽米尔一眼,方稳心里一股无名火,伽米尔居然恶毒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海爷爷怒火的眼睛盯着伽米尔,他说:“万能的神,还是让你说出了实话,杀人凶手,你今天别想走了,俗话说,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们今天要替老村长的老伴,报仇!”

  村民们握紧手里的农具,视伽米尔如雪海深仇,无一不是义愤填膺。

  “报仇!报仇!”

  不绝于耳。

  伽米尔无法再狡辩了,他心想,这个破尊像不过是那老人催眠人的催眠工具,可再怎么说,当年杀害妇人的事情,最终说漏了嘴,怎么办?

  伊加麦再看看时间,怎么属下还没有来,如果村民要对伽米尔下手,伽米尔有伤在身,肯定抵抗不了。

  村民里的那名大叔,用粪叉又指着伊加麦,他气愤的说:“那个人也不能放过,庄吴的死,他是背后指使,我们要让他残废!”更新最快s..sm..

  伊加麦想起了方稳,他冲方稳说:“现在村民都疯了,方稳,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们,我们的希望,可全在你身上了!”

  方稳听伊加麦的话,已经感觉反感,他摇头说:“那我就做不到了,我只知道,冤有头,债有主,他们对付你和伽米尔,是有原因的。”

  伊加麦一听,质问方稳:“你可是我聘请的保镖,保护我,听我的话,是你的职责所在,你竟然说出这种失职的话,你很让我失望!”

  方稳耸一下肩,“我是保镖,但我不能黑白不分啊,再说,你聘请我保护的,又不是你,而是唐惠安,如果有村民对唐惠安有过激的行为,我可以阻止一下。”

  海爷爷大声喊了一句:“村民们,先把这两个最恶毒的人抓起来!”

  说完,那名大叔举着粪叉叉向了伊加麦。

  伊加麦觉得再对方稳多说无益,他向腾泰利求救,“腾泰利是吧,快保护我,做我保镖,我可以给你一千万!”

  “哼哼!”

  腾泰利两声冷笑,他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这是作为一名保镖的职业操守!”

  在说话之间,腾泰利脚下如同有弹簧一样,几个箭步,跃到了那名大叔的身前,出手从大叔的手里抢过去了粪叉。

  大叔愣了住,吼道:“你是谁?有你什么事?你竟然要替恶人说话?”

  腾泰利理直气壮的说:“作为一名合格的职业操守的保镖,所保护的人,没有好人恶人之分,请不要说我替恶人说话办事,在我眼里,只有保护雇主!”

  说时,腾泰利还瞪了方稳一眼,那眼神里尽是蔑视。

  紧跟大叔而来的壮汉,一锄头锄向腾泰利。

  腾泰利完全恢复了体力,根本没把村民们放在眼里,他拿粪叉一顶,粪叉的叉子就叉住了锄头,抬脚踹过去,把壮汉踹去了一边。

  另外两名壮汉冲过来,却无法冲过去腾泰利。

  腾泰利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几名不懂打架套路的村民,不是腾泰利的对手,一一被打退。

  后来,粪叉叉子被打掉,腾泰利更没有顾虑,拿剩下来的棍子,在村民身上打,打伤三个人,倒地一时起不来,把村民们震慑住了,不敢再贸然前冲。

  伊加麦对腾泰利赞赏有加,他说:“关键时刻,还是你厉害,腾泰利,我才发现你对工作兢兢业业,等这阵风波过去,我要立刻给你转钱,以后我要高薪聘你,你是不可多得的超级保镖!”

  腾泰利挡在伊加麦身上,拍拍心口,郑重的说:“作为一名合格的保镖,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有经历了关键的事,才能分辨出谁是合格的保镖,谁是不称职的保镖,伊加麦先生,请放心,我哪怕殉职,也要保护您的安全!”

  外之意,不就是说方稳是不称职的保镖,方稳听着,气不打一处来。

  方稳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帮助村民,他刚才犹豫,就是在想,要不要与伊加麦和伽米尔反目?

  但他转念又想,伊加麦和伽米尔都是恶毒可恶的人,伊加麦背后陷害他人,伽米尔直接杀过人。

  即使一路上与他们同行,那也应该站在村民队列里,自己总不能同流合污。

  方稳最犹豫的,就是自己与伊加麦为敌,会不会因此要与唐笙曼分开?

  不过,方稳想想那冤屈的阿薇,死去的庄吴与他女儿,方稳觉得自己不能只当路人。

  “腾泰利,我要把伊加麦和伽米尔,抓起来,你不要拦我,否则,别怪我伤到你。”

  方稳突然站出来,瞪着腾泰利说道。

  伊加麦和伽米尔都吓了一跳。

  海爷爷看着方稳的背影,他点点头,“我就知道,看这年轻人的眼睛,就知道淳朴的人,容不得恶毒的人猖狂,他有爱心,懂得正义,好样的!”

  “方稳,你有没有搞错?我与他们村民之间的恩怨,与你有什么关系?村民给你什么好处了,你要替他们抓我和伽米尔?”

  伊加麦慌了,万万没想到方稳不帮他就算了,竟然要帮助村民,他试问:“难道是因为腾泰利对你的不尊重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