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游戏 第19章 落秋水给的惊吓

小说:继承者游戏 作者:五陵 更新时间:2020-07-07 01:38: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看着就觉得挺值钱,尤其是这玉镯,说不定是什么古董呢!”柳疏放笑道。

  “你拿着吧!”白娘把东西塞到了柳疏放手里。

  “刚刚这里发生的事,被人看到了怎么办?”柳疏放有点担心。

  “方才她把你们俩圈在了一个结界中,普通人是看不到你们俩的。”

  “这样啊!”柳疏放轻点了下头:“刚刚这个女人,就是你之前说的厉灵吗?”

  “嗯,厉灵和普通灵体不同的是,需要的是血,当然她的攻击性也很强。”

  “人血?”柳疏放有点小慌。

  “不一定,鸡血什么的都可以。”白娘解释道:“不过存在的厉灵很少,想成为厉灵也是需要机缘的,并不是有血就可以。”

  柳疏放沉吟了一下:“刚刚她突然在我身后倒下,可能也是遭到禁制的攻击了。”

  “你身上这个禁制是这样的。”白娘说道:“如果你身边有灵体路过,它会先攻击警告对方;如果灵体与你有了肢体接触,它就会抹杀对方了。”

  “那你还是把这禁制解除了吧!不然我都没法摸长天了。”

  “你要摸他吗?”

  “……就碰他啊!万一不小心碰到他,把他整魂飞魄散了怎么办,什么摸不摸的。”

  白娘轻叹一声:“那还真是让人失望呢!”

  “……”柳疏放有些无语,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这个厉灵是怎么躲过黑白无常今天的搜寻呢!”

  “也可能她是别处来的吧!”白娘轻吐了口气,拉住了柳疏放的手腕:“不说这些了,先回去吧!”

  柳疏放只觉得眼前一闪,已经出现在了白娘别墅的卧室里。

  “这个厉灵,她刚刚为什么要杀我呢?”柳疏放坐在了软绵绵的床上。

  “她肯定是不相信你会放过她,因为厉灵被抓到就是死刑,而且抓到厉灵的人是有奖励的。如果她成功了,你深上的宝贝就是她的了,反正就是赌嘛!”

  就在这时,落秋水打来了电话,告诉他晚饭马上做好了。

  一想到家里有人做好饭等着自己,柳疏放多少还是觉得温暖,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过了。

  “我得走了。”柳疏放站了起来。

  “这个给你吧!”白娘拿了一个银白色的戒指:“这是一枚瞬移戒指,你可以设定六个位置,直接就可以瞬移过去了,不过在瞬移之前,一定要先观察那个地方有没有人类。”

  “怎么观察?”

  “只要你选定了位置准备瞬移,戒指上就会呈现那个位置的画面,就像你们这里的监控视频。”

  “这么先进……”柳疏放不由得赞了一声。

  这枚戒指被五个小刻度划成了六份,很显然,每个刻度可以设定一个位置。

  柳疏放先在这里设定了一个位置,然后抬起了头笑道:“你带我去酒吧看看吧!我新买了部手机给长天。”

  “嗯,我也已经拿着你们俩的头发,帮你们申请dna鉴定了,今天后就有结果了。”

  “谢了啊!”

  ……

  半个小时后,柳疏放离开酒吧,回到了落长天家里。

  期间,柳疏放和落长天沟通了一番酒吧装修的问题,酒吧的一些事物,暂时就给落长天管理了。

  柳疏放打开门后,正看到沙发上的落秋水在手忙脚乱地藏东西。

  柳疏放走过去掀开枕头一看,底下藏得是辣条。

  落秋水顿时不好意思地抿起了嘴巴,竖起一根小食指在唇边,傻傻地笑着撒娇:“我就吃一点点鹅已……”

  “鹅已!”柳疏放毫不客气地把辣条收了起来,一边看了眼落霞的房间:“妈妈还没回来吗?”

  “没有呢!我刚打电话,她说要九点以后了。”落秋水有些无奈:“我们先吃吧!妈妈在公司已经吃过了。”

  “好吧!”

  九点多,两人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落霞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个塑料袋。

  “今天怎么样?”她笑着问柳疏放。

  “没什么事。”柳疏放也关切了一声:“我看你这两天好像不太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

  “当然,我到周末就可以休息了。”落霞笑道。

  柳疏放:“……”

  “你们化妆品用完了吗?”落霞笑着扬起了手中的塑料袋:“我从公司带的一些试用样品,先说好,我可以保证副作用在可控范围内,但不能保证效果一定多好。”

  “效果也挺好的呀!看老妈的皮肤不就知道了。”落秋水嘿嘿笑道。

  落霞忍不住笑了一声。

  不过她的化妆品,的确几乎都是公司的试用样品。

  因为她刚好是研发部2部的主管,手底下最不缺的就是各类新品。

  作为部门的小领导,试用新品了解效果和使用感受再正常不过了。

  这也算是合理利用公司的规则,反正她的护肤化妆品从没花过钱,种类还很多。

  “已经快十点了。”落霞笑着看了眼时间:“你们赶紧去睡觉吧!尤其是长天,你可不能熬夜。”

  “嗯,我这就去,晚安!”

  “那我去给妈妈按摩一下就睡觉哈!”落秋水踩着拖鞋,啪嗒啪嗒跑去了落霞的卧室。

  柳疏放笑着看了她一眼,回到房间关上门。

  但没有反锁,因为他的身体原因,万一在房间里出事了,反锁肯定会耽误时间。

  反正她们母女俩进来之前肯定会敲门。

  柳疏放在床上躺了十几分钟,房门突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进来。”

  穿着睡衣睡裤的落秋水推开门,嘿嘿笑着钻了进来。

  “你是要来拿辣条吃吗?”

  “不不……”落秋水连连摆着小手:“哥哥要是觉得我可以吃辣条了,肯定会给我的;哥哥要是觉得不行,我就不该要。”

  柳疏放有些想笑:“那你这是要干嘛?”

  “我要……和你睡呀!”

  柳疏放:“???”

  “咳……”落秋水轻咳一声,收起嬉皮笑脸之色,小脸上满是认真:“今天早上那件事让我觉得,你一个人真的不安全,今天如果不是我发现的及时,你可能已经……”

  “……”柳疏放想说,这事儿跟你真的没关系。

  “所以我觉得,我真的得在你旁边,这样你夜里要是出什么事了,我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呀!我们不能让早上那事再发生第二次了。”

  “秋水,我觉得真的……”

  “你觉得有什么用呀!你就说,万一真出事了,我在你旁边,是不是可以提前发现?是不是更有保障一些。”

  柳疏放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找借口,但又找不到好借口。

  说得是没错,但我没病啊!

  落秋水深吸了口气,爬上了床:“反正我们是亲兄妹,小时候就经常睡一张床呢!这又有什么呢!”

  柳疏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