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游戏 第18章 莫名其妙

小说:继承者游戏 作者:五陵 更新时间:2020-07-06 21:25: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落秋水咬了咬嘴唇,她也知道柳疏放说得是事实。

  不可能时刻都陪在他身边,就像两天后就开学了,但不担心又是不可能的。

  “那你……一定要注意一些,不舒服了就吃药给我打电话。”落秋水叮嘱道。

  “嗯,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

  挂了电话后,柳疏放继续去忙事情。

  安启杰给了自己1700万用来做公益慈善,柳疏放考虑先拿出300万的预算建设一所福利院。

  400万做流动资金,遇到需要帮助的事情,可以随时出手。

  还有一千万投入信托,信托的利率高低不等,利率越高,伴随着风险相对就越大。

  柳疏放相对还是保守一点,年利率整个8%左右就可以了,一年下来就是八十万。

  乍一感觉,这点利息好像也不算多,那是因为手头上有一千多万,莫名的有点膨胀。

  但其实,年薪八十万,已经是超过99%的人的水平了。

  ……

  落长天从街上离开,直接便出现在了酒吧原老板的卧室里。

  他的身子依然是透明的。

  掏出白娘给他的玉佩,吸收玉佩上的阳气,他的身子便逐渐变成了正常人。

  房间里的电脑上有监控视频,落长天看了一眼,酒吧大厅和走廊上并没有人。

  毕竟今天酒吧没有营业。

  戴上和柳疏放的发型极为相似的假发,拿起柳疏放交给他的酒吧的装修概念图,落长天打开房门走出了房间。

  “老板,你来啦!”隔壁的小办公房里,突然窜出个妹子。

  “嗯。”落长天心惊了一瞬,马上恢复常色。

  柳疏放说今天只有一个名叫秦盈的领班会在这里,肯定就是她了。

  “那个……装修的概念图我已经准备好了,之前咱们接触的装修公司,什么时候可以过来?”落长天问道。

  “他们说只要咱们的设计方案确定了,随时都可以。”秦盈笑道:“我现在给他们打电话。”

  “嗯。”落长天淡然点头。

  他也不怕露馅,该怎么谈怎么谈就行了。

  因为柳疏放也是第一天接手这里,对这儿许多东西都不了解,那自己不了解也就没关系了。

  ……

  傍晚。

  柳疏放办完事情后,去手机店买了部五千多的新手机,准备给落长天。

  下午因为阴兵过境的事儿,把这事耽误了。

  至于落长天如今使用的这款手机,入手时不到两千块,再加上已经用了两年多,使用感受的确不佳。

  出了专卖店,柳疏放准备把手机给落长天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叫。

  柳疏放下意识回头一看,一位红衣女子正趴在地上喘息着。

  她捂着胸口,看向自己的眼神十分恐惧,好像自己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柳疏放很是莫名其妙,我又没对你做什么,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求求你……不要……”

  更让柳疏放意外的是,貌似手足无措的女人突然向他求饶,声音中还带起了哭腔,让人听不清楚她口中在喊些什么。

  不远处的路人纷纷侧目,看向柳疏放的眼神也有些怪异。

  看到女人在大街上对着男人痛哭,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她被这男的欺负了。

  很显然,有些路人心底就是这么想的。

  这一幕令柳疏放既无语又疑惑。

  要么是这女人精神有问题,要么的确发生了什么事。

  “行了别哭了!不分手了还不行嘛!”柳疏放突然对着女人叫了一声。

  女人当下懵了,我没说不分手啊!

  不过路人听到柳疏放的话,顿时“恍然”了,原来是求复合的呀!

  跑到大街上跪地求复合,这也太丢人了。

  啧啧。

  路人逐渐散去了,柳疏放轻舒口气,略一思索,皱着眉头朝女人走了过去。

  看到柳疏放过来,女人似乎很害怕。

  “你刚刚求我放过你……”柳疏放蹲下身子:“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放过你?”

  “我……”女人闪烁了下眼神:“我没有那么说……你可能是听错了……”

  “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柳疏放面无表情地道。

  “不要……”女人顿时慌乱地摇头:“我……我从没有害过人,我赖在人间,只是为了救我女儿……”

  柳疏放确信了,这女人是一个灵体。

  “如果你能帮我救出女儿,我愿意马上跟你走。”女人着急地道:“我还会把我身上所有的宝贝都给你。”

  “站起来说吧!”柳疏放起身道:“你女儿怎么回事?”

  “她被爸爸虐待,今年才13岁……”女人说着又要哭了。

  “你家在哪儿?”

  “就在后面的胡同巷子里,我可以带你过去。”

  柳疏放点了点头,然后按了下掌心。

  后面是一个城中村,里面的巷子四通八达。

  就这样,柳疏放依着女人的指点走了几分钟。

  “前面好像没路了……”柳疏放回头说着,正见身后的女人已然变了脸色,又长又利的猩红指甲直接掐向了他的脖子。

  柳疏放见状,神情并不惊慌意外,拿起黑棍便顶在了女人小腹之上。

  “哦~~~”

  女人当下两腿一软,如同触电般,一声不合时宜的娇喘声传来。

  她明白自己不能接触柳疏放的棍子,他的棍子只会让自己不能自持。

  于是她稳定心神,集中全身的力量抓住这根棍子扔了出去,猩红的指甲又一次掐向了柳疏放的脖子。

  女人的指甲触碰道柳疏放的脖子时,后者眼中闪过一抹惧色,便听见女人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她的身影变得透明,继而破碎,如同雾气般蒸发在了空中。

  “叮叮砰……”

  金属落地的声音传来,是女人身上的首饰。

  两个红玉手镯,一枚蓝色钻戒,和一枚红钻吊坠。

  “我看你好像没有出手。”柳疏放笑着对不远处的白娘道:“我还以为你要等我死呢!”

  “因为我发现你身上有禁制,根本不用我出手了,她只要敢碰到你,就会被反噬到魂飞魄散了。”白娘笑着走了过来:“你这禁制是怎么回事?”

  “是白无常,我今天遇到他们搜捕灵体了。”柳疏放说道:“肯定因为他发现我接触过灵体,所以给了我这个禁制,这是在保护我吗?”

  “可以说是保护。”白娘似笑非笑地道:“但还好你先接触的是她,如果是长天,他死的可就太冤了。”

  听到白娘的话,柳疏放也有些后怕,她这好心真可能会办坏事。

  “这些首饰好像挺不错的。”白娘将玉镯和钻石捡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