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游戏 第14章 手法娴熟的让人心疼

小说:继承者游戏 作者:五陵 更新时间:2020-07-03 22:26: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柳疏放微怔了一下,也明白他为什么对寻找亲生父母没兴趣,自然是因为父母把他抛弃了。

  他现在的感情肯定都在养母身上,可以说养母在他眼里,就是亲生母亲。

  亲生父母知道他有严重心脏病就不要了,养母明知他有心脏病还是领回家尽心抚养。

  二者的行为一对比,的确差距很大。

  “其实也可能……”柳疏放试图去解释:“这件事或许还有其他隐情呢……”

  落长天摇了摇头:“如果我们是双胞胎的话,我不会干涉你找爸妈,但我是不会见他们的,况且现在的我也的确不可能见他们。”

  柳疏放也可以理解他的想法,便不再硬说这个话题,随口岔开了一个问题:“你们是不是随母姓。”

  “对,妈妈叫落霞。”提到养母,落长天脸上又露出了微笑。

  “你们三人的名字,有点美呀!”柳疏放忍不住笑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哈哈……”

  “头发理好了。”白娘收起剪刀拍了拍手:“看看怎么样。”

  柳疏放和落长天对比了一下,两人的发型的确一模一样,可以说看不出什么差别。

  这女人有这般手艺也不足为奇,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人。

  “接下来化妆,干脆还是以落长天现在的相貌为主吧!”白娘变戏法般,手中又凭空多了一组化妆品。

  “我不去洗脸了吗?”柳疏放问道。

  “不用。”白娘摇了摇头:“我的水就可以给你洗脸了。”

  柳疏放侧了下脑袋:“用你的水洗脸……你水很多吗?”

  “我肯定多呀!别说给你洗脸了,都能给你当茶喝。”

  “别恶心我了!”

  白娘轻轻一笑,开始准备给柳疏放抹脸化妆。

  她的手软软的,嫩嫩的,触感着实舒服,让柳疏放都觉得心旷神怡。

  这还只是她用手摸自己的脸都这么享受了,要是摸其他地方,那感觉还得了?

  这还只是用她的手,要是她用其他部位,那还不得要命了啊?

  比如脚丫子?

  “妹妹还不知道我和她不是亲兄妹,这一点你要注意。”落长天提醒道:“她叫落秋水,今年16岁,马上开学要上高二了,她特别爱吃辣的和冰激凌,只是一吃辣肚子就疼,但还是管不住嘴,所以有时你得看着她点儿……”

  “不能吃冰激凌和辣条,对于嘴馋的女孩子来说,也真的挺痛苦的。”柳疏放笑道。

  “谁说不是呢!但是她体质不行也没办法。”落长天轻声笑道。

  随后的时间,白娘给柳疏放化妆,落长天则在一旁给柳疏放提供这个家庭的相关信息。

  既然暂时是要代替自己,对妈妈和妹妹肯定得了解一些。

  十多分钟后,白娘停了下来,收起了化妆品。

  “怎么样?”

  柳疏放对比了下现在的自己和落长天,着实是可以以假乱真,就像一个人。

  柳疏放由衷地朝她竖了根大拇指:“你这手艺确实优秀,比我厉害多了。”

  “你会什么手艺?”白娘笑道。

  “我?呵!祖传的手艺!”

  “什么祖传手艺?”

  白娘话音刚落,门外突然传来“吱呀”一声,像是开门的声音,随后是人轻微的脚步声。

  “是妹妹,她可能是去卫生间。”落长天说道。

  “她会来这间卧室吗?”

  “不知道。”落长天摇了摇头:“不过有可能会来。”

  “你赶紧换上睡衣躺床上。”白娘催道。

  “衣柜里有一套和我身上一模一样的。”落长天道。

  柳疏放连忙打开衣柜,找出睡衣。

  看到白娘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柳疏放也懒得管她了,直接就换了上去,反正自己还有内裤。

  柳疏放回头看时,这女人当真就饶有兴致的看着。

  不过就当柳疏放准备躺床上先演一下落秋水时,门外的脚步声又传来了。

  柳疏放当下意识到可能来不及了。

  随后伴随着“吱呀”开门的声音,卧室的房门缓缓打开了。

  好在白娘的反应十分迅速,在意识到已经来不及后,左手当下抓住了柳疏放的手腕,让他进入隐身状态。

  右手指尖同时射出一道白色的光点,犹如雨滴般钻进了床上的落长天身体里消失不见。

  虽然柳疏放不知道白娘朝落长天身体里打入的光点是什么,但他知道,肯定是有用的。

  而后房门便开了。

  落秋水并未开灯,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来到床边,她的手慢慢伸进了被窝里去摸落长天的身子。

  柳疏放顿时看得目瞪狗呆,你这是要偷摸什么?他可是你哥啊!

  “哥?”落秋水紧张又害怕的声音突然传来:“哥你怎么了?”

  看到落长天没有反应,落秋水更加慌了,连忙打开床头的灯,二话不说打了120,把手机丢在旁边,开始给落长天做心肺复苏。

  她的手法特别娴熟,娴熟的让人心疼。

  “我哥心脏病犯了,丰阳区阳光路丽景小区15栋608。”落秋水一边做着心肺复苏一边喘息道。

  看到这一幕的柳疏放有些无奈,她打120如此熟练的样子,也有点让人心疼。

  但是叫120过来,这是之前没有考虑到的啊!

  落秋水一边做着心肺复苏,口中一边喊着“哥”,声音中早已经带着空腔。

  看到落长天始终没有反应,落秋水紧张害怕到快要崩溃了,有些踉跄地跑出了房间。

  “妈,妈……哥出事了!”

  她冲进了另一件卧室。

  “你赶紧准备躺床上。”说话间,白娘神色庄重地结了个印结,掌心一合,床上的落长天便消失了。

  柳疏放马上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深吸一口气然后30秒不呼吸能坚持吗?”白娘问道。

  “能。”

  白娘点头,在柳疏放身上轻轻一点,后者的身子顿时僵了一瞬。

  “30秒内你没有心跳,30秒后心跳缓慢恢复。”

  “哥……哥他没有呼吸了……呜呜……”外面落秋水的哭声和落霞急促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大。

  “长天,长天!”穿着睡衣头发凌乱的落霞踉跄着冲到床边,声音都有些颤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