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游戏 第10章 完犊子

小说:继承者游戏 作者:五陵 更新时间:2020-07-03 18:06: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灵吧?”众人很好奇,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名称。

  “这是我随意取的名字。”柳疏放笑道:“你们可以把它理解为鬼屋,当然我们不可能把酒吧做成鬼屋,就是这么个意思,融合诡异刺激的氛围。”

  “确实可以试一下诶!”

  “那就这么定了。”柳疏放说道:“我也只是多尝试一种选择,让酒吧的氛围既可以变得诡异新奇,也可以是普通的酒吧。如果效果好,就可以多设计这种活动,效果不好就再想办法吧!”

  众人闻,也没什么意见。

  眼下酒吧的情况,如果做正常生意,短时间内肯定缓不过来,入不敷出也不是没可能。

  既然如此,倒不如“将错就错”另辟蹊径。

  放弃这一批“正常”的客人,瞄准另一批寻求刺激的客人,酒吧的装修更是会迎合他们的需求。

  倘若真能把酒吧内诡异新奇的氛围设计得很好,生意应该会不错,这年头就是不缺寻求刺激的年轻人。

  就算最后这种风格的市场效果并不好,也可以回归普通的酒吧。

  “老板,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秦盈问道。

  “我相信。”

  “你见过?”

  柳疏放笑着点头:“就在你们身后站着呢!”

  “啊!!”

  几个女生当下叫了起来。

  “开个玩笑。”柳疏放笑着摆了摆手:“这几天酒吧暂停营业,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如果不想在这里做了,跟我说一声就行,今天酒吧发生的事情,可能有人心里确实会有阴影。”

  “嗯……”

  很快,酒吧里就只剩下柳疏放一个人了。

  至于白娘和酒吧老板,他们俩不算人。

  “你什么时候带我走?”酒吧老板问道。

  白娘想了想,十分善解人意地道:“过了头七吧!”

  一旁的柳疏放正在摆弄白娘送给他的那根黑色木棍,尾端是一些奇怪的柳疏放看不懂的图案,跟要辟邪似的。

  让柳疏放有些意外的是,这根木棍原来是中空的,把隐秘的前堵拿掉,里面还能再抽出一截。

  “这什么玩意儿?钓鱼竿吗?”柳疏放有点无语。

  “如果你真需要的话,不是不可以做鱼竿。”白娘笑道。

  “那它还能做什么?”

  “烧火棍,双节棍,伞柄……等等,可能有一些女生也喜欢用,但大部分女生都受不了。”

  柳疏放:“???”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白娘。”酒吧老板忍不住了:“你确定是大部分,不是全部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柳疏放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这东西有一米长,你就一定要把一米全部用完吗?”

  “有道理啊!”酒吧老板恍然大悟:“那兄弟你平常是全部用完还是留一截在外面呢?”

  “闭嘴!你们俩在说什么呢!”白娘没好气地白了柳疏放一眼:“我是说这东西太重了,有些女生用着受不了。”

  柳疏放轻轻掂了掂:“可它明明很轻啊!”

  白娘疑惑地蹙了下秀眉,玉手一探,木棍便飞到了她手中:“居然真的这么轻了……”

  “这是怎么回事?”

  “它的重量和所储存的阳气有关,这说明它里面的阳气被人……不,被灵体快给吸完了。”

  柳疏放闻,下意识望了眼酒吧老板。

  不过随之就把他排除了,如果他吸走了木棍中的阳气,现在就不可能是半透明的了。

  “木棍一直在你身上放着吗?”白娘问道。

  “没有。”柳疏放摇了摇头:“我把它放吧台上了,然后他们好几个人都拿去玩了,不止一个人拿啊!”

  白娘点了点头:“这些服务生中,有灵体。”

  “???”酒吧老板顿时懵逼了,脊背逐渐有些发凉:“什么意思?我的员工中……一直有鬼?”

  白娘点了点头。

  “我去……”老板连连拍着胸口:“你刚刚居然感知不到吗?”

  白娘有些无奈:“这种灵体体内有充足的阳气,他们掩藏的很好,和人类已经没有本质区别了。”

  “你就没办法发现他吗?”

  “如果我主动施法,他自然还是跑不掉的。”

  “那就好。”

  “不过他明天可能不会来了。”白娘说道:“他从木棍中吸走的阳气,足够他维持一个月的人类生活了。”

  老板闻,看向木棍的眼神顿时亮了:“这棍子这么厉害啊!我要是有了他,岂不是可以一直做人类?”

  “灵体赖在人间不走,若是被抓住了直接打入地狱,给你还敢要吗?”

  “咳咳……”

  “今天有四个人辞职。”柳疏放说道:“但还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个。”

  “没事儿,抓灵体也是看缘分的。”白娘倒是无所谓的态度,笑道:“手给我,你先跟我回去吧!”

  “去哪儿?”

  “我家。”

  “你也有家?可别给我整在哪个坟头儿啊!”

  眨眼间,柳疏放的身体便出现在了一栋极其奢华的别墅之中。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精美细腻的雕花橱柜……

  “我去……!那钻石闪瞎了我的狗眼!你到底贪污了多少钱整得这套别墅!”

  “这是别人送我的。”白娘撇了撇嘴:“随便坐,我有事儿要和你说。”

  柳疏放一屁股躺在沙发上:“什么事?”

  “修炼。”

  “修炼?”

  “对。”白娘点了点头:“就你现在这样儿,要是遇见厉灵只有逃命的份。”

  “我不是有这根黑又硬!”柳疏放挥了挥手里的黑棍。

  “你没有法力,这根棍子在你手里就只是个补充阳气的普通物件。”

  柳疏放点了点头,问道:“我能修炼到什么程度呢?”

  白娘想了一下,然后伸出了手臂:“看到我的手腕了吧!”

  “嗯,很白。”

  “……”白娘没理他,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就在手腕上用力划了一下。

  柳疏放被她的举动吓得心底一颤。

  你别这么激动啊!让哥们儿爽完再自杀不行吗?

  白娘举起刚刚划过的手腕,上面并没有伤口,甚至连一丝丝痕迹都没有。

  柳疏放连忙跑过去,握着白娘柔弱无骨的小手左右仔细检查。

  十几秒后,白娘开口了:“摸够了没有?”

  “确实是没有一点伤痕啊!”柳疏放一本正经地放下了她的手:“捅得也没用吗?”

  “没用,捅不进去,刀枪不入。”白娘有些小嘚瑟。

  柳疏放叹了一声:“老实说,本来我还想着将来和你做一对神仙眷侣呢!结果你这捅都捅不进去,这可完犊子了。”

  白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