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游戏 第9章 灵吧

小说:继承者游戏 作者:五陵 更新时间:2020-06-30 14:52: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看着大步走进来的柳疏放,魏大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听他这话的意思,整得好像这酒吧是他的一样!

  这哪来的神经病啊!

  “我……我认识他……”其中一个服务生有些意外的小声道:“今天晚上,他还在咱们这里喝酒呢……”

  “我完全没印象诶……”另一人低声道:“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因为他好帅,要不是今天他身边有女人,我真想去搭讪。”

  “真的好帅呀……”

  “你们闭嘴!”听着几个花痴妹的议论,魏大强顿时十分不悦。

  在自己面前狂舔别的男人的颜值,太让人不爽了。

  最重要的是,人家确实比自己帅很多,羡慕嫉妒恨。

  “你是谁啊?”魏大强皱眉道。

  “这家酒吧的老板。”柳疏放温温吞吞,不紧不慢地道:“你爸爸和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他意外离开了,会将酒吧的所有权交给我。”

  “卧草……你还真是吹牛皮不打草稿啊!”魏大强凶狠地瞪了柳疏放一眼:“我爸刚死,你就想来抢他的酒吧了!你当我傻啊?”

  别说魏大强不信了,就算旁边的几个服务生也根本不相信。

  虽然你长得确实很帅,但也感觉这是在扯犊子啊!

  最重要的是,如果真如他所说,他和老板的关系肯定非常铁。

  可在场的人没有真正认识他的,更没人看到过他和老板有接触,这总归有点不合逻辑。

  “我虽然极少来这个酒吧,但你的为人我十分清楚,我知道你父亲对你有多失望,这家酒吧交给你打理,不出一个月可能就关门了,所以他才要把酒吧交给我管理。”

  “放屁!”魏大强扯着嗓子嚷嚷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现在再来个人说酒吧是他的,我是不是得把酒吧给他!”

  “你父亲有立遗嘱。”柳疏放说道。

  “在哪里?”

  柳疏放抓了抓脑袋:“我一时间想不起来了,不过我肯定能翻出来,就在他卧室里。”

  “你分明就是来捣乱的。”魏大强深吸了口气:“我不想跟你啰嗦了,你再不离开我要报警了!”

  “你就是报警,这家酒吧也是我的啊!”

  魏大强忍不了了,马上拿出手机打了报警电话。

  十多分钟后。

  警察来了。

  “这个人妄想侵占爸爸留给我的酒吧,我让他走,他还在这耍无赖,这小子……”

  “我想起来了!”柳疏放打断了魏大强的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遗嘱应该在卧室床垫与木板的夹缝中。”

  “连警察都开始忽悠了。”魏大强眉头紧皱:“你是真想去拘留所待几天啊!别扯犊子了行不行?”

  “咱们可以去看一下啊!”柳疏放一脸认真。

  “走。”警察也不拖沓,马上带着柳疏放二人去了老板的卧室,掀开了床垫。

  看到床垫与木板夹缝中的透明塑料袋,魏大强当下怔住了,还真有个东西。

  塑料袋中有一张折叠整齐的白纸,还有一个小小的u盘。

  警察打开塑料袋,当场念出了纸张上的字。

  大致意思便是,他死后,酒吧交给柳疏放管理;

  净利润三万元以下,需要分一半的利润给魏大强,超过三万元的部分,都归柳疏放所有。

  而那个u盘里,则是老板自录的一段视频遗嘱,内容和自书遗嘱相同。

  听到遗嘱内容的魏大强又气又急,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柳疏放套路了。

  他故意让自己报警,现在好了,警察就是遗嘱的见证人,自己想耍赖皮都不行。

  如果没有警察,自己还有机会把遗嘱销毁。

  可现在,遗嘱就尘埃落定了。

  “爸爸太过分了!”魏大强呼吸急促,恼羞成怒:“连这家酒吧都不留给唯一的儿子,竟然给了外人!这是当爹的能干出来的事吗?”

  “到现在还在埋怨你爸爸,你从来就不会反省他为什么不肯把酒吧交到你手上!做父亲的都不肯把产业留给亲生儿子,你难道不觉得这个儿子特别失败吗?还有脸在这叫唤!”

  柳疏放怼得停不下来:“你的房子车子谁给你买的?自己屁的本事没有!只会抱怨索取,根本不懂得感恩!自己爸爸死了,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要赔偿金,你畜生不如!没有你爸爸,你现在又是个什么东西!”

  柳疏放用力捶了下魏大强的胸口:“扪心自问,除了吃喝嫖赌让别人的女朋友怀孕,你还有什么能耐?”

  “……”警察突然想笑,但还好忍住了,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魏大强被柳疏放怼得一不发,埋着脑袋眼眶微红。

  不知是他自知柳疏放说得都是事实不好反驳,亦或是真的在心底反省了。

  至于那微红的眼眶,可能是被柳疏放给气的,又或许是想哭了。

  门外,半透明的酒吧老板静静蹲在地上,倒是真的想哭,但他已经没有了眼泪。

  ……

  “谁是这里平常除了老板之外的负责人?”柳疏放环视着几个服务生,问道。

  “我是。”一个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女人站了出来,她看向柳疏放的眼睛里仿佛有光:“老板好,我叫秦盈。”

  方才柳疏放教训魏大强的话,他们在外面也都听到了。

  他们平常也没少受魏大强的气,如今只觉得柳疏放怼得太爽太帅了!好像是为他们出了一口气。

  莫名其妙的,这个新老板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突然就伟岸了起来。

  “酒吧原本有什么计划或者活动吗?”柳疏放问道。

  “之前老板已经敲定了,这两天要重新装修一下。”秦盈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了一沓文件:“这里是装修后的风格预览图。”

  “是应该重新装修。”柳疏放接过图纸文件看了看:“不过装修的风格,这个我觉得不合适了,需要重新考虑一下。”

  “老板想要什么风格?”秦盈好奇道。

  “诡异。”

  “诡异?”

  “对。”柳疏放点头道:“魏老板在酒吧里离开了,正常的生意必然会受到很大影响,我们不如就不做正常生意了,做一间诡异、新奇、刺激的灵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