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游戏 第7章 真是个人才

小说:继承者游戏 作者:五陵 更新时间:2020-06-29 09:34: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懵了几秒钟,安然若才明白柳疏放的意思,顿时有些羞赧。

  虽然母胎单至今,没有过男欢女爱,但安然若也知道皮鞭蜡烛是什么意思。

  毕竟网络太发达了,网上什么都有。

  “我……我觉得需要蛋糕。”安然若抿着嘴巴小声道。

  “我觉得需要皮鞭,所以我们三观不合。”

  “我……”安然若轻轻咬着嘴唇:“我知道这只是你的借口。”

  “不是借口,我确实不太今天你的一些行为。”

  “什么行为?”

  “今天的行为,你应该明白。”柳疏放说道:“二十来岁的人了,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没有感恩之心,你真的让人喜欢不起来。”

  他的话直接又干脆,并不考虑她是什么感受。

  安然若大概明白了柳疏放所指,肯定是今天自己没去管外公。

  “可是……”安然若皱着小脸想解释。

  “你不用找理由辩解。”柳疏放说道:“我没有教育你的资格和义务,只是你问我不喜欢你什么,我就明白告诉你,你愿意反省就反省,不愿意就随你。”

  “我一定会好好反省今天的事……”

  “拜拜。”

  安若素接过手机,抿了抿嘴:“你说话也太直了,还从来没人这么不给面子的批评教育她呢!”

  “没办法,喜欢我的时候,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让她脑抽了喜欢我,我还不能行使点儿特权了?”

  安若素顿时目瞪狗呆:“你说话能不能委婉一点儿?”

  “我就这风格,不喜欢扭扭捏捏,直截了当的多好。”

  “她要知道你骂她没脑子,还会喜欢你吗?”

  “她喜欢的是我的脸,又不是我的素质。”

  “……”安若素无以对,直起身子靠在了沙发上,战术后仰。

  不过柳疏放的确话粗理不粗,安若素昨天还听姐姐亲口说,柳疏放的颜值,完完全全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这就是完美的一见钟情。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好了不说姐姐了,反正你俩的事我也不掺和。”安若素举起了酒杯:“干一下!”

  酒过三巡后,柳疏放提醒了一声:“我不想送你,你让你姐姐来接你吧!”

  “好。”安若素掏出手机,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那位手上握了我们一千多万的木先生……我是不是应该和他聊聊?”

  柳疏放愣愣地盯着她:“问我干嘛?我又不是木先生。”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不是,给点意见嘛!”

  “那还是先喝酒吧!”

  然而安若素并没有听柳疏放的意见,还是给“木先生”发了封邮件,因为安启杰留给她们的联系方式,只有邮箱。

  您好,我是安若素,姥爷说,您是他这一生最值得信任的朋友。

  柳疏放回她:有事说事,不要唠嗑。

  安若素:我可以加你微信吗?这样咱们聊天也方便些。

  柳疏放:请看我上一句话。

  安若素:“……”

  “我感觉这人也挺高冷的,有点不近人情。”安若素有些无语地抬起了头,嘟囔道。

  “人家不是高冷,只是暖的人不是你。”

  “……”安若素无奈地皱起了小脸,突然发现和他说话好憋屈:“我怎么发现你说话老给人捅刀子呢?”

  “魏大强!给老子滚出来!”

  就在这时,门口一声怒喝传了过来。

  清吧里的环境相对没那么吵闹,这一声大吼可谓响彻整个酒吧,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原本谈天的人不自觉噤声,酒吧里只剩下悠扬的钢琴曲环绕着。

  柳疏放抬头看去,门口是一个留着寸头怒气冲冲的小青年,满脸横肉颤抖。

  他那暴戾的模样,与这清吧的优雅格格不入。

  “你是谁?找魏大强做什么?”

  很快,酒吧的老板皱着眉头迎了上来。

  “老子找的是魏大强,没你什么事!”小青年横眉冷对,凶道。

  “我是魏大强的爸爸。”酒吧老板解释道:“你有什么事也可以和我说。”

  “我女朋友怀孕了。”

  “可这关我儿子什么事呢?”

  “你儿子的!!!”

  “……”老板被噎了一瞬,马上回头怒吼:“大强!你个不成器的东西给我滚出来!”

  此时的安若素已经笑得合不拢嘴:“这瓜也太劲爆了吧!”

  柳疏放却只是淡定地抿了口酒水:“如今这种出轨的事情,不是遍地都是吗?”

  “所以我不会谈恋爱结婚的,不结婚就不会被戴绿帽子了。”

  “年轻时说着不结婚的,等到大了,十个有九个会结婚。”

  “所以我就是那一个呀!”

  柳疏放笑笑,不置可否。

  两人闲聊之际,魏大强也缩着脑袋出来了。

  “草拟马的!”男子指着魏大强的鼻子怒道:“你今天不给个说法,老子今天把你家酒吧掀了!”

  “我真没有想让你女朋友怀孕!”魏大强一副难以理解的模样:“我当时明明没想弄里面啊!她怎么就怀孕了呢?”

  “哈哈哈……”

  酒吧里顿时传来一阵抑制不住的笑声。

  柳疏放也忍不住吐槽:“这特么真是个人才。”

  “你……你……”男子当下怒不可遏,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小伙子,你冷静一点。”酒吧老板连忙道:“这件事是大强这逆子的不对,我一定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

  “爸,你是不知道情况。”魏大强连忙解释道:“明明是他女朋友主动勾引我的,就往我身上蹭,她那么骚,哪个正常男人忍得住啊!我要戴套她还不愿意,要不然也不会怀孕啊!”

  听着魏大强的话,男子已经气急败坏到火冒三丈,他失去理智地拎起桌上的酒瓶就朝魏大强脑门上夯了过去。

  老板见状,眼疾手快地把魏大强推过去想制住男子的手腕。

  然而老板低估了已经失去理智的男子的戾气,酒瓶反而狠狠砸在了他脑袋上。

  确切地说,是砸在了太阳穴上。

  老板当场倒地,献血染红了他半张脸。

  酒吧内尖叫声四起,客人慌乱中逃窜。

  安若素也被这一幕吓到了,下意识贴在了柳疏放身上,眼神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惊恐。

  女生害怕紧张起来,总喜欢去抱身边信任的东西。

  一般男人,这时候完全可以顺水推舟轻轻揽住对方的肩膀。

  但柳疏放哪里是一般男人,直接把安若素的身子推开,莫挨老子!

  掏出手机先打120,然后打110。

  只是救护车还没到时,柳疏放便已经看到了半透明的酒吧老板。

  整个酒吧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能看到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