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游戏 第6章 所谓的三观不合

小说:继承者游戏 作者:五陵 更新时间:2020-06-28 22:46: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我爸妈离婚了。”安若素低着头道。

  柳疏放微微一怔,看来安慧并没有和两个女儿承认她是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或许她也不好意思,于是编了个离婚的借口。

  那个情夫对此大概也比较乐意,这么“懂事”不逼宫的小三多好啊!

  反正他肯定不会经常在这里,更没想给安慧母女一个身份,否则不可能二十来年了,依然让安慧“见不得光”。

  听到安若素的回答,柳疏放也没再说什么,岔开话题回到了安启杰身上。

  安若素打了殡仪馆的电话,也是决定从简处理,让外公早日入土为安。

  期间,安若素随意翻看了一些安启杰的遗物,在柜子的底部看到了一封遗嘱。

  “原来姥爷已经准备好遗嘱了……”安若素揉了揉鼻翼,对此倒不觉得太奇怪。

  别说老人了,就是部分年轻人,如今都有立遗嘱的想法。

  “我在这里忙前忙后,姐姐根本都不来看一眼,还给她分750万。”安若素嘟囔了一句:“这不公平……”

  柳疏放望了她一眼:“你外公如果能听到你这话,这750万他都不想给你了。”

  “没有啦……”安若素轻吐了口气:“我只是为姥爷不值……姥爷很疼姐姐,可姐姐太听妈妈的话,她对姥爷一直有偏见,她真的对不起姥爷。”

  柳疏放不怀疑她的话,今天只有她一个人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是这位木先生……”安若素微微蹙了下眉头:“居然只有他才能一次性把这笔钱取出来,他是谁呀……”

  “你外公敢把1500万交给他,很显然这是和他推心置腹的人。”柳疏放一本正经:“这么值得相信的人,你大可当他是你爸爸。”

  “好儿砸!”身后的安启杰拍了下他肩膀。

  柳疏放当下无语,本来想占下这安若素的便宜,把后面这个给忘了。

  “有时我还真希望老妈再找一个呢!”安若素轻声道:“至于这个人……姥爷那么信任他,一定是个不错的人。他要是真和妈妈合适,我还真没意见。”

  柳疏放:“……”

  你是没意见了,你姐肯定要有意见了。

  听闻此的安启杰人也要晕了,这都哪跟哪啊!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行吗?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声音,殡仪馆的人来了。

  柳疏放回头看了一眼,说道:“我先走了,你忙吧!节哀顺变。”

  安若素轻轻点了点头:“留个电话吧!”

  柳疏放迟疑了一下。

  “你放心,我崇尚不婚不育,我对你没想法。”安若素说道。

  “那我还给你电话干嘛呢?”

  “……”安若素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

  离开安启杰的家,回想着从昨晚至今发生的事,柳疏放依旧恍然如梦。

  他漫无目的地散着步,然后顺手打开了路边的一辆共享单车。

  如今身上一下子多了1700万,当然,这笔钱不属于自己。

  安启杰让自己拿它们去做公益,但该做什么公益呢?

  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柳疏放自然十分乐意,但怕就怕在,这笔钱被某些有权有势的人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

  单车突然一沉,让柳疏放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白娘正笑眯眯地坐在后座上。

  柳疏放很无语:“这种后座你是怎么坐得住的?”

  “对我而这不是很轻松吗?”白娘微微一笑:“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准备成立一个个人基金会。”

  “可以。”白娘点了点头:“以后肯定会有很多“人”给你捐款做公益的。”

  “那就走吧!”

  柳疏放考虑设立的是非公募个人基金会,这种基金会没有权利向社会募捐资金,但可以接受第三方的主动捐赠。

  也就是说,别人可以给你,但你不能主动伸手要。

  傍晚,柳疏放才从民政厅离开,基金会的申请书、章程草案等一系列手续都提交,接下来就是等通知了。

  在路边的小摊吃过晚饭,柳疏放正准备回家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林先生。”对面是安若素的声音。

  “都处理好了吗?”

  “嗯,已经火化了,我拿着盒子刚回到姥爷家里,现在也不想回家。”

  “嗯,节哀。”

  “我现在……”安若素顿了一下,才道:“想去喝酒。”

  “那你喝吧!我就先挂了。”

  安若素:“???”

  这种情况下,一般不是会说跟我和两杯吗?

  我给你打电话说想喝酒,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吗?

  一个人喝闷酒连个聊天的都没有有什么意思啊!

  安若素抓了抓脑袋,没料到柳疏放的回答如此不“绅士”。

  “一起吧!我请你。”安若素干脆主动补充道。

  “早说你请客不就完事儿了吗?报地址!”

  安若素:“……”

  ……

  约莫半个小时后,两人在一家清吧碰面了。

  角落的卡座上,安若素提醒道:“我要是喝醉了,可能要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这么相信我吗?你喝醉了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安若素歪着脑袋,盯着柳疏放略带笑意的深邃眼睛,认真地道:“我觉得你是个很有修养的男人。”

  “再有修养,他也有生理需求呀!”

  安若素:“……”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安若素拿出了手机:“喂,姐。”

  “你在哪儿呢?”

  “在酒吧。”

  “和谁呀?”

  “呃……”安若素看了柳疏放一眼,还是没有撒谎:“柳疏放,今天碰巧遇到他了。”

  “哇……”安然若当下十分激动:“你把手机给他,我有话要和他说!”

  安若素扁了扁嘴,把手机递给了柳疏放:“我姐想和你说两句。”

  柳疏放深吸了口气,把手机放在了耳边。

  “疏放哥,其实也……也不用你做上门女婿的,我们真的可以试着……”

  “然若。”柳疏放打断了她的话:“我觉得我们并不适合。”

  “哪里不适合?”

  “三观不合。”

  “我常听别人说什么三观不合,可究竟是怎么不合呢?”

  “呃……这么说吧!”柳疏放解释道:“所谓的三观不合大概就是,给一根蜡烛,有人觉得缺一块蛋糕,有人觉得缺一根皮鞭。”

  安然若:“……”

  ……